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鬥惡龍(節操無下限)

故事內容架空虛構短篇,三叔如果知道我在打這個一定會把我巴到牆上(純屬歡樂,笑笑就好。)。

故事背景:

吳邪跟小哥在打勇者鬥惡龍,這個時候王胖子剛好來了,就跟吳邪搶起遙控器,結果兩個人吵了起來,小哥默默地玩著,突然一陣強光,把三個人都吸進了遊戲世界。

角色設定:

王胖子:小偷,武器是洛陽鏟

張起靈:劍士,武器是黑金古刀

吳小邪:聖職者,武器是逼──(為毛我的是逼啊啊啊啊啊!!!!!

 

-

一、冒險的啟航

「疼、疼、疼」一名棕髮男子扶腰坐起,並環顧四處,發現剛剛還在西冷印社打電動的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這個一大片大草原的鬼地方。

「天真,沒事吧?」不用回頭也知道這聲音是該死的王胖子傳來的,要是他沒跟我搶遙控器,就不會跑來這個鬼地方。

「你自己摔摔看會不會有事啊!!!」棕髮男子炸毛了的說,但是他看到王胖子,毫不顧慮形象的捧著肚子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哈哈哈

王胖子穿著一件比自己尺寸小上好幾倍的紅色緊身衣,感覺像是在灌香腸般,一截又一截的肥油,配上暗紅色的緊身衣,真的很像香腸。

「他娘的死天真,別笑,我在遊戲的設定是盜賊,所以一定要穿緊身衣啊!只是size給錯了啦!」王胖子氣得跳腳。

「诶,我穿怎樣啊?」棕髮男子低頭看著自己的衣服,不看還好,看了他後悔了。

「是怎樣啊!!!!!為甚麼我是聖職者啊?怎麼不給我一個智者或法師啊!!!!!

棕髮男子身上穿著如同公主般飄逸的蕾絲粉紅女僕裝,手上拿著一根長得很猥褻的棒子,但是比起胖子的香腸裝,縱使再多無奈棕髮男子也默認了。

「小哥呢?」環視著四周,搜尋自己的同伴,然後終於找到一個穿著黑袍的男子。

「坑爹啊啊啊啊啊!!!!!!!!

小哥穿著前襟大開的黑色長袍,揹著黑金古刀,宛若古時候的呂布戰梟雄的英姿,棕髮男子在心中默罵,到哪都是最帥真的是太王八了啊!!!!

小哥看著棕髮男子,然後跟吳邪說:「吳邪,我硬了。」

「你不要在這個時候說這個啦!!!!!!!!」炸毛吳邪氣得直跳腳,雖然小哥很帥,但是現在真的不是講這個的時候啦!!!!!!

『我想回家啦!!!!!!!!!!!!』棕髮男子在心中哀嚎著。

 

-

二、勇士要衣裝

上回提到盜墓鐵三角掉進了遊戲裡,因為服裝不合身,所以吳邪跟胖子決定闖入民宅找衣服!!!!

(你們還算勇者嘛!!!!!!!)

「天真,你打算去哪間啊?」躲在草叢玩著自己身上的游泳圈的胖子有一搭沒一搭的跟著吳邪說著。

「那間好了,你看那間看起來雖然普通,但是感覺很好闖入,我們就進去偷不、不、不是借衣服。」指著一間普通的民宅,看著那戶人家的主人翁帶著一個提籃走出門,吳邪拉著小哥起身。

「走吧!

躡手躡腳地走到了那戶人家的窗口,胖子輕搖窗戶,發現窗口居然忘記鎖上了,根本就像似在歡迎他們進入般。

「這戶人家也太蠢了吧!!!!」吳邪低聲地說,總覺得有股不好的預感,算了,總之先爬進去吧!

「小哥,你爬得進去嗎?你會縮骨,我們抬你進去。」

不要,我是劍士。」小哥思考了一下,斷然地回絕了。

「這個時候你搞甚麼職業情節啦!!!!」吳邪輕拍了小哥的肩膀,惹得小哥微微皺了一下眉。

「吳邪,你不覺得你很奇怪嗎?我自己的職業,為什麼你說換就要換?」小哥如同背稿般順暢的講出了這段話。

「你不要在這個時候把台詞搬出來當擋箭牌啦!!!!胖子你上。」吳邪指著胖子,並蹲在窗口下,讓胖子可以爬上去。

「呦!看我這摸金校尉的厲害,嘿咻!」胖子靈活地爬上了吳邪的肩膀,不過胖子的體重太重了,惹得吳邪發出了悶哼。

「胖子,我發誓等我離開這個世界以後,一定要強迫你減肥!」吳邪忿忿地說著。

胖子爬上了窗口,打開窗戶,打算翻身時

「天真

「怎麼了?怎不翻過去?」吳邪推著胖子,想把胖子擠進窗戶裡。

「我我卡住了。」

「什麼?!」吳邪氣得直跳腳,硬是想把胖子擠上去,但卻聽見胖子淒厲的哀號。

「就叫你別吃那麼多,氣死我了!!!!

