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赤巒峰連日飄著細雪,冬至來臨時,小屋外覆上一地雪白,陽光煦煦照射進屋內,帶著一絲暖意,狗蛋就在屋外玩雪,王宇在廚房忙進忙出,而玄甄陪著李夙在屋外練劍,李夙讀著詩書,偶爾抬起頭看著玄甄帥氣的舞著劍,李夙輕輕笑著,笑意很淺,但卻發自內心。

李夙是個怕痛的人,上次劉逍帶兵征討山賊,自己不過才三個禮拜,就牽腸掛肚的,這次要回京城,起碼也要一個月的時間,李夙下定決心說等著劉逍回來,就算埋怨著劉逍不帶著他一塊兒走,也是盡好自己的本分,默默等著他回來。

「李公子,進屋用膳吧!」玄甄停下舞劍的動作,邀著李夙進屋。

天冷了,李夙不禁攏了攏外袍,收好詩書,起了身。

不知道劉逍有沒有穿暖……李夙心想,看著玄甄道:「玄大哥,其實你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

「……李夙。」玄甄捎了捎頭,彆扭道。

玄甄事後才回過神來自己那天幫李夙出頭,上半身還留著曹卿印下的痕跡,不禁滿臉通紅,亂打曹卿一頓,隔段時間看到李夙跟劉逍都下意識地避開,曹卿那渾蛋也只會傻笑,玄甄心理氣悶。

「嗯。」李夙輕聲應允,跟著玄甄進屋,王宇已經把膳食擺好了,狗蛋蹦蹦跳跳地跳上椅子,打算開動。

「狗蛋,不得無禮。」王宇喝斥,李夙輕聲開口道:「王叔,有什麼關係嘛?跟我們一起吃啊!」李夙拉開了椅子邀著王宇入座,王宇笑著搖搖頭,打從心底的喜歡這清秀的男子。

他們四個人依依入座,拿起碗筷,李夙好心的夾了一塊肉給狗蛋,看著滿桌的菜,心裡想著王爺有沒有吃好穿暖,不禁意就脫口而出。

「王爺不知道有沒有吃好……」

「噗!」玄甄不小心笑了出來,正含著飯的他被嗆著,連咳了好幾聲。

「玄大哥你沒事吧?」李夙看見玄甄拍著胸口,脹紅了臉,就算心裡暗罵活該,也還是盛了一碗湯給他。

「咳、咳咳……我沒事……」玄甄喝了碗湯順了氣。

接著他們就開始邊吃邊聊著日常小事,雞毛蒜皮的事情都被他們拿來說嘴,狗蛋也說著自己在赤巒峰發現了什麼珍禽鳥獸。吃飽了,又各自忙活去了。

日子就這樣一天又一天的過去,一轉眼就過了半個月,這日,夜深人靜時,玄甄在睡夢中聞到一股燒焦味,立刻睜眼,下了軟榻就發現門外有火光。拿著劍,立刻去隔壁房告知李夙,李夙被驚醒後,跟著玄甄一起跑去找王宇他們。大火漫得很快,王宇他們睡在離火最旺的房間,李夙他們剛走進,王宇就摀著口鼻揹著狗蛋出來。

「王叔,這邊!」李夙緊張地大喊,王宇看到他們邁開步伐,火勢幾乎要吞噬他倆,李夙看見王宇頭頂上方一個樑柱因失去重心塌了了下來,情急之下,李夙大喊:「王叔,小心!」

王宇慘叫一聲,撲倒在地,自己的腳就被樑柱壓住,李夙跟玄甄立即衝了上去。

「王叔,你怎樣?」

「腳、腳被壓著了。」玄甄立刻上前看著王宇的腳,被樑柱壓著動彈不得,玄甄企圖移動樑柱,卻聽見王宇淒厲的哀號。

「別管我了,大火無情,李公子,狗蛋就託付給你照顧了。」王宇將背上的狗蛋拉下來,李夙輕柔地抱過狗蛋,拉著王宇的手,溫熱的淚液從臉龐落下,李夙搖著頭。

「王叔……我們一起走……」李夙固執地緊握著王宇的手,死死的不肯放開,玄甄起身拉著李夙的背。

「李夙,再不走我們四人都會死在這。」

這時後方的屋樑跟著塌了下來,王宇對著李夙輕輕一笑:「李夙,如果你是我兒子,那該有多好。」

王宇揮開了李夙的手,李夙被玄甄駕著走,哀戚地喊了一聲王叔,屋樑盡塌,埋住了那聲聲響。

寂靜無聲。

李夙他們跑到屋外的草地上,一邊是斷崖,一邊是山坡,李夙擦著臉,心底還念著王宇的最後一幕,不由悲從中來,蹲了下來。

「嗚……」

「李夙,人死不能復生,我們照顧好狗蛋,也算了卻了他的心願。」玄甄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他,拍拍他的肩膀。

「是誰?」玄甄警覺的握住了刀,草叢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響,兩名黑衣人就從草叢裡出來。

「大火也燒不死你們,你們還真是好運。」其中一名黑衣人說了,李夙緊緊擁住狗蛋,站了起來。

「李夙,你快跑下山,跑得越遠越好。」

「可是……」

「快走!」玄甄大吼,拉出劍鞘,揮劍攻了上去。

李夙趕緊拔腿往山坡的方向跑,但是另名黑衣人揮出了暗器,射中李夙的背窩,血染遍衣裳,李夙緊擁著狗蛋,一個不穩從斷崖摔落下去。

「李夙!」玄甄憤怒地大吼,一揮劍,射暗器黑衣人的頸項立即血湧如柱,連劍影都來不及看見。

玄甄紅著眼瞪視著黑衣人,黑衣人畏縮的退了幾步,懦弱的叫囂:「誰叫你們要惹到秦妃!」

「那婊子……」玄甄揮劍,黑衣人嚇得跌坐在地,胯下一陣溫熱流了出來。

「……」玄甄無語,抽出了自己的衣帶將黑衣人的手綁了起來。

李夙你就保佑我找得到你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曹泫舞
  • 為毛悲劇總在一眨眼吶.....

    秦妃 你完蛋了。
  • 秦妃不得好死!!!!!!

    葱葱 於 2014/03/07 21:1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