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獄兔同人小說插曲

美好的早晨,他們持續開著殘破不堪的小汽車。

 

基連年科還躺在後座,閉上眼睡著,普京哼著小調,和列寧格勒一起唱著RAP

 

列寧格勒突然臉脹紅,過沒多久大出一個咖啡色的物體。

 

「啊!列寧格勒你終於把柯曼妮基大出來了。」普京拿著礦泉水,沖掉柯曼妮姬身上的排泄物。

 

前面有一輛白色的外型像似一顆巨大的小雞形狀的建築物就這樣在前方的斜坡上。

 

「基連年科,快看!」普京叫著基連年科,並把車停在山路旁的大樹下。

 

睜開眼眸,慢慢地坐了起來,心情頗糟的基連年科看到那棟建築物,突然頭皮發麻了起來。

 

打開車門,普京頭上放著列寧格勒,柯曼妮姬也跟在身旁。

 

笨蛋,這樣子就要過去看看。

 

基連年科無奈地打開車門,跟著走下車。

 

 

 

叩!叩!叩!

 

普京敲著那剛好位於小雞形狀的中央,柯曼妮姬再次高潮。

 

「喂!普京,裡面搞不好沒人,走了。」基連年科拉住普京脖子後的衣領,打算要把普京拖回車上。

 

這時,門被打開了,一位粉紅色捲髮,黃色瞳孔,特別的是耳朵上掛著一個吊墜的耳環,穿著火紅迷你裙,和露出深V乳溝的女子打開了門。

 

「哎呀!你是?」

 

基連年科停下了動作,普京開心地揮手打招呼。

 

「你好,我叫普京,我們是旅行者,在山路上覺得開車累了,可以讓我們休息一天嗎?」普京客客氣氣有禮貌地打著招呼。

 

女子將大臉湊上普京的臉,幾乎快要貼上去。

 

「歡迎歡迎,你好可愛喔!」女子熱情的抱住普京,普京的頭就這樣埋進深V裡。

 

基連年科無奈地轉過頭。

 

「嗨!」

 

「你是?」女子看到基連年科張開驚訝的大嘴。

 

「啊!基連!你這個王八兔崽子怎麼還沒死啊!」粗魯的話從漂亮的嘴唇中吐出來,和漂亮的臉蛋完全不搭嘎。

 

「蘇恩,好久不見。」基連年科想要把普京拉過來,不過普京卻被女子抓得緊緊的。

 

「蘇恩,是誰啊?」裡面傳來一陣聲音,沙啞的。

 

「喔!是基連跟他朋友。」女子大聲喊著,並鬆開普京,往內走了進去。

 

基連年科像是宣示主權般,走上前,用手圈住普京的腰往內走了進去。

 

「基連年科,你認識那個女生喔?」普京被基連年科邊推邊走。

 

「恩……」基連年科回想著往事,太恐怖了。

 

「她感覺好漂亮人好好喔!感覺很溫柔。」普京就剛剛那女生熱情的抱住他那件事,來表達他對那個女子的看法。

 

很漂亮,人很好是實話,不過很溫柔這件事……

 

基連年科想到就頭皮發麻。

 

 

 

走了許久,走到一個寬大的房間,裡面充滿許多儀器,那位漂亮的女子站在一位穿著白色長袍的男子身旁。

 

白色長袍的男子轉過身,只見他帶著一個上面有米老鼠圖案的眼鏡,還貼著假鬍鬚,伸出雙手抱住基連年科。

 

「基連老大!好久不見了。」

 

「走開。」基連年科一臉嫌棄的推開那位穿著白袍的男子,然後手緊圈住普京的腰。

 

「你好,我是普京。」普京天真無邪的燦笑著,卻引來白袍男子的怒視。

 

「哼!」

 

「普京,別理柯洛,他都把跟基連很親近的人當成情敵。」漂亮的女子笑著對普京說。

 

