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獄兔同人小說禮物

灰暗的監牢裡,透出一絲的微光,普京今天難得起個大早,科夫打開門,帶他出去,獨自留下基連年科呼呼大睡。

 

過沒多久,基連年科也醒來了,四處看看,卻沒看見那隻天真愚笨的兔子,基連年科眉頭皺了起來,瘋狂地敲著門。

「幹嘛!」一名科夫打開小窗,看著基連年科,基連年科指指那個空的床位,科夫回答:「外出。」然後用力關上小窗,基連年科眉頭皺的更深了,他抓住門的兩邊,用力一坳,門就這樣被輕而易舉的折起來,門裡面夾著那名科夫,好幾名科夫湧上,帶著那位可憐的科夫離開。

這次他們重新裝回一道鐵門,還把鐵門上了好幾個鎖。

基連年科皺著眉返回他的床位看著他的雜誌,不過倒是越看越煩躁,起身走到普京的床位,盯著。

「上次我不在,他也是在我的床位吧!那我就在他床位等他應該不會怎麼樣。」基連年科坐在普京的床位,然後往後倒,接著左滾,然後右滾,最後抱著普京的被子,又睡著了。

 

「喀啦!」開鎖的聲音,基連年科聽到了趕快起來,跑回自己的床位,坐著拿起型錄來看。

開甚麼玩笑,如果被普京知道我跑到他的床位,他會每天都叫我跟他睡覺,太恐怖了。

鐵門被打開,普京笑臉迎迎地走進來,還穿著便服。

「咦?基連年科,你在看型錄啊?」普京露出疑惑的表情。

「喀……對阿。」基連年科心虛地說著。

「我都不知道你喜歡看拿反的書耶!」普京更燦爛的笑著。

「那……那是……我今天想看拿反的書啦!哈哈哈哈……」基連年科趕快把書翻正,然後用大笑蓋過尷尬。

普京走回自己的床位,開始脫著自己的衣服,基連年科用餘光看著他。

哦!怎麼那麼瘦?都不多吃一點。

普京脫掉上衣,然後從自己的包包裡拿出東西,一個罐裝的東西,普京打開,擠了一點在手掌上,擦著自己的胸膛。

「停!我幫你用。」基連年科感到自己的燥熱,還加上普京那笨蛋根本不懂乳液這種東西要怎麼用,在胸膛亂擦一通,看起來挺礙眼的。

「蛤?你要幫我擦喔?好啊!」普京露出那個招牌白目地燦笑。

如果是之前基連年科會衝過去打他,不過基連年科看到他的燦笑,心跳倒是漏了一拍,基連年科走過去,接過乳液,擠在手掌上,慢慢地按摩著普京的脖子。

「嗯……」普京舒服的溢出呻吟聲,基連年科眉頭皺得更深了。

「普京,如果我對你做壞事,你會不會討厭我?」基連年科捏著普京的肩膀,有點力道卻不是很大力地捏著。

「不會啊!因為我喜歡基連年科咩!下面一點,好舒服喔!」普京天真無邪的說著,絲毫不知道自己惹火了這個恐怖的怪物。

「好,我會下面一點,讓你很『舒服』。」基連年科露出大大的邪笑,從普京背後伸出一隻手捏著普京的乳頭。

「啊……基連年科……嗯……不要……」普京感覺到大事不妙,想出聲制止,不過卻感覺像舒服的求饒的呻吟聲。

「不要甚麼?」基連年科邪惡的對著普京笑,另一隻手伸到普京的褲檔上,解開普京的皮帶,把手伸進去抓著普京已經勃起的分身。

「不要……嗯……」普京手抓住基連年科放在他褲檔裡的手,卻只是抓著。

「想喊停要快喔!」基連年科停下動作,他還沒那麼過分地去強迫普京做他不喜歡的事。

「我……基連年科……不要親吻就好了,會生小孩。」普京圓潤的大眼看著基連年科,基連年科大笑了。

「我在很小的時候聽過這句話,哈哈哈哈……」基連年科抱住普京的頭,嘴唇碰觸著普京的嘴唇,軟軟的,普京是個連親吻都不會的笨蛋,笨拙地想把舌頭伸出去,基連年科伸出他的舌頭引導著普京,普京被引導著,乖順的張開小嘴。