「吳邪,讓開,我來。」小哥抽出了黑金古刀,露出了殺氣,打算將牆壁砍成兩半。

「小哥冷靜點啊!!!!!!」幾乎是吳邪跟胖子同時喊出,胖子因為生命安危,喊得更加的淒厲。

」小哥收起黑金古刀,默默看著吳邪,過了一會乾脆蹲在牆角望著天空。

「胖子,我拯救了你的生命!!!!我看看有沒有其他入口。」吳邪拍拍胖子的大象腿,示意叫他放心,然後看有沒有其他入口,最後被他找到了一個地下道,拉一拉鐵環發現居然也一樣沒關上。

「小哥,快過來。」喚了小哥,吳邪跟著小哥一同往通道走入,裡面是一個推滿書的小倉庫,卻沒看到往樓上的樓梯。

「好多書啊」吳邪隨手拿了一本書,卻聽到書架發出喀啦像似觸發到機關的聲音,書架開始轉動,書架後面是一個鐵製的樓梯,上面的鐵鏽說明樓梯已年代久遠。

「走吧走吧!看我小三爺就是好運!」愉快地拉著小哥的手,踏上咯吱作響的樓梯,一踏上來,就看到掛在窗口的胖子,胖子看到他們還愉快地跟他們揮揮手,小哥端了一把木椅站到上面,在思考怎麼把胖子弄下來,而吳邪走進了臥房找衣服,一踏進臥房吳邪傻眼了,房間就一張床,一個櫃子,剩下都沒有。

「所以我只是喜歡打遊戲,才不喜歡遊戲世界咧!連電腦都沒有。」打開衣櫃,一雙手就僵在那裡,臉上一陣刷白。

映入眼簾的是皮鞭、用剩的蠟燭、手銬、繩索以及不堪入目的暴露衣服。

「呀!!!!!!!!!!!」從門口傳來尖銳的叫聲,吳邪心道一聲糟了,連忙跑了出去觀看情況,只看見掛著胖子的牆被切成了兩半,房子的主人翁一共兩名男子站在門口吃驚地望著勾住小哥的手的胖子,以及小哥。

「我可以解釋」吳邪出聲,想化解這遭到不行的情況。

「說吧!」搭著一名男子的肩膀的主人翁態度傲慢地說道,無形的壓迫感襲上了吳邪。

「我們是路過的冒險者,想換件衣服穿,所以想跟你們借幾件衣服,絕無侵占財產的意思。」

「借?我看是偷吧!」摸著下八若有所思地看著吳邪。

」小哥走了上來,一把就把吳邪拉進懷裡,並帶著敵意瞪視著主人翁。

「嘖,有趣了,穿的稀奇古怪的,還把別人家破壞成這樣,居然還厚臉皮借衣服,有趣。」

「诶,給他們衣服啦!不然你看他們穿的真的很像從瘋人院跑出來的樣子。」

」無邪心裡默默想,我到底該不該反駁呢?算了我還是閉嘴好了。

過沒多久,主人翁拿了一套比較大號的盜賊裝,起碼胖子穿起來比較沒有將好幾層游泳圈穿在身上的感覺了,而給吳邪一套開著前襟的銀白色長袍,並給吳邪一隻上面有顆紫水晶的法杖。

「下次別跑到別人家東西還破壞別人屋子」主人翁像似強調似的重複著藉這個字眼,吳邪連連點頭道謝。

「吳邪,走了。」小哥略為不爽的牽起吳邪的手硬是拉走,胖子也趕緊跟上。

「喂!雖然你們的閨房私事有點奇怪,但是你們真的是好人喔!!!!!」走遠了後,吳邪微笑地大聲喊著,而聲音卻大到傳進了主人翁耳裡,惹得兩人臉上一陣羞紅。

「馬的!!!早知道我就報官來把你們三個當賊抓了!!!!!!」遙遠的咒罵聲傳進了吳邪耳裡,吳邪偷偷地笑著。

小哥將手放在吳邪頭上搓弄著,吳邪握住了小哥的大掌,滿意的微笑著。

「走了。」

「恩。」三個人經歷一番折騰,終於踏上路程。

 

-

三、勇士也要吃飯

繼上篇,讓我們重新來介紹一下三位主人翁,首先是胖嘟嘟圓滾滾的盜賊王胖子,別看他胖嘟嘟圓滾滾,他手腳靈活,跑得比禁婆跟海猴子還快速,身穿黑色盜賊裝,雖然腹部的游泳圈依然隱隱若現,但是總比剛出場時看起來還瘦啦!

