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是我們國文課作業,改編志怪選的韓憑夫婦,因為我覺得很好玩,放上來紀念一下。

韓憑悲歌 

春秋戰國時期,中國大陸上有許多諸侯國,其中有一個國號為「宋」的小諸侯國,當時國君是宋康王執政,「宋康王」或稱「宋王偃」,原名戴偃,此君自大傲慢,荒淫無道,沉溺酒色,國民陷入水深火熱中。

其掌管宮內事務的小官,韓憑,他有一個妻子,何氏息露,十分美艷,傾國傾城,宋康王十分喜愛她,因此想納她為妾。

「韓憑,你在朕身邊長年為朕勞心勞力辛苦了。」

「小的不敢,小的只想為皇上付點心力。」

「韓憑,汝妻近來安否?」

「回秉皇上,內人近來身體安康,有勞皇上費心。」

「韓憑,朕有個提議,不知你贊不贊同,朕想收你內人做妾,如果你答應了,可真是件喜事啦!朕升你為正品上等,給你三甲田地,並每個月給你千兩黃金,讓你這輩子不愁吃穿。」

「回皇上,微臣斗膽,內人自小便是和微臣一起長大的,吾倆感情琴瑟合鳴,情比金堅,恐怕微臣無法割愛。」

宋康王拍桌大怒:「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來人啊!押入大牢。」

「皇上,微臣犯了甚麼罪?你憑什麼壓我入大牢?」

兩名士兵衝進來抓住韓憑,抓住他,並限制了他的行動,韓憑只能任由士兵束縛著,用無比哀怨的眼神瞪視著宋康王。

「就憑你逆謀犯上,來人,壓下去。」

「哈哈哈哈哈哈,昏君,你一定會有報應的。」

宋康王欲奪韓憑之妻,囚韓憑,娶妾何氏息露,息露無奈下嫁。

「美人,今個兒是咱們倆的喜事,何苦鬱悶不樂?」

「回秉皇上,臣妾斗膽,臣妾相貌平凡,何來美人之稱?不過是皇上過獎了。」何息露必恭必敬的敬個禮,

「不,美人,朕第一次看到你就覺得你美若天仙,我的心都被你掏走了。」

「皇上,小女息露一生只愛韓憑,你就算得到我的人,也得不到我的心。」

「大膽我就罰韓憑受城旦之刑,讓他日守邊疆,夜築城牆,讓你們這輩子都不得再見。」

「皇上!」息露震驚的跪了下來,美媚中緩緩流出無奈辛酸的淚水,只能遙遙望著皇上的背影,漸漸消逝。

陰暗的地牢中充滿著濃烈的血腥味,陰風吹動火把的聲響,像是已故亡靈無盡的吶喊,讓每個進入的人不由自主感到寒冷,韓憑在這殺戮味厚重的地牢裡,似乎已漸漸適應,韓憑已知道自己要受城旦之刑,不過心中依舊放不下在那外表華麗實質上勾心鬥角的後宮中的何息露。

「息露,不知道你過得怎麼樣?」

明明知道她至少有榮華富貴,明明知道她可以過得很幸福,心中卻不停的抽痛,她是我一生最珍愛的人啊!

「不好,看你這樣,我就過不好。」何息露蒙著一層薄紗,穿著一件黑色的斗篷,蹲在鐵牢外看著牢裡那個她朝思暮想的人兒。

「息露!你怎麼過來了?被皇上抓到你會被殺頭的!」

「我不在乎!我不能每天看到你就已經半死不活了,他若是要殺頭,他就殺吧!」

「息露,跟著他你可以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不像我這麼無能,只能在這裡等待被派去邊疆。」

「不,韓哥,你還不懂嗎?甚麼榮華富貴我都不要了,我寧可死也要和你在一起啊!不能跟你白頭偕老,至少可以化作比翼鳥雙宿雙飛啊!」

「息露......」韓憑摸著何息露淚流滿面的愁容,他是多麼想跟他最愛的人說我也想和你在一起啊!無奈蒼天總愛捉弄人,這一趟去邊疆,只是一趟赴死的路途。

「息露,我要把你休掉,你都已經嫁給宋康王了,就不再是我的妻子了。」

「不!你只是害怕我受傷對吧?韓哥,告訴我,你說過你愛我,不怕任何困難都要一起闖蕩的啊!」

「息露,你走吧!我們有緣無分,盼來世可再做夫妻了。」

「韓哥,放心,我一定會想到辦法的。」何息露站起身,用堅定無比的眼神看著韓憑,

「走吧!都已經要死的人了,不值得你繼續留戀。」韓憑無奈的說著。

何息露轉身離開,下次相見是何時呢?望著何息露的背影,韓憑崩潰了,他沒發現他的眼淚不停的落下,只能任憑眼淚肆無忌憚的流著。

兵荒馬亂,韓憑日守邊疆,夜築城牆,日日夜夜,思念著籠中人兒;

