場合題一、動物園(瓶邪)

「小哥,快來。」吳邪一身輕裝,喚著小哥,他們正在市立動物園,回想起前幾天……

-

「小哥,你周末要不要跟我出去走走?」吳邪對著正用書本蓋住臉的小哥問道,一如往常的,吳邪得不到任何回應。

「你不回答就當你答應了。」吳邪笑道,開始期待周末。

-

時間回到現在,吳邪正將鳥飼料放在小哥手上,餵著鸚鵡吃著。

「小哥,這鳥讓我想到野雞脖子了。」吳邪回想起那隻會叫著小三爺的蛇,心中有股作噁的感覺,想起那個時候阿寧慘死的樣子,不由的悲從中來,放下了鳥飼料,環抱住了小哥。

「小哥,這十年好想你……」

小哥默不作聲,讓鸚鵡站在他的指尖,親了一下鸚鵡的鳥嘴,然後轉過身,將那隻鸚鵡往吳邪的嘴上靠。

吳邪撫著唇,驚訝地望著小哥,小哥輕撫著鸚鵡,讓鸚鵡回去他的同類那邊。

「走了。」小哥拉住吳邪的手腕,吳邪不敢抬起頭,任憑小哥拉著他走,直到小哥停下了腳步,吳邪抬起頭看,才發現小哥停在可愛動物園區。

「小哥喜歡小動物?」吳邪笑彎了眼,這時的小哥像個小孩子似的,好奇的研究著那隻兔子。

「嗯,吳邪你有帶相機吧?」小哥難得說了那麼長的句子。

「有,等我一下……來,我幫你拍。」吳邪拿出了相機,打算幫小哥跟小動物拍張照,結果小哥卻抽走了相機,然後將吳邪推向小動物的方向。

「我拍。」小哥端起來相機,皺起了眉頭,認真的研究著相機,吳邪明白了小哥的意思,教了小哥如何使用後,蹲下來用手擺了個兔耳朵的姿勢。

小哥拍好了後,吳邪快步跑過來,想看照片拍得怎麼樣。

小哥這時就低著頭在他耳畔說:「你終於找到同類了。」

吳邪聽了作勢握起他的小秀拳打算要打他。

「你這悶油瓶說這話啥意思?說老子長得跟小白兔一樣好欺負嗎?」

「啊……疼……」小哥被吳邪打到,抱著肚子蹲了下來。

「小哥你怎樣?哪裡傷到了?要不要回去休息?要不要我買藥給你擦?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吳邪緊張的湊上前關心,並皺著眉頭,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我這裡痛……」小哥抬起頭望著吳邪,嘴角微微上揚,指著嘴唇說著。

陽光揮灑在小哥的身上,彷彿有一層金沙撒在他的身上,如此的耀眼,吳邪霎那間愣住了。

「吳邪?說你找到同類是你跟牠們一樣可愛……你怎麼了?」

「啊?啊……你就痛死好了。」吳邪回過神,臉上刷上一陣赧紅,轉過身自顧自地走著。

小哥跟在他身後,不由自主地笑了。

-

從今此後,我將會陪伴在你身邊。

度過每一分每一秒,度過多少歲月。

直到你灰鬢白髮,我將吻著你布滿風霜的手。

告訴你……

吳邪,我愛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