溫泉炸彈

 

  日本,北海道,登別溫泉。

 

  白雪靄靄的雪山,看起來冰天凍地的,與之相反的是,熱氣滾滾的乳白色溫泉,在雪地裡顯得格外溫暖,而溫泉內,一名黑髮男子,裸著健美的上半身,汗水自額間滴下,與雪山、溫泉成了最好的畫面。

 

  「看我的!吳邪雞雞炸彈!」一名棕髮男子脫下了圍在腰間的長巾,萎靡的肉莖就這樣子映入了黑髮男子的眼簾,纖瘦的身軀,在白雪中顯得弱不禁風,惹得下腹一陣燥熱,在這種地方開著低級的玩笑,也只有吳邪這種小白癡才會幹的蠢事。

 

  一躍跳入水中,濺起的水花噴濺到黑髮男子的臉上,而男子原本沒有絲毫情緒的嘴角卻微微的上揚。

 

  黑髮男子就是張起靈,而話說到為什麼吳邪跟張起靈兩個人會在日本悠閒的泡著溫泉呢?

 

  一切就要從上禮拜小花跟黑瞎抽到了日本三人同行,一人免費的旅遊票,於是小花就拿了兩張給吳邪,吳邪自從跟小哥到荷蘭登記完以後,每天心情好的不得了,想說蜜月都還沒度呢!於是拖著面癱張起靈,就跟著黑花夫夫來到了日本。

  「起靈!」吳邪往張起靈的方向打算走過去,就在快走到張起靈身邊時,腳一滑,整個身體傾斜往張起靈身邊撲,張起靈手腳也很快,馬上上前抱住了吳邪,吳邪就這樣趴在張起靈的胸膛,感受張起靈從胸膛傳遞過來的體溫,以及下腹的灼熱。

 

  「…...小哥你大白天的,發什麼情啊!」吳邪臉頰馬上紅成了一片,不知道是溫泉的溫度太高,還是張起靈傳遞過來的溫度太燙,直覺一片雪地中,自己居然覺得有點熱。

 

  「雞雞炸彈嗯?」張起靈好聽的聲音自吳邪的耳畔響起,吳邪彆扭的推了推張起靈。

 

  「吳邪,這不是蜜月嗎?」張起靈不安分的手往下探,握住了吳邪腫大的肉莖。

 

  「唔嗯…...小哥,我錯了…...我以後不在你面前開這種玩笑了啊!」吳邪微微的想向後退,無奈溫泉底下的石頭太滑,吳邪順手就抓住了張起靈,而張起靈也被他連帶的拖下水,兩個人潛到了水中,馬上掙扎的爬起來,吳邪一直不斷咳嗽,張起靈趁著空隙一個反身將吳邪壓到了溫泉邊緣的巨石上。

 

  「小哥我錯了…...我錯了…...我錯了…...」雙手合十,吳邪不停地拜托著張起靈,自己玩笑開大了挑起張起靈的慾望真的是千不該萬不該,不過他晚上還想逛溫泉街,實在不想就這麼把那麼長時間花在啪啪啪上面。

 

  「吳邪,我想抱你,不行嗎?」張起靈為蹙著眉頭,一雙大眼誠摯地看著吳邪,吳邪望著張起靈,過沒許久終於妥協了。

 

  「好啦!別做的太過份,我晚上要逛溫泉街。」吳邪聳聳手,雙手環上了張起靈的脖子,就是一陣輕吻。

 

  自己也知道吳邪太寵自己,但是張起靈就是越不能放開吳邪,雙手捧住了吳邪的臉頰,回應著他的輕吻,舌頭如靈蛇般竄入了吳邪口中,勾纏著吳邪的小舌,彷彿要勾人魂魄般深切而狂烈。

 

  張起靈順勢將手掌往吳邪身下探,握住了比剛剛更加腫大的肉莖,並用粗糙的手掌輕柔的搓弄。

 

  「唔嗯…...」不知道是溫泉的溫度更加燙了還是怎樣,吳邪只覺渾身如火在燒般,吳邪也順勢摸著張起靈起伏的胸膛。

 

  「哈、哈…...起靈…...我有說過我愛你嗎?」不捨地離開了彼此的唇瓣,吳邪望著張起靈勾起了一抹媚笑,隨即雙手被張起靈扣住,更是一陣熱吻。

 

  張起靈輕柔著吳邪的兩顆肉囊,並用指甲輕摳肉莖上著皺褶。

 

  「嗯、嗯…...」吳邪不甘示弱,也是一隻手往張起靈的身下探,握住了張起靈

硬挺的肉棒,並用力的搓揉著馬眼。

 

  「嘖…...」張起靈微蹙著眉頭,這使得吳邪更加的得瑟,抓住了肉棒在小小的手掌中抽送。

 

  「唔嗯…...起靈…...好大…...」天真的吳邪感受著張起靈的肉棒在手中顫抖的感覺,腦海中浮現了一幕又一幕張起靈進入他時的畫面,臉上更是泛上潮紅。

 