何氏息露,也思念著心上人,像是命運作弄般,明明相愛,卻不能再一起。

「美人,你就吃點東西吧!」

「我不餓。」

何息露自從得知韓憑已到邊疆後,日日斷食,日漸消瘦,

「難道你只知道韓憑的好,卻看不見朕對你的好?那傢伙沒有榮華富貴,沒有威權在手,你為何只把心放在他身上?」

「皇上,你懂愛人嗎?」

「......」

「愛人,是包容和祝福,你喜歡我,可是我卻愛別人,我不開心,你也不開心吧!」

「還輪不到你跟朕說教,韓憑在邊疆,是死是活都必須看他造化了。」宋康王起身離開,何息露等到宋康王走後才拿起膳食,開始吃了起來,

「今天膳食好鹹喔!」何息露任憑眼淚流進膳食裡,像是無聲的控訴著所有的委屈。

何氏息露偷偷寫了一封書信,信中文詞曲折隱晦,寫著:

久雨淫淫不停歇,河水寬廣且水深,太陽照見我的心。

宋康王得到這封書信,百思不得其解,拿給親信的臣子看,親信的臣子中也沒有人能理解其信裡的意思,其中一名臣子蘇賀說:「『其雨淫淫』,是說心中的愁思如雨水般連綿不停歇,『河大水深』,是指兩個人的距離像河水一樣寬廣,兩個人長期不能見面,『日出當心』,是指太陽照見我的心,我沒有哪裡愧對於你的,清清白白,心中有想自殺的念頭。」

這封信送去給韓憑,韓憑收到後,過不久韓憑就自殺了。

何息露得知韓憑自殺的消息後,開始暗地裡將蠶絲衣浸泡在食醋內,使其周邊朽爛。

宋康王親信的臣子每天緊盯著何息露,深怕她會有自殺的舉動,不過時間一久了,何息露仍然沒有任何動靜,漸漸的大家也對她放下戒心了。

一日,何息露與宋康王登上高台看風景,

「皇上,你看那對鴛鴦,多麼幸福啊!可以一起嬉戲,一起白頭偕老。」何息露憂傷地說著,

「美人,你可以像他們一樣幸福的,你曾經問朕懂愛人嗎?朕跟你說,朕並不懂,需要你來教,你願意陪伴朕一輩子嗎?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宋康王像個情竇初開的小夥子,要跟何息露表白,害怕又期待著她的回答,

「恐怕臣妾沒那個福分,皇上,臣妾無以報你的恩情,只求最後一個要求。」

何息露邊說邊從衣袋內抽出一封書信,交給宋康王後,逕自往下跳,宋康王嚇傻了愣在原地,宋康王親信的臣子拉住何息露的衣袖,不過因為何息露衣服已經朽爛,質地脆弱,經不起手拉,衣服斷裂,何息露墜樓身亡。

「息露!」宋康王悲憤的怒吼,可惜他再怎麼吼也喚不回何息露的性命,宋康王打開何息露給他的書信,信中寫著:

皇上,你認為讓臣妾活著是對臣妾好,臣妾則認為臣妾死了對臣妾比較好,臣妾希望皇上可以把我的屍骨賜給韓憑,將我們倆合葬在一塊。

宋康王看完大怒,不聽何息露的最後一個請求,使韓憑同鄉的鄉民埋葬他們兩個,讓他們的墳墓遙遙相望,宋康王說:「既然你們夫妻倆相愛不已,假如能使墳墓合起來,那麼我便不再阻擾你們。」

 

世間上最悲哀的事莫過如此,明明兩個相愛的人,卻不能在一起。

在很短的時間內,就有兩顆大梓樹,分別從兩邊的墳墓上頭長出來,十天左右就長得有一人抱粗,兩棵樹樹幹彎曲,互相靠近,樹根在地下糾結,樹枝在樹上纏繞交錯。又有一對鴛鴦鳥,一雌一雄,常在梓樹上棲息,早晚都不離開,交頸悲鳴,淒厲哀傷的聲音感人肺腑。1

 

宋國人都為這鳴叫聲而悲哀,於是稱這樹為相思樹。相思的說法,就從這兒開始。南方人說這種鴛鴦鳥就是韓憑夫婦的精魂所變成。現在睢陽有韓憑冢,歌謠至今還在流傳著。2

 

烏鵲雙飛,不樂鳳凰。妄是庶人,不樂宋王。

 

宋康王倒行逆施不到一年,齊湣王便起兵討伐他,只一戰,宋康王便敗,因其不得民心,頃刻間「民散城不守」。

宋康王為了活命出逃到魏國,不被收留,次年便因飢寒交迫而死在魏國的溫邑(今河南省溫縣)。3

就在韓憑要被送去邊疆的前一晚,何息露來找他,

「息露,你後悔過嗎?」韓憑緊握住何息露的手,這可能是最後一次他能握住何息露的手,他想留著手中的溫度,直到海枯石爛,

「後悔什麼?」何息露淚流滿面地抓住韓憑的手,

「後悔嫁給我。」

「傻瓜,愛你我不後悔,愛你我從不後悔,哪怕走到盡頭我也不後悔,下輩子我還要和你相依偎。」4

 

《干寶 搜神記 韓憑夫婦 黃怡惠 改寫》

1、2:參考資料(http://ok0308.myweb.hinet.net/page_21.htm

3:參考資料(http://www.minghui-school.org/school/article/2010/1/3/81644.html

4:參考資料(http://blog.yam.com/tea1999/article/29699023 姜玉陽 愛輪迴)


我真覺得我們老師真酷,很少不是華文系的老師給學生出這種作業的吧!那個時候寫,有叫蠻多朋友幫我看過,很感謝魚魚幫我修文,我拿95分耶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