「我可以打作者嗎?可以嗎?我很想打作者啊!!!!!!!!」王胖子拿起一塊樹枝,拿出洛陽剷用力的削著。

好我們來介紹這個勇士團中最強的戰力,倒斗機靈生活九級殘障的職業級失蹤人口,張起靈!!!!!!

身穿一襲黑袍,威風淋漓,霸氣四射,一臉風流倜儻的瀟灑模樣,佩刀是黑金古刀,配偶是天真吳邪小三爺!!!!!!!!!!

「配偶你妹啦!!!!!!!!!!!!」吳邪拿起石頭朝作者攻擊。

『靠,小三爺你的介紹死定了!!!!!!!!

小三爺,王胖稱為天真無邪,腦弱愛炸毛,一臉小受樣,一輩子反攻無能,萬年被小哥壓的小三爺!!!!!!!!!

「天真,誰叫你惹了作者。」胖子拍拍吳邪的肩膀,一臉我懂你的痛得逼機表情。

小三爺身穿灰白色長袍,前襟大開,像是等著小哥推倒,拿著紫水晶聖職法杖,雖然我認為之前那個棒棒比較適合他。

吧唧-

吳邪被惹怒了,勾起小哥就在小哥耳畔講著悄悄話。

「小哥,砍了作者,今晚一夜七次喔!

!

一把黑金古刀朝作者射了過來,作者為了逃命先閃了,請讓我們繼續看下去(盛竹如如果知道我在這裡發廢文一定會哭。)

 

「嘖,總算走了。」吳邪撇撇嘴,不屑的說著。

咕嚕-

胖子摸摸自己凸起的小腹,哀號說:「天真,我餓了。」

「胖子跟我說沒用啊!我也好餓。」吳邪躺在草地上,頹廢的摸著自己餓到發疼的肚子。

「恩」身後傳來小哥在吃東西的聲音。

「小哥你在吃甚麼?

「蘑菇。」

「小哥別亂撿東西吃啊!」吳邪有股不好的預感。

燈燈、燈等樂燈~(馬力歐的配樂)

小哥瞬間長大了兩倍,比吳邪高了一人身。

「小哥怎麼辦啊!!!!你怎麼變那麼大?」吳邪慌張地搖了搖胖子,並抬頭對小哥說,而胖子因為肚子餓,直接癱在草地上不動。

「好大」吳邪發出了讚嘆聲。

吳邪我們可以現在來一發嗎?

「發你妹啦!!!!!!!」吳邪炸毛,氣得跳腳。

小哥這時候伸出大掌,要吳邪踏上他的大掌,吳邪扶著他的手掌,乘著小哥的手掌來到了小哥的肩膀上,扶著小哥的肩膀,慢慢站到小哥的耳畔坐下。

輕輕的微風撫過吳邪的臉頰,吳邪放眼望去是比鄰的小村莊,以及遠方環繞著雲霧的高山,雄偉的佇立在那裏。

「吳邪,你看到甚麼?」小哥深情款款地望著吳邪,吳邪看著小哥的雙眼中有他的身影,頓時覺得不好意思,別開了頭。

「哪有甚麼,就村莊,高山綠地這樣子啊!

「是嗎?我看到的只有你。」

一陣羞紅襲上了臉頰,吳邪用雙手拍著臉想讓自己的臉降點溫。

這時候一隻烏鴉飛過來,不小心撞上了小哥的手臂,小哥頓時像消氣球般迅速的縮小,直到恢復了原本的大小,整個人壓在吳邪的身上。

「吳邪,我硬了。」

「硬你妹啦!!!!!!!」吳邪炸毛的喊著,揉著小哥的頭,小哥頓時透出了淺淺的微笑。

咕嚕-

劇烈的腹部蠕動聲響起,吳邪拍著自己的腹肚大聲哀號:「好餓喔!」

「嗯

於是吳邪、胖子跟小哥三個人頹廢的躺在青草地,直到有路過的婦人路過,然後捐贈了一堆麵包給他們。

 

