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養院的病床上,躺著一個一個插著管線的植物人,其中一名植物人的身旁坐著一位漂亮的女生,那個女生流著淚,看著那位其貌不揚的植物人。

 

有母親疼的小孩,是最幸福的。

 

我住在一個平凡的小村落,學校在都市,每天都要很早起床,幫先天性畸形的母親準備早餐,母親除了先天性畸形,還有弱智,她不會講話,唯一會說的只有無意義的『啊』音,我十分討厭她,她每天都會像個白癡一樣衝著我傻笑,準備完早餐後,還要等發展遲緩的年幼弟弟吃完早餐,再帶他去阿姨家,最後才搭公車去學校。

家裡很貧窮,母親被村子裡的人強暴,懷了我,後來又被阿姨的老公強暴,懷了弟弟,被阿姨知道後,阿姨必須負責我們的生活,每個月都會給我們生活費,我十分厭惡從阿姨手中拿走錢的那個時候,阿姨會擺出一個像似施捨給乞丐的嘴臉,我上完課,會到阿姨家帶走弟弟,常常從弟弟身上發現青一塊紫一塊的瘀青,不過除了阿姨以外,我們真的沒有其他親人了。

 

我小時候,曾經很愛我的母親,不過自從那次以後,我開始討厭我的母親。

記得那次我們要上畫畫課,我早上都要忙很多事情,那天剛好忘記帶彩色筆,在學校沒彩色筆時感到很緊張,結果母親就來了,她傻笑著,穿著一雙拖鞋,和破破爛爛的碎布襯衫,老師叫我出來,說我母親在找我,其他同學也探出窗口看著,我開心的拿了我媽媽給我的彩色筆,我媽媽就這樣一跛一跛的離開了,等那堂課下課後,有人叫我乞丐的小孩,說我是乞丐因仔,我哭了,從那時候開始,我認為有這個母親是一件很丟臉的事。

 

日子就這麼過,過到了高中,我早上幫忙做早餐,每天不是吃地瓜,就是吃加了一堆水,飯很少的粥,弟弟很瘦,也沒錢上小學,阿姨一直嫌我們是來白吃白喝的,母親總是坐在屋子外,曬著太陽,傻笑著,沒人知道他為何而笑,我晚上會去兼幾份工作,希望能讓弟弟好過一點,早出晚歸的日子,有時候太晚了坐不到公車,就這樣睡在公車站旁旁邊的椅子,早上再直接去上課,不過到了晚上,我發現母親和弟弟會一整天都沒吃東西,母親會像瘋子似的把椅子、桌子全部打翻,表示她對我的抗議。

 

我覺得我真的很累,我很恨,恨母親為什麼要把我生下來,讓我扛這麼重的債。

 

那一天,我打工多加了班,工作的比較晚,所以睡在公車站牌的椅子上,隔天起來就直接去學校上學,那天到了下午,我跟朋友在走廊上走著,看見了熟悉的身影,看見一位穿著破爛襯衫,眼歪嘴斜,穿著拖鞋像個瘋子似的女人走在走廊上,那是我母親,似乎在尋找什麼,我看到了裝做不認識,母親看到我向我揮揮手,我跟朋友繼續講著話,我朋友評論著我的母親,說那位瘋子不知道在跟誰揮手,我附和著她的話,我的母親激動的一跛一跛的向我走過來,拉住我的手臂發出無意義的啊啊啊的聲音,我真的很無奈,我推開了我的母親,然後和我的朋友走進教室,沒察覺到我母親失落的眼神。

 

那天放學,我在校門口看見熟悉的身影,確定沒有人發現後,我走上前,跟著我的母親說:「你為什麼要來學校?」我的母親只是發出啊啊的聲音,比手劃腳的,不知道到底想說什麼,「你知不知道你來學校我很丟臉?你為什麼不乾脆從這個世界上消失。」我生氣的吼著,我真的很累,被別人看到我的母親是這樣子不知道會如何說我,所以我口氣重了,母親低下頭,我推開我的母親,然後往我要去打工的方向過去。

 

那天晚上,我回到家裡,我阿姨緊張的坐在家裡,我從來沒看過我阿姨那麼慌張的樣子,我阿姨看到我就問我到底去哪了,我放下東西,淡淡地說了我去打工,阿姨叫我趕快到醫院,然後阿姨就開車載我到醫院。

 

到了醫院,阿姨拉著我一直跑,跑到急診室,我用力甩開我阿姨的手,問他到底怎麼了,阿姨說,母親因為我昨天沒回家,所以一直在找我,結果隔天就真的搭了公車到我的學校,不過後來要回來的時候,發生了意外,被車子撞到。

 

我十分吃驚,我之前常常半夜沒有回家啊!怎麼這次會來找我?

 

等醫生出來後,我跟阿姨緊張的問醫生情況怎麼樣,醫生只是搖搖頭,說:「病人判定腦死。」然後拖下口罩,我跪了下來,阿姨掩著臉痛哭,再怎麼說都是自己的妹妹啊!就算妹妹是個弱智,做姊姊的也會傷心吧!

 

那天到了很晚,回到家,我安撫了弟弟去睡覺,然後在客廳看到一張月曆,月曆上面的今天,被紅筆圈起來塗鴉,我突然想到,今天不是我的生日嗎?我跪在月曆前,跪著痛哭。

 

原來,母親一直很愛我們,只是他不能告訴我們。

 

過了很多年,我結了婚,生了一個小孩,小孩是小兒麻痺症,我花很多時間和精力去照顧那個小孩,我同時也要照顧躺在安養院的母親,慶幸的是我的老公很體貼我,會幫我分擔家務事,真的照顧起我的小孩後,我發現自己在看著小孩成長的過程中,有好多的挫折。

 

我想到了我的母親,所以到了安養院看她,我看她眼歪嘴斜的臉,我跪在她的病床旁邊,我趴在她的腹部上,不斷的哭著。

 

小時候,我們常常嫌自己的父母很嘮叨。

小時候,我們常常嫌自己的父母不夠好。

小時候,我們常常嫌自己的父母多管事。

小時候,總是說等自己有能力才來孝順。

小時候,總是說要等自己有空才來陪伴。

 

會不會哪天,你父母親就這麼離開了,才後悔當初總說的等待呢?

 

 

 

今天不寫愛情的短篇小說,寫一篇完全自己想出來的親情小故事,故事主角很辛苦,她厭惡著這一切,包括他的母親,不過他從來沒想過,她母親其實很愛他,只是他母親是個啞巴,說不出口。

有些愛,只是不知道該怎麼講出來,現實社會是這樣,沒講出來的,不代表他不愛你,愛情是短暫的,親情卻是一輩子的

總說等到自己有能力,總說等到自己有時間,哪天,等到自己想起來時,卻忘記自己父母的長相,千萬別把孝順掛嘴上,趁自己有時間就趕快打給家人,或排開一些時間去陪伴家人吧!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