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獄兔同人小說夢境

「哥哥……哥哥……」一陣呼喊傳入耳膜。

赤瞳睜開,卻只有望不透的黑暗。

伸出手,想在黑暗中抓住一個人影,手掌抓著空氣,然後又放開,放開後再抓住。

卻抓不到一個實體。

突然,一陣強烈的火光,畏懼的閉上眼,全身像似幾萬隻螞蟻啃咬,身上出現了許多火光,出現灼傷的痕跡。

在張開眼,場景變成了自家宅第,火光來自已經爆炸的車子,車子燃燒著,看到自己的弟弟無助地被壓在車子裡,無助地、絕望地等待著死亡的鐘聲。

疲憊的身體動彈不得,就算用盡力氣,也只能伸出手抓到那雙血淋淋的手。

「年科!」喉嚨沙啞地喊著,悲戚的呼喊著已失去意識的弟弟。

砰!

第二次爆炸,車子的油助長了爆炸的威力。

「不!」

是憤怒?是難過?還是鬆了一口氣?

稚嫩的臉蛋,棕色的瞳恐將永遠消失,所有的比較都將不見,所有的疼愛都會集中在自己身上。

為什麼?此刻卻是心痛?像被人用力捏住心臟,無法跳動,無法喘氣。

難受。

 

景色再度轉換,換成一間色彩溫和的房間,房間內都是兩人的照片,年科在照片裡,笑得很幸福,自己卻都是擺一個臭臉,酷酷的,只有一張照片,是三個小孩照的,中間那個小孩,雙耳打著結,雙手勾著兩人的手,三個人都笑得很燦爛,像似不必在乎未來,沒有憂愁。

那張,自己也笑著。

多久?

拋棄那位陽光開朗、沉穩的自己多久了?

紅瞳流下眼淚,卻已經麻痺。

 

房門被打開,稚嫩臉蛋的男子走進房間,自己站在男子面前,身子卻被貫穿過去,男子像似看不到自己。

男子走到書桌前,放下一些東西,然後躺在床上。

好奇地往書桌一看,是那個熟悉的安全別針,而且有兩個,還有一張照片,裡面是一位老奶奶的照片。

那不是爺爺最愛的女管家嗎?是我們兩個人的保母,我們都叫他奶奶啊!後來因為肝癌過世了,年科有去看他最後一面。

「最愛啊?奶奶。」躺在床上的主人翁發出呢喃,起身,走到書桌前玩弄著那對安全別針。

「奶奶,你幫我穿的耳洞就是為了讓我戴上這個嗎?」對著已逝去的人說著,聲音帶點哭腔。

「最愛的人並不愛我,我該怎麼讓他也戴上跟我一樣的耳飾呢?」將安全別針扣在自己最近剛穿的耳洞上,那耳飾顯得十分特別。

男子走出房間。

「原來不是叛逆期到了,只是那是奶奶想送給你的遺物啊!」

暗紅色的瞳孔猜不透心事,更深的內疚感不斷地挖著自己的心臟。

 

閉上暗紅色的眼眸,再次張開時,只看見漆黑一片,自己正不斷的往下墜落。

「哥哥……哥哥……」呼喊聲從四處傳來。

別叫了!

摀住雙耳不想讓聲音傳進耳朵,卻只是徒勞無功。

回憶不斷地湧現,開心的、快樂的、痛苦的和悲傷的。

每一幕,都有那個稚嫩臉蛋的孩子。

眼淚不停滴落,自己悲傷的悲鳴著。

 

「基連年科!」臉上一陣強烈的刺痛感襲來,還沒反應過來,漆黑的景色一直有雨滴滴落在自己臉上。

 

普京!

眼眸緩緩睜開,印入眼簾的是那隻哭腫了眼的小兔子。

伸出手揮掉臉蛋上不停低落的淚珠,乾澀的唇吐出沙啞的話語。

「普京,我怎麼了?」

看著面前的淚人兒,心疼感不斷擴大。

「你…………原本抱著我睡得好好的,突然非常大力的抱緊了我,我感到不舒服就睜開眼睛了,你在睡夢中一直喊著年科的名字,後來兩邊的眼睛一直不斷地流著眼淚,我試著把你叫醒,卻叫不醒你,最後……」聲音不斷地漸小,基連年科想也知道。

「你打我?」駭人的語氣,普京先是點點頭,然後想到甚麼,慌亂地搖著頭。

修長的手臂伸了出去,普京緊閉雙眼,等待基連年科的拳頭伺候。

而基連年科只是用力圈住普京纖細的腰,柔聲說道:「謝謝。」

臉埋入普京的肚子,不發一語,沉澱著自己悲傷的情緒。

普京感受著腹部的濕潤,無聲地哭泣,普京摸著火紅的蓬鬆頭髮,安撫著抱著他肚子哭泣的男子。

 

今日的黑夜,很漫長,很悲傷。

 

耳上的迴紋針,

像是內心的針,

深深,

刺進心裡,

心的枷鎖。

  By基連年科

 

火光放肆奔放,

你我何去何從?

那醜陋的縫痕,

你是否埋怨過,

這悲傷的一切?

  By年科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