-

四、有好人就有壞人

此時,離吳邪他們一行人很遙遠的距離,一座高山上有一個城堡,城堡的外牆是和印象中完全不搭嘎的粉紅色,城牆門口有隻飛龍守著,而飛龍的主人此時優雅的翹著二郎腿。

搭、搭、搭

一陣快速的按鍵盤聲,粉紅色的襯衫貼著他上下起伏的胸膛,顯現出她姣好的身材。

「霸王花,你再繼續candy crash!!!」一旁可愛的小公主嘟起嘴抱怨著,他的王子是個天天打著candy crash的中度網路成癮症患者。

「不然我要幹嘛?」霸王花難得挑了挑眉,然後轉頭看著身旁長得清秀又滿腦子鬼點子的女孩。

「我很無聊,你想個好玩的。」

「嘖。」難得粉紅色襯衫的男子放下了他的手機,然後在身旁打開了他的衛星導航,看看這個城市最近發生甚麼事情。

「恩」四周都沒什麼事,直到他看見了吳邪一行人坐在草地上狼吞苦嚥的吞著乾麵包。

「怎麼了?」公主湊了上來,霸王花抓住了她的頭往旁邊曳,一臉嫌棄地說:「別靠過來,一臉哈巴狗樣,髒了我的衣服你怎麼賠?」

這個穿著銀白色開前襟的男子正好是我尬意的那一款啊!

霸王花嘴角微微上揚,招了招手道:「鱸蛋蛋,你去把這個男生抓過來,我要把他納為男寵。」

飛龍聽到,轉身張開大翅,拍拍大翅就掃起一陣灰塵,瀟灑離開。

「剩下的打死了,算我的。」霸王花摸了摸嘴角,用冷酷的語氣笑著說。

 

-

五、危機

這時吳邪一行人吃飽了,正準備踏上如何離開這個世界的路途,不料卻從天空中印出一道黑影,三個傻逼齊齊往天空望,不久,一隻渾身火紅,龍麟威風淋漓的飛龍在他們面前降下。

」三人望著飛龍無語了一陣子,然後由吳邪首先出聲打破了沉默。

「嗨!你好。」吳邪示出善意的揮揮手。

我咧個B!自以為很帥氣的從天而降一隻大飛龍,然後一言也不發的望著我們,這隻飛龍是怎樣啊啊啊啊啊啊啊!

飛龍似乎很喜愛吳邪,搖搖尾巴,湊近了吳邪,一直用鼻頭頂著吳邪得屁股。

吧唧-

小哥腦海出現某條線斷裂的聲音,小哥拿起黑金古刀準備拔出來。

「不要~好癢」吳邪發出了呻吟聲,讓小哥抽出了黑金古刀準備衝上去。

「小哥,你幹嘛啊!

「吳邪的屁股,是我的。」

小哥舉起黑金古刀指著吳邪,飛龍躲到吳邪身後,像似被小哥身上散發出來渾厚的火藥味威震到。

「不過就是個小動物別跟他計較啦!

「天真他那麼大隻,哪叫小動物啦!」胖子吐槽的說。

飛龍咬住了吳邪的衣領,拎著吳邪,拍拍龍翅準備起飛。

小哥衝了上去,但卻被風塵阻礙了他的前進。

「啊──小哥救我!」吳邪被帶到天空中,張牙舞爪的揮舞著,不過因為沒有了地心引力,所以吳邪動了幾下,見離地面越來越遠,嚇得抓住飛龍的鼻頭,絲毫不敢往下望。

地面上小哥跟胖子的身影逐漸縮小,小至只剩下一個小黑點,吳邪就這麼被帶離了他們身邊。

「小哥,沒事嗎?」胖子跑了過來,蹲下來查看自己的夥伴是否有受傷。

走吧。」小哥用低沉的嗓音跟胖子說著,扶著黑金古刀緩緩站了起來。

「小哥,那是飛龍耶!你知道被帶去哪嗎?

你看那邊。」小哥伸手指著一座高山,高山周圍布滿了烏雲,隱隱若現在烏雲中的城堡。

「那還真是老梗」胖子已經不知道如何去吐槽了,小哥迅速的收起了黑金古刀,著好裝準備出發。

吳邪,等我,這次換我帶你回家。

 

-

六、除了墨鏡外還是墨鏡

繼上次無邪被飛龍抓走後,小哥和胖子準備往粉紅城堡出發把吳邪救回來。

「小哥走慢一點。」胖子邊走邊喘著,炙熱的太陽讓他汗如雨下。

胖子,還是你在這找間旅館休息,我救回吳邪我們再一起想辦法回去。」小哥看著胖子大口大口的喘著氣,有點愧疚。

胖子憤怒的一拳揍在小哥的胸膛,惹得小哥一聲悶哼。

「他娘的你是在說什麼?我說小哥啊!我王胖子你是認識久了,就算再可怕的斗,我們三個也一起闖過來了,今日天真有難,我王胖子就算上刀山下油鍋,我也陪你一起把他救回來。」

「呵」小哥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他自己是知道的不是嗎?