「哇!這個是什麼?好厲害喔!」普京壓根沒聽女子在說話,逕自把臉貼到一個透明的玻璃上,看著裡面的雷射光線。

 

「這是把動物變成人的機器。」白袍男子走到普京面前跟普京說,然後把視線看向柯曼妮姬。

 

「要不要試試看?」白袍男子邪惡的笑著,不過遲鈍的普京卻沒發現。

 

柯曼妮姬發現熱烈的視線,臉上泛上潮紅,達到高潮,白袍男子抓起柯曼妮姬,打開玻璃箱,將柯曼妮姬放上去。

 

「……」基連年科沉默地走上前,若有所思地看著。

 

「這還沒測試過。」厚唇吐出這句驚天動地的話,穿白袍的男子按下開關,然後身體僵硬。

 

「咦?」普京驚訝的張大嘴巴。

 

「真不愧是兔崽子基連老大,這樣都能被你發現。」漂亮的女子吐出復黑的話語。

 

雷射光在玻璃箱裡發射,射中了柯曼妮姬,玻璃箱產生一團霧氣。

 

當霧氣散去,只看見一位身材苗條玲瓏有緻的女性……男性,金黃色的長髮,和嘴唇周圍的鬍渣,躺在玻璃箱裡。

 

「柯……柯……柯曼妮姬!」普京張大嘴巴看著玻璃箱裡的人,真的很像那隻有強烈被虐傾向的人妖雞。

 

普京眼睛被基連年科摀住,普京不斷的拍打著基連年科的手掌。

 

「柯洛,我們黨派裡的最強發明者,不過有個壞習慣就是不喜歡做測試,雖然做出來的東西大部分都很成功啦!」漂亮女子拿起一件長毛巾,白袍的男子打開玻璃箱,讓女子走進玻璃箱用毛巾把柯曼妮姬蓋好抱出來。

 

「呱呱!」青蛙跳到玻璃箱裡,意思像是在說自己也想變成人。

 

「好吧!就讓你變成人吧!」白袍男子按下開關,雷射光線射在列寧格勒身上。

 

「基連以前不認識柯洛時,也常常當成實驗品呢!」漂亮女子邪惡的笑著。

 

「閉嘴。」基連年科淡淡的說著,那還真是噩夢。

 

「基連年科也被當成實驗品喔?」普京拉下基連年科的手,仰起頭看著基連年科的下顎。

 

基連年科抓住普京的頭,嘴唇就這麼吻下去。

 

「唔……」普京揮舞著雙手,基連年科足足親了5分鐘才依依不捨地離開普京的嘴唇。

 

「缺氧……」普京搖搖晃晃的,根本忘記剛剛問了基連年科甚麼了。

 

「賊!」漂亮的女子做了一個鬼臉,對著基連年科吐舌頭。

 

玻璃箱裡的菸霧散去,一個壯碩的男子躺在玻璃箱內,墨綠色的頭髮,和深綠色的瞳孔,很明顯的就像列寧格勒。

 

「好帥。」白袍男子發出了讚嘆,漂亮女子也目不轉睛的看著玻璃箱裡的男子。

 

只有基連年科的雙臂緊緊圈住普京,把普京轉向反方向。

 

「基連年科為甚麼我不可以看啦!」普京嘟起嘴巴生氣的說。

 

「他沒穿衣服。」基連年科用手控制住普京的頭,讓普京背對玻璃箱。

 

漂亮女子拿了長毛巾包覆住列寧格勒,把列寧格勒牽到沙發上,列寧格勒就在沙發上睡著了。

 

「那是我的青蛙,有甚麼不可以看的?」普京嘟著嘴氣沖沖的說。

 

「閉嘴。」基連年科捏著普京嘟起來的雙頰,搓揉著。

 

「過分!過分!」

 

「夫妻倆快去開房間啦!親親我我的討厭死了!」漂亮的女子拉開大嗓門大罵。

 

結果普京和基連年科閉上嘴,默默的退到旁邊。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