  張起靈也不干示弱,另一隻手往吳邪的後庭探去,熟練的探進了騷穴,已被開拓的騷穴像是期待他的進入般,微微顫動著。

 

  手指插入了後庭的騷穴,惹得吳邪一陣悶哼,並鬆開了握住張起靈肉棒的手,緊扣住了張起靈的手臂,張起靈看見吳邪戰敗他的樣子,嘴角勾上一抹不易察覺的微笑,隨即加快前後抽送的速度。

 

  「唔、唔嗯…...…...呃嗯…...」吳邪隨著抽送的韻律發出了淺淺的呻吟聲,雙眼迷離的望著張起靈,張起靈盡收眼底,只是悶著沒說,想要吳邪的慾望更劇,於是加快了抽送的速度,節奏被打亂了,吳邪只感覺一股酥麻感自下腹傳來,呻吟的更加浪蕩。

 

  「啊、啊啊…...起靈…...要射了…...」吳邪緊扣著張起靈的手臂,張起靈卻調皮的壓住了溢出淫水的馬眼,不讓吳邪解放。

 

  張起靈握住了自己的硬挺,直往吳邪的騷穴插入,惹得吳邪一陣悶哼。

  「唔…...小哥的…...太大了…...」張起靈因為吳邪舒服的包覆,惹得他差點就洩了,自己是怎樣?因為是吳邪,讓他的持久度快把持不住了。

 

  張起靈一手壓住了馬眼,一手抽送著吳邪的肉莖,分散著吳邪的疼痛感,而吳邪僅僅只有被充實的感覺以及渴求張起靈要了他的慾望。

 

  「起、起靈.....可以動了…...」吳邪勾住了張起靈的下巴,媚笑著,而綿綿愛語幻化成最有效的催情劑,張起靈再也忍受不了吳邪的再三挑釁,吻著吳邪,就開始抽送著自己的利刃。

 

  吳邪的騷穴像似期待著被張起靈疼愛,更是一顫一顫的包覆著肉棒,而張起靈也淺淺的抽出再劇烈的撞擊核心,惹得吳邪一陣陣嬌噌。

 

  「唔嗯…...啊、啊啊、啊…...啊哈、哈哈…...」從剛剛就想解放的慾望,卻被張起靈緊緊扣壓著,眼前漸漸變得迷離失索,慾望折騰的自己變得更加淫蕩,溫泉的薄霧更是催化著在心中悄然萌生的情愫,更加的放不開彼此。

 

  配合著張起靈的節奏,吳邪也扭著腰迎合著張起靈的抽送,張起靈倒是加快了抽送的速度,並襲來一波快感。

 

  「吳邪,我快到了。」張起靈加快了擺動的速度,惹得吳邪一聲一聲的嬌喘,聽入張起靈的耳底更是催情。

 

  「起靈…...我愛你.....啊、啊啊、啊….........哈哈…...」緊抓著張起靈的臂膀,吳邪弓身,全身一陣痙攣,張起靈也順勢抽開了壓住馬眼的手,讓吳邪的淫水射在自己的腹部,並在吳邪噴了的同時將灼熱灑在核心,吳邪緊抱著張起靈,萎靡的肉莖一顫一顫還汩出淫水,張起靈在吳邪的耳畔輕聲說:「看你以後還敢不敢挑釁我!

 

  「嗚…...張起靈大俠,我以後不敢了。」吳邪真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幸好張起靈說話算話,倒也只有這麼一次就放過他了,並拔出了自己雄偉的武器,輕柔的用溫泉水幫他清理。

 

  「唔嗯…...」吳邪發出了呻吟,張起靈不悅的拍了一下吳邪的屁股。

 

  「好痛!」吳邪轉過身皺著眉頭瞪著打他屁股的人。

 

  「怕痛就別發浪,我怕我會又要了你。」張起靈不改一臉面癱的臉,溫柔地將吳邪體內的淫水摳出。

 

  「嗯…...」這讓人不呻吟也很難啊!吳邪心裡這麼想著,倒也開口說了:「小哥,你技術這麼好,在我之前一定有常常練習吧?」這句話連吳邪自己聽起來也酸酸的,像張起靈這種帥哥,長得好看外,又身材好,倒斗機靈,床上功夫又一流,說他之前沒跟別人過是騙人的,但自己哪壺不提哪壺,偏偏問了這麼酸的問題。

 

  「好酸。」張起靈居然打趣的回著吳邪,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惹得吳邪一陣羞紅。

 

  吳邪別開了臉,卻被背後的人環抱起來。

 

  「就算之前有人,你會是最後一個,也是以後的唯一一個。」張起靈埋在吳邪的背彎,聲音低沉好聽的說著,吳邪一隻手握住了張起靈的手輕柔的拍著。

 

  「我也是,但是你是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瓶邪黨
  • 瓶邪王道!!!!!!
    H大好!!!(節操呢#
  • 瓶邪黨握爪

    葱葱 於 2014/12/22 00:5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