王胖子也是,吳邪也是,兩個人都很雞婆。

插手了他要生要活。

「我說小哥這次回來,就拜託你多愛自己一點吧!我不想整天一顆心為你懸上懸下的。」

腦海浮現了吳邪曾經對他說的這句話,是啊!多愛自己一點,我不懂朋友是什麼,但是我想

他們倆個對我來說算是朋友吧?(吳邪是情人啦!!!好基友好基友)

「胖子,休息一會兒,我們一起上路吧!」小哥打算對他的朋友好一點,起碼做到自己能體貼的部分。

找了一顆大石頭,兩個人棲著那顆大石坐下。

過了一會,胖子被不知道甚麼東西打到。

「他娘的,誰敢打我?」看看左邊又看看右邊,除了小哥外根本沒半個人,胖子斜著眼看了小哥一眼。

…?」小哥露出疑惑的表情,看了回去。

「小哥,你是不是打我?

小哥並沒有回答,只是將視線收了回來,閉目養神。

過了一會

!

小哥在突如其來的疼痛中驚醒,看向胖子輕蹙眉頭。

「你打我?

「他娘的小哥,我胖子明人不做偷雞摸狗事。」王胖子努力的揮著手,以示自己的清白。

「嘖!」不知從哪傳來的聲音,小哥立刻拿起黑金古刀準備拔起來,胖子拿起洛陽鏟呈弓箭步。

只見大石後的大樹窸窣窸窣作響,落葉紛飛,一位身著黑袍的男子翻身躍下,全身黑袍,在配上一副黑的看不見眼睛的墨鏡帶著燦爛的微笑,這名男子帶給了小哥以及胖子一股熟悉感。

「瞎子?」胖子發出了驚呼,而小哥默默的把黑金古刀收了起來。

「呦!你們怎麼認識我?」黑瞎子笑得燦爛地說著,這句話令胖子和小哥也感到錯愕。

「難道是我長得太帥嗎?沒想到我的名聲已經遠播成這樣了啊!」黑瞎子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而小哥跟胖子互看了一眼默默地擦過黑瞎子的肩膀,走著。

「喂!你們都不理我,等等啦!」黑瞎子從自己的世界甦醒後,才發現小哥他們已經走遠了,又像黏巴達似的跟上去。

「你到底要幹嘛啦?」胖子不悅的說著,既然是遊戲世界的瞎子,那也沒必要對他客氣啊!

「你們要去哪裡啊?」黑瞎子笑著打量著小哥,小哥沉默不語的望著天空。

「你知道這個世界的飛龍嗎?」胖子挑了一下眉頭,想從瞎子這邊打探一些訊息。

「你們要去找飛龍嗎?可以帶我去嗎?帶我去嘛~帶我去帶我去~(萌萌雙眼閃亮亮攻擊)

好像狗狗

小哥在心裡默默地想著這件事情,然後不知道為甚麼腦海浮現了吳邪帶著犬耳,脖子套著項圈,菊花插著尾巴按摩棒,淚眼婆娑望著他的樣子。

「小哥你真的很愛看天空耶!好啦,既然你知道在哪就帶你去啦!反正我們也不知道路。」胖子點頭應允,黑瞎子就過來蹭蹭胖子,胖子一巴掌揮開黑瞎子,黑瞎子瞬間飛了幾百里遠。

「嘖,噁不噁心啊!胖爺我可不想變得像小哥和天真這樣天天搞基曬菊花。」

幸好小哥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沉默的望天,以至於沒有聽到胖子的最後一句話。

 

-

七、默語花

吳邪被飛龍抓走,抓到了一個粉紅色城堡內被丟下,而接住他的人是一名身穿粉紅色襯衫的男子,帶著一股壞笑,勾了勾吳邪的下巴,接著就吻上了吳邪的嘴唇。

「唔」吳邪剎那間矇了,也沒有推拒,就任憑男子肆意親吻著他,直到男子打算撬開他的唇,吳邪才意識到自己的處境,並用力推開他。

「果然是我霸王花看上的,滋味不錯啊!」舔了舔嘴角,帶著一股意味深長的壞笑,低頭舔了一下吳邪的耳根。

解語花你被黑瞎子卡到陰嗎!!!!!!!」吳邪第一句話就是炸毛的吶喊,並用力掙扎,結果掙扎的太大力,從粉紅襯衫男子的手上掉落。

!

