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什麼,給老子坐好!!]

[
三爺,我不過就想喝個水…]

[
坐好,老子去端給你!]

端了水,遞給了你,看著那打著石膏的腿真是心疼的要命

[
我說潘子,你他娘的能不能多上點心阿!]
[
爺,這也不算我的錯,哪知道那車子會突然衝出來…]

[
什麼叫那車突然衝出來!!?衝出來的是你好不!?]
有時我真有想拍死你的衝動,過馬路也不當心點,給車撞斷了一條腿
還好有接回去,不然老子就去打斷那司機的腿!!

[
對不住阿三爺,不就看到您在對面想早點跟您會合阿。]
看你露出討好的憨笑一把火就這麼憋屈著
吼不出來

[
我是會跑掉不成?老子就要你平平安安的待在我身邊!]
對這話題沒輒的你,總是低著頭不看我

我拉了把椅子,坐在你身邊
[
潘子阿你應該知道我是用什麼心情把你留在身邊的吧?
說白一點,老子就是喜歡你、想把你栓著,一輩子!
哪怕你只是用報恩的心態留在我身邊的…]

[
不是!我我只是…]
[
只是?]
我有些期待的望著你猛然抬起的眼

[
只是覺得我配不上三爺您…]
[
我吳三省是什麼人!沒有配不配的問題、只有要不要!
老子就認定你了,誰質疑你、就是質疑老子!!]

[
可是我不想三爺被指指點點…]
[
你啥時看三爺我在意那破事了?]

[
可是!]
為了讓你不再逃避,老子決定要吃乾抹淨了
放著可口的佳餚不吃,老子就不是男人!

一把拉過你的脖子挑起下巴
不管你微微的掙扎執意吻著
手指更放肆的沿著衣擺伸了進去
撫著為了保護我而留下的疤....

[
三爺等等…]
敢情是爺的技巧退步了?
你還有餘力掙扎我加深了這個吻

[
…]
感覺你推拒的雙手情不自禁的環上了我的頸項
正打算趁勝追擊直接擊倒的時候

[
聽說潘子傷了,我們來……]
大姪子煞風景的聲音竄進我耳裡
你反應異常迅速的推開我
我低頭輕舔你嘴角來不及嚥下的銀絲
轉身將你擋在身後

[
要探病的話,三個小時後再來!]

張小哥一臉"我懂"的表情拉著還愣著的大姪子走了
胖子則似笑非笑的看著我

[
傷患啊悠著點~]

[
老子知道,快滾!記得把門帶上!!]

 

-

趕走了大姪子,整個病房只剩下尷尬的寧靜,然後你的手貼上了我的胸膛,帶著有點勉強的笑容對我說:「三爺忙可以先去忙了啊!我沒關係的。」

 

傻瓜,明明受了傷會疼,就要懂得喊痛啊!這樣憋屈又算什麼?

 

這樣想著,想要你的慾望更加的深刻,要讓你緊緊的包覆著我的壯碩,在身下哭喊的慾望迅速燃起。

 

原本就已經易燃的慾望,被你輕易的挑了起來,竄起火苗,迅速燃燒理智,我將你推倒,跨坐在你的腰間,猴急地想把淺藍色的衣服脫掉,而你礙眼的手卻不停地掙扎,緊張得想扳開我的手。

 

「三爺,你在幹嘛!這裡是病房啊!」你使力的想扳開我的手,卻徒勞無功,我覺得礙眼,所幸抽出了我腰間的皮帶,抓起你的手,繞過頭綑在床頭的鐵杆上。

 

將你衣服的扣子一顆一顆得解開,你那充滿著疤痕的身軀映入了我的眼簾,有些是刀疤,有些是彈孔,如果別人看到可能會覺得可怕吧?但在我眼底,盡是心疼。

 

我扣住了你的下巴,湊了上去,輕咬著你的唇瓣,而你發出了細細地呻吟,並笨拙地回應著,你主動伸出了舌頭勾住了我的小舌,我靈巧的引誘著你,你就像似毒藥,如此讓我上癮。

 