「會生小孩嗎?試試看阿!」離開普京嘴唇的基連年科燦爛的笑著,並繼續手上的動作,普京整個人癱軟地躺在基連年科身上,不停的喘氣著。

「哈……哈……」普京呻吟著,基連年科搓揉著他下面的分身。

「基連……年科......我快要……」普京沒辦法說出完整的字,只能斷斷續續地說,他實在很好奇,為甚麼自己被基連年科摸一摸以後,身體變得軟綿綿的,聲音也變得好淫蕩的呻吟。

「你快射了。」基連年科一隻手繼續玩著普京的乳頭,一隻手搓著普京的分身,快速抽著,最後普京身體弓起,把慾望射在基連年科的手上。

「喔……停了……停了……別玩了……」普京求饒著,基連年科把普京放到床上,讓普京背對著他。

「我還沒玩夠,我要把你玩壞,這樣以後就沒人敢碰你了。」基連年科到普京的耳朵旁用低沉沙啞的聲音說著,普京臉更加蒼白。

基連年科脫下褲子,雙腳跪坐在普京的胯下,用雙腳把普京雙腳撐開,用手指抹上一些乳液,插進去普京的小穴。

「痛……好痛……」普京皺起眉,痛苦的求饒著。

「乖喔!這個不做好的話等一下會更痛。」基連年科哄著普京,普京點點頭,咬著唇忍受這種又痛又舒服的感覺,基連年科放入第二根手指,普京發出了悶哼,基連年科心疼著,不過還是繼續放入第三根手指。

「基連年科……好痛……」普京手的指節已經握到發白,基連年科持續的抽送著,取而代之的是一種酥麻的快感。

「嗯……嗯……」普京發出悅耳的呻吟。

「想要我了嗎?」基連年科邪邪笑著,並加快抽動的速度。

「我……想要基連年科……」普京用小聲的聲音說著,基連年科把他已經脹大很久的分身放進普京的小穴裡。

「阿……更痛……」普京哀號著,基連年科的眉頭皺的更深了一點。

「乖,等一下就好了喔!」基連年科緩慢地動著下腰,來回抽送著。

「嗯……」普京的疼痛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快感。

基連年科加快抽送的速度。

「啊啊……啊……基連……」普京呻吟著。

「叫我基連年科。」基連年科低沉沙啞的聲音在普京耳後說著,最後射出基連年科的所有慾望。

兩個人就這樣躺在普京的床位上,沉沉著睡著了。

 

夜晚,普京躺在基連年科的胸膛,拉起基連年科結實的手臂攬在胸前。

「基連年科,我有說過我有喜歡的人嗎?」普京天真無邪的說著,基連年科露出深沉的表情。

「你有喜歡的人?」基連年科懲罰著普京,加重了抱住普京的力道。

「不一樣啦!他是我老公。」普京燦爛的笑著。

「老公?」基連年科疑惑了,感覺很耳熟,一段被遺忘的過去一直被翻了上來。

「嗯啊!那是一對雙胞胎,大哥叫基連,弟弟叫年科。」普京講道往事,露出那種懷念的表情,沒發現背後的基連年科的怪異。

「你就是那個普京。」基連年科流了兩邊的眼淚,普京轉過身發現了。

「基連年科你怎麼了?」普京慌張地用手抹去基連年科的眼淚,沒想到卻越流越多。

「沒事,我是基連啊!我想起來了。」基連年科抱緊了普京,一手抓住普京忙著擦他的眼淚的手。

「唔……」兩個人緊緊的吻在一起。

不管未來有多麼艱難,至少曾經愛過。

 

「我要跟你說啦!別一直親我。」普京生氣的說。

「說什麼?」基連年科挑著眉,等著這笨蛋說完話。

「今天是情人節。」普京拿出他的包包,找著東西。

「然後呢?」基連年科看著他找著東西,其實最好的情人節禮物就是普京啊!

「情人節快樂。」普京掏出了一雙帆布鞋,上面是別人手繪的大愛心外加英文字LOVE。

「這……普京……我們再來一次吧!」基連年科把帆布鞋放旁邊,然後推倒普京。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