「解語花是誰?你怎麼認識黑瞎子?」提到黑瞎子,粉紅襯衫的男子一臉不悅,甚至還發出了嘖聲。

「你不是解語花,我就是你媽媽好疼」吳邪扶著腰,哀號著。

該死的地心引力,就不能暫時消失嗎?媽的。

「我是霸王花,主宰這個世界的魔王,哈哈哈哈哈哈!說,你怎麼認識黑瞎子的?」霸王花大笑著,並揉揉吳邪的棕髮,從頭頂摸至耳根,從耳根摸至臉頰,從臉頰摸至雙唇。

「夠了喔!小花,我念在你是我的發小,你再這樣我真的會揍你喔!」吳邪一臉嫌棄的拍開了對他騷擾的手,一臉不悅的瞪著霸王花。

「不錯,夠野,我喜歡。」霸王花打量著吳邪,然後揮了揮手道:「秀秀,我幫你抓了一個玩具。」

從房門後跳進了一位面貌清秀的女孩,一看就是霸王花口中的秀秀。

「小花哥哥,你真捨得啊?」鬼靈精怪的女孩跳著進來,彎腰打量著吳邪,並伸出手搓捏著吳邪的雙頰,好像在捏饅頭般,開心的玩著。

「他娘的,霍秀秀!老子我警告你!再玩吳邪哥哥,我真的會揍你!」吳邪掙扎著,不過還是乖乖的讓秀秀捏著他的臉頰。(吳邪是妹控啊!!!!!!)

「原來你叫吳邪啊!真是天真無邪」秀秀發出了讚嘆,並拉起了吳邪,緊緊抱住了吳邪。

「霸王花!我就帶吳邪哥哥去我房間跟驢蛋蛋玩啦!」秀秀拉著吳邪往門的方向過去,霸王花低頭默允。

直到兩個人的身影消失了以後,霸王花舔舔唇,微蹙了一下眉頭,笑道:「黑瞎,你就對我這般執著又何苦呢?」

 

「秀秀,為甚麼我剛剛提到黑瞎,小花會那麼激動啊?」吳邪被帶到了驢蛋蛋在住的寵物房,驢蛋蛋一看到吳邪就撲上來舔著吳邪。

「诶?你不是這附近的人嗎?大魔王被一名戴黑墨鏡的魔法師追求啊!」秀秀睜大雙眼,彷彿吳邪說了甚麼很驚人的話。

「是說那個黑墨鏡也很怪,霸王花又踹又揍的,甚至還叫人打死了就來跟他領錢,然後誰不知道霸王花還偷偷花錢請人私底下去幫黑墨鏡包扎,我真搞不懂小花哥哥在想甚麼。」

吳邪無奈的笑著。

 

-

八、鐵三角

小哥、胖子和黑瞎一行人坐在樹下休息,而小哥沉默地望著天空,胖子靠著樹大口大口的喘口氣。

「诶,你朋友是不是有精神疾病?

「噗!」王胖子噴笑,然後帶著意味深長的表情挪揄了小哥,小哥回頭看看胖子,再看看黑瞎子,接著起身走到另一棵樹坐下望天。

「呵,小哥生氣了。」

「你怎麼知道他生氣了?」黑瞎子感到有趣,托腮笑著問胖子。

「很簡單啊!原本我也不知道怎麼去猜小哥在想甚麼,後來是吳邪跟我說的,吳邪說如果小哥皺了鼻子,就表示他在開心,如果小哥正在跟你講話時突然別開臉,表示他在害羞,如果小哥望天,表示他不想跟你講話總之小哥的語言可以從肢體看出來啦!」王胖子講到他研究小哥的肢體語言時,講得特別開心。(王胖子你也是小哥廚啊!!!!!!!)

「餒,那個叫吳邪的對你們來說有多重要啊?你們大可別理他,直接回去啊!又何必救他呢?

「這你就不懂啦!天真吳邪同志可是陪我們出生入死的好夥伴,我這條命也有幾次是他回來撿的。」王胖子講到吳邪就很開心的說著,往事歷歷在目的浮現。

「你呢?為甚麼執意要去城堡?」王胖子看著黑瞎子,伸手拿了一根巧克力棒給他。

「謝啦!我啊!對一個人很執著。」黑瞎子叼起巧克力棒,將右手手掌朝向天空向上,陽光透著手指穿透,很和煦,溫暖了他的心。

「溫暖啊!

