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樂向》聖誕快樂

  十二月的月末,令人期待的聖誕佳節終於來到,家家戶戶充滿著過節的氣氛,而吳家小老闆也不例外,指使著王盟做那做這的,而自各兒帶回來的悶油瓶還是第一次過節,看著他們忙進忙出的倒是不吭一聲,之後解雨臣和黑眼鏡他們也來了,吳三省帶著潘子也來了,胖子帶著一壇高粱也來了。

大家歡歡樂樂的吃著聖誕大餐,之後還搞了交換禮物,解雨臣送了一台粉紅色的手機,被吳三省抽到,直喊著這太娘們,而換來解雨臣白眼;吳三省送了一個唐朝玉珮,被潘子抽到,吳邪借去看了看,直喊著三叔摳門,玉珮是假的,但潘子笑得一臉憨厚,看似相當喜歡吳三省送的禮物。
  

  潘子送一把隨身攜帶的小刀,上面還刻著自己的英文名字,而刀的握把盤著一隻龍,被胖子抽中,胖子雖說這小刀用起來不順手,倒也是開心地收下了;胖子這騷貨送了一打保險套,被黑眼鏡抽到了,黑眼鏡帶著邪惡的笑容瞄了解雨臣一眼,解雨臣手起刀落,恰好落在黑眼鏡跨下之間,偏個幾公分就絕子絕孫,黑眼鏡忍不住哀嚎,「花兒爺你謀殺親夫啊!」惹得在場的人笑成一地,然後黑眼鏡還很大方地打開送了三個給小哥,小哥一臉面無表情伸出手比了一個七,吳邪把他的手壓了下來,小哥就淡定的開口說:「七個才夠。」吳邪瞬間炸了毛,直直喊著:「你呀的悶油瓶,平日叫你開口說話不說話,這種時候才說話,還一說就說這個,你不羞我可羞死了。」說完摀著臉,別開了頭,全部人都拍桌狂笑。

  笑鬧完了之後,輪到黑眼鏡的禮物被抽了,吳邪正是那幸運兒,打開一看,他娘的是一條情趣內褲啊!還外帶一條插進菊花的小尾巴,內褲是條露股溝的內褲,吳邪怒摔了禮物,小哥撿起禮物對著吳邪比了個七,吳邪心中無數草泥馬奔騰啊!這實在是太坑了,其他人掩嘴偷笑,「笑,笑你娘的。」吳邪炸毛怒喊著,笑鬧玩了剩下吳邪的禮物跟小哥的還有解雨臣還沒收到,解雨臣打開了禮物,剛好是一個粽子公仔,還做得挺逼真的,不用猜也知道是小哥送的,解雨臣蹙起眉頭,嘟起嘴說自己想要吳邪送得,小哥隨即白了他一眼,然後拿起吳邪的禮物。

  吳邪這下可變成壓軸了,小哥打開就看見一條紅綠相間的圍巾,一看就是自己織的,小哥抬起頭看著吳邪,吳邪隨即拿起圍巾替小哥嚴嚴實實的圍在脖上。

  「天冷了,小心著涼。」吳邪圍完握住了小哥冰涼的手,往自己外套的兜兒放,其他人開始咳嗽,說著氣溫好高天氣好熱該散了之類的。

  吃完了大餐,大家自各兒散了,解雨臣跟黑眼鏡在外面租了旅館,就說了再見了,吳三省跟潘子就住附近,也散了,就胖子、吳邪跟小哥三個人繼續喝酒,胖子喝多了也就脫起了褲子,穿著一條內褲跳舞,吳邪拍桌大笑,直說胖子舞跳的真難看,還起轟說要穿情趣內褲。

  只有小哥意識清醒,默默地喝著酒,結果吳邪湊上前,摟著小哥碎念著,「他娘的悶油瓶,平時叫你說話不說話,一說話就那些黃的,你害不害躁啊?還有你甚麼事情都瞞著我,說是為了保護我,我有叫你保護我嗎?自以為是,還跑去青銅門,叫我等你,老子才不想等你,要去一起去,雞雞歪歪的一點都不坦承,老子才不屑等你,你不回來,老子娶個姑娘家,生個白白胖胖的兒子也輪不到你……」吳邪頓了頓突然開始哭了起來,「悶油瓶你知不知道我好想你?你知不知道我十年等得多苦?你在青銅門可好過啦!老子在這水深火熱的,你在裡面閒得發慌,你好意思一回來就抱老子?老子天天陪你一夜七次老子腰都快斷了,你這混蛋……」

  「我好想你……你這渾蛋……」吳邪打著小哥的胸膛,帶著哭音的控訴,小哥緊握著吳邪的拳頭,勾起了吳邪的下巴,吳邪淚眼汪汪的望著小哥,臉頰泛著赧紅,渾身酒氣的,小哥彎下身,輕輕吻著吳邪,並沒有深入,僅僅是輕吻著吳邪,吳邪雙手勾上了小哥的頸項,小哥眷戀不捨地離開吳邪。

  「聖誕快樂……」吳邪看著小哥傻傻地笑了,然後癱在小哥身上睡死過去,然後胖子也湊上來抱著他們兩個,大喊著聖誕快樂,然後也癱在小哥身上。

  這下小哥無奈了,嘴角不由得上揚,從牙縫裡擠出了四個字:「聖誕快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