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發發牢騷真的沒有針對。
我脾氣很衝地雷很多。
他們說如果今天是你的案主你怎麼辦?你難道也要放棄嗎?
好吧這真的是個好問題,但是他不是。
更何況我待在這二十幾年了。
沒變過。
因為爆出立院的事情,不然我真的還在生氣也說不定。
我真的不會變成他,而且人罵髒話不是一種習慣嗎?
還是你來挑釁的。
然後就很順口的罵了,不帶任何針對。
然後因為曾經你也被這樣罵過,所以把氣發在我身上。
我說了不要了不是嗎?
我罵完後後悔了,但是你也沒覺得自己錯,而是一昧地要我道歉。
我努力扮演好自己應該做的角色,那個時候只是想。
完蛋了,我的信仰沒了。
我扮演了那麼久的角色崩盤了。
然後我發文傷害了別人。
一個不知道算親還是算不親的人。
然後我開始好想念好想念這麼一個人。
然後不知道未來要幹嘛,不知道自己讀書幹嘛。
陷入蠻嚴重的自我嫌棄。
然後笑著跟別人說自己沒事。
日子還是要過。
我真的在這邊好累。
扮演的角色好累。
連一絲的風吹草動,就害怕你出事。

我覺得XX可怕的是,不管曾經吵得多激烈多洶湧,還是仍然會裝作沒事的平淡風清。
宛若從沒發生過。
慢慢積累,直到一次性崩發。

我好想你了,真的。
懷念八年前的你。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