王胖子看著黑瞎子的舉動,呵呵笑著。

「又是一個怪人。」

 

-

九、把心給了爺

吳邪跟秀秀在寵物房裡聊著跟小哥、胖子入斗的種種往事,秀秀聽得津津有味的,直到驢蛋蛋靈敏的抬起頭,然後一躍就飛出了城堡,秀秀跟吳邪笑著說有客人來了,接著牽起吳邪的手就往外面拖。

「秀秀,等我啊!胳膊快斷了。」吳邪無奈的吶喊著,不過這丫頭似乎都沒聽到吳邪說的話,直直往霸王花的房間跑。

!

「小花哥哥,誰來啦?

霸王花坐在紅色沙發椅上,兩腳開開,靠著大腿雙手交叉放置在下巴下,微微蔑了一下他們,又將視線轉回來,看著城門的影像。

「又回來幹嘛?」語氣此時變得特別冰冷,雖然不帶任何情緒,卻讓人覺得他已經有點生氣了。

「小花哥哥別生氣嘛!來看看瞎子哥哥今天會出甚麼奇招啊!

「哼!

 

而在城門口的一行人,黑瞎子對著城堡內大喊著:「花美人喔!我又來了啊!我知道你想死我了啊!快點開門,不然我要闖進去啦!」

王胖子一隻手摀住了臉,連連搖頭,小哥則是退得很遠,然後坐下來望天。

這時天色被一隻龐然大物遮住,一隻火紅色的飛龍從天而降。

唰!

飛龍剛降下來,龍麟就被削掉幾片,而連跑過來的人是誰都沒仔細看清楚,連黑瞎子的幾根頭髮也翩然落下。

「誰、誰啊...」黑瞎子跌坐,並回頭,看到小哥正把黑金古刀收起來,打了一個冷顫。

「帶我們進去,不然就拿你來當晚餐。」

「胖爺我還沒吃過龍肉,不錯啊!」王胖子舔舔唇,摸著肚子發出了咕嚕的聲音。

而那隻飛龍打著抖擻,乖乖讓小哥、胖子和黑瞎乘著他飛進去城堡內。

 

「歡迎。」霸王花笑得很燦爛,對著被飛龍載進來的貴賓說著。

看見驢蛋蛋的肩上流著血,他就算看了影像也知道發生甚麼事了。

「小哥!」吳邪正打算衝上去,卻被秀秀緊抓住了手,甩也甩不開。

「秀秀,我不打女生,別逼我!」

「吳邪哥哥,真抱歉啦!我們要有可以威嚇的人質。」秀秀鬼靈精怪的笑著,雖然臉是笑著的,卻給人帶著一種跟霸王花一樣的感覺。

「唱戲的,怎麼是你?」王胖子大聲的喊著,小哥微蹙了眉,隨即將手放在黑金古刀的刀柄。

「花美人啊!你最近有沒有想我啊?」黑瞎子往霸王花的方向走進,卻聽霸王花一聲冷哼。

「再上前,你就不用走了。」

聽到這句話,黑瞎子果真乖乖的立定站好,連氣也不敢喘一下。

「胖子、小哥,他是這個世界的小花啊!不是解語花。」吳邪朝著他們喊著,小哥聽到這句話也不需要客氣了,黑金古刀抽出就往霸王花衝。

「他娘的,小哥太狠了!敢情他是積怨太久嗎?」胖子發發牢騷,吳邪脫下鞋子就往胖子扔。

「唉喲!」

小哥的刀氣直撲霸王花,而霸王花從紅色沙發椅旁掏出了一根金色的棉花棒大小的東西,隨即將那根拉長。

鏗!

刀峰擦到鋼棒,發出劇烈的碰撞聲,霸王花雙手抵著鋼棒,似乎有點吃力地承受著小哥的攻擊。

「啞巴,住手。」黑瞎子用念力控制住了小哥的黑金古刀,使得小哥吃力地流下了幾滴汗水,麒麟紋也若隱若現。

「起靈,住手。」吳邪也開口了,小哥果然乖乖地收回了力氣,走到秀秀身旁,瞪了一眼秀秀,然後抓起吳邪的手,一手勾起吳邪的下巴,就吻了上去。

「唔...」小唇相互交纏著,小哥溫柔而綿密的吻幾乎讓吳邪快要融化了。

「小哥...不行...

