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到了冬季了,各家各戶都開始清掃門戶,西冷印社小老闆也不例外。

 

    「王盟,那邊的蟠龍花瓶小心地搬過來。」小三爺帶上了塑膠手套,拿起了雞毛撢子揮開了覆在玉雕上的灰塵,塵煙飛散,惹得小三爺一陣輕咳。

 

    「老闆,我說咱是賣古董的,古董就是要舊舊髒髒的才有味兒,清得太乾淨了不就不像古董了嗎?」

 

    「唉!我說王盟,跟你老闆久了翅膀硬了會耍嘴皮子了?你不懂,這叫古中帶新。」小三爺揮了揮手,將灰塵都往王盟的方向揮了過去,惹得王盟也咳了起來。

 

    「對了,小哥呢?」這時小三爺才想起了那個生活九級殘障的職業倒斗失蹤戶,左顧右盼卻沒見著他。

 

    「他?他好像在廚房吧?」

 

    「他去廚房做啥?不會去摔碗吧?」小三爺放下了雞毛撢子,拍了拍王盟的肩膀示意他繼續,自己則逕自往廚房的方向走,走進了廚房就看見小哥拿著平底鍋跟雞蛋,接著就看到小哥地上有碎碗的碎片,小三爺暗自罵了幾個粗話,想說撿了一個倒斗專業戶回來,沒想到是個生活殘障,每個月摔破碗買碗的錢越來越高。

 

    「小哥,你想煎蛋嗎?我來就好。」小三爺拿起了圍裙,圍在腰際上,走向了小哥,把他手中的蛋跟平底鍋的柄接了過來。

 

    「小哥,如果不拿手這種事情,你喊聲我就過來了。」小三爺熟練地開啟了瓦斯,將蛋殼敲碎,黃色混雜著透明液體的蛋液流淌出來,滑落至平底鍋上,發出吱吱的聲響。

 

    而小哥依然沉默,忽地,小哥環住了小三爺的腰際,將頭靠在小三爺的頸窩。

 

    「小哥你作啥?」小三爺將頭微微靠在小哥頭上,嘴角上掛上一抹笑意。

 

    「我家吳邪,真棒。」小哥閉上了雙眼,聞著小三爺頭髮上洗髮乳的香味,更是眷戀他身上的氣息。

 

    「小、小哥你、你別靠我那麼近……」小三爺臉上佻地刷上了羞紅,抿抿嘴別開了臉。

 

    淡淡的墨香席上鼻息,那是他所熟悉的小哥的味道。

 

    而伴隨著墨香的是固定一牌的洗髮乳的香味,以及煎蛋燒焦的味道。

 

    如果那個味道有個名字,那個味道叫──

 

 

 

 

    『幸福』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曹泫舞
  • 我好喜歡從背後啦 (欸 好像有點怪
    我喜歡從背被擁抱啦~~
    不管啦 這梗 我還是要用 只是不知道什麼時候用上XDDD
    好甜好甜~~
  • 可以用阿XD
    劇情不同,寫得人不同寫出來的感覺不會一樣阿XDD

    葱葱 於 2013/06/22 19:2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