「唔……」你發出了甜膩的呻吟聲,更是催情,我一隻手往你的身下探,自褲襠中抓住了勃起的灼熱,另一隻手拉開褲襠,扳起了雙腿,自後庭找到未被人探尋的菊穴,伸出手指輕輕插入。

 

「嗯……三、三爺……」你扭著腰,可能是因為突如其來的異物探入你的核心而感到不適,你輕蹙了眉頭,扭著被捆住的手,充滿哀求的望著我。

 

「別發浪,等等讓護士都進來了。」我逗弄著你挺立巨根上的馬眼,並抽送著,連帶加快了在後庭抽插的速度,探尋你的敏感,摸到一塊突起,你忽弓起了身,倒抽了一口氣,這無形是給我莫大的鼓舞。

 

「三爺……可、可以別用手嗎……」你扭著腰身,雙眼泛上了水霧,用著哭腔懇求著,我拔出了插在小穴的手,用騷穴裡流淌出的腸液沾染上我昂揚的肉根,探入菊穴中。

 

「嗯啊、啊啊啊……好大……」你緊咬著下唇,咬到下唇都微微泛紅,我看得心疼,湊上前攫了你的芳澤,開始規律地扭動著腰,一手不忘著抽送著體挺立的分身。

 

「啊、啊啊……嗯……嗯嗯……唔……」配合韻律呻吟著得你,漸漸顯得失神,折騰的慾望侵襲你的腦門,我惡質的扣壓住了馬眼,你扭著手,卻無法掙開皮帶,只任由我對你的蹂躝。

 

「三、三爺……給我……」你斷斷續續的呢喃著,被欲望逼瘋的你絲毫沒察覺你所說的話有多麼可愛,我用力壓著你的肉莖,讓想抒發的你更是一陣快感,你弓起了身,卻無法解放出來,液體自馬眼溢出,我加快了抽送的速度,緊密的通道包覆著我的肉根,直直撞擊了你的核心,次次都劇烈的頂上。

 

「啊、啊啊……三、三爺……」你的手反抓住了鐵杆,抓到指頭都泛紅了,被折騰的溢出了淚水,扭著腰想索取更多,卻更加搔動了我的敏感帶,我另一手握住你的精壯的腰身,重重的往內頂,被撞擊花心的快感直把你逼到巔峰,卻不能發洩。

 

「潘,說、說愛我……」自己聲音低沉沙啞地說著,自己也是忍受了很久,只到一股酥麻感襲上腦門,自己也差不多快了。

 

「三、三爺……愛你愛你愛你愛你……」連續又像敷衍地說著,你眼角的淚不停地流出,眼神顯得迷離失神,自己在聽到這句愛語後,放開了按壓住馬眼的手,你一弓,全身痙攣,淫水噴濺了四五次才停止,於此同時,我也將灼熱撒在你的花心內,深深留下烙印。

 

全身癱軟得趴在你的胸膛,聽著你心跳起伏的聲音,有節奏規律的跳著,可以讓我意思到你還活著的這件事。

 

多愛自己一點好嗎?

 

我沒有說出口,僅僅是在心內想著,你摸著我的髮絲,輕柔的吻著我的額際。

 

「三爺,我愛你,所以……」你頓了又頓,想說些甚麼,但是卻又不敢說出口,我握住了你的手,親吻著你的指尖。

 

彼此沉默著。

 

『多愛自己一點好嗎?別再讓我擔心了。』

 

-

這篇上面是"曹泫舞"寫的喔!!!

我只是答應幫他接肉的部分XD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曹泫舞
  • 阿阿 真是的 手機的痞客邦app 留言還要登入
    麻煩死了 -.-
    人家昨天就看了喔~
  • 我知道XDDD
    對阿,我不是手機黨,要回復也要登入XDDD

    葱葱 於 2013/06/01 17:00 回覆

  • 花落誰家
  • 青澀的潘子 <3
    標題叫三小時
    我一開始沒搞懂還以為是三爺小時候WWWW
  • 哈哈因為前面是曹姐碼的XD
    然後剛好講到三小時XD
    我就把標題打三小時啦~
    H的時間

    葱葱 於 2015/01/30 02:1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