「吳邪,我們回家。」小哥依依不捨地離開了小唇,拉起吳邪就打算往外走。

「慢,拆了招牌就想走?哪那麼容易?」霸王花揮了揮手,喊著秀秀,不過秀秀一手摀住鼻子,紅色的液體不斷地流出,一雙大眼閃閃發亮著。

...驢蛋蛋?」飛龍根本不理霸王花,小哥一走進他,他就連連往後退後了好幾步,霸王花看了頹喪的癱在沙發椅上。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唔嗯......」霸王花先是輕笑,在漸漸地變成猖狂劇烈的狂笑,然後漸漸平息,只是抽泣。

城堡一直都是空著一個人的,就算來了一隻飛龍,來了一位公主。

城堡人多了,心仍是空蕩蕩的。

「花兒,別哭了,讓我住進去吧!」溫柔的嗓音響起,霸王花抬起頭發現自己被黑瞎子擁入懷中,忍住的眼淚此時更加放肆的落下。

「嗚啊......」也許是不甘心吧!不甘心自己要被強迫孤單,寂寞的滋味很可怕,像似一個無底洞怎麼樣也填不滿。

緊擁著黑瞎子,嚎啕大哭,沒仔細聽著黑瞎子在喃喃說些什麼,只是那麼一個剎那,有人想為他驅散寂寞,就夠了。

「別怕,花兒,有我在。」

-

十、幸福

吳邪一行人跑出了城堡,擔心被追上,就沒命地往外跑,跑了很長的一段距離,三個人都氣喘吁吁地蹲著喘著大氣。

「呼、呼、呼...

「小哥、胖子謝謝你們啊!」吳邪拍著小哥的肩膀,大口的喘著氣邊說。

「天真,你都不知道小哥多擔心你。」胖子脫口而出,惹得小哥別過了臉,吳邪則是羞紅了臉。

「我們現在該怎麼回去?」吳邪輕咳了幾聲。

「不知道,但是我現在想小憩一下。」胖子打了一個大大的呵欠,躺在草地上閉上眼睛就睡著了。

「不知道為甚麼我也好想睡喔!」吳邪也挑了一個好位置然後就睡了,小哥躺下來緊抱住吳邪也睡著了。

 

「魔王...魔王不要追...小哥...回家...

「吳邪,醒來。」小哥溫柔的嗓音在耳畔響起,吳邪悠悠甦醒。

看著天花板,愣了一下,然後緊張的跳了起來。

「小哥?我們回來了?

「你在說什麼?你電動打到睡著了。」摸了摸吳邪的棕髮,拉住了吳邪就走到餐桌旁,遞了一雙碗筷給他。

「胖子呢?」吳邪看著桌前的豐盛大餐,就覺得肚子咕嚕叫著,大快朵頤。

「回去了。」小哥優雅地拿起筷子夾了一塊五花肉到吳邪的碗裡。

「小哥,我跟你說喔!我剛剛夢見我們到了RPG世界喔!在那個世界遇到很多人喔!

吳邪滔滔不絕的說著,而小哥默默地聽著,並不停的夾肉到吳邪的碗上。

叮鈴鈴!

電話聲響起,吳邪放下碗筷去接電話。

「喂?

「吳邪,你...絕對不會猜到我剛做了甚麼夢。」電話那頭傳來了小花的聲音。

「你做了自己變成魔王的夢嗎?

「诶?你怎麼知道?我做魔王的氣勢好帥喔!」小花激動地喊著,吳邪怕耳朵聾掉稍微把話筒拿遠一點。

「哈,我夢見我成為勇士!很帥的那種。」吳邪回憶起小花做魔王的樣子,恩,小花不管到哪都很霸氣啊!

「是嗎?不過你在我的夢中是一個很弱的聖職耶!

「他娘的不要吐槽我!

「花爺,吃飯了!」另一端傳來黑瞎子的聲音。

「吳邪我不跟你聊了,瞎子叫我去吃飯了。」小花急急忙忙地掛上了電話。

吳邪掛好電話回到餐桌前,看到自己的碗被夾滿了肉,以及小哥挑出來的蘿蔔。

「小哥我知道肉是因為我太瘦,所以你夾給我的,但是蘿蔔是因為你挑食夾給我的,你還是要把蘿蔔吃掉。」吳邪將蘿蔔夾回去給小哥。

...」小哥沉默不語的將蘿蔔夾起來慢慢吃進去。

「小哥,我覺得...我現在很幸福喔!」吳邪笑著對小哥說。

...吳邪,我們今天七次吧?

「你妹。」

 

(END)-

我終於打完了OTZ

真的沒什麼節操的一篇文章,

架空架空。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最近迷上瓶邪/// 最後那兩句好好笑XD 這後勁
  • 這篇超級黑歷史耶XDD
    我完全不知道我寫這篇時在想甚麼XD

    葱葱 於 2017/07/03 20:5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