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劉逍暗自搖了搖頭,心底想著自己這是怎了?李夙死了之後自己沒有這麼失控過,劉逍想鬆開手,但是內心卻捨不得放手,亦是加重了摟著男子的力道,男子發出了悶哼,劉逍才回過神,鬆開了手。

劉逍突然害怕將男子的頭套拿下來,害怕出現在他面前的人一定不會是他朝思暮想的那個人,劉逍解開了男子被反綁在身後的手,白皙的手腕上立刻出現了一道紅痕,男子揉著他的手腕,劉逍站在他身後開口道:「自己把頭套拿下來吧。」

男子默不作聲,之後捏著頭套兩側,將頭套緩緩地拿了下來,劉逍站在他身後,聞到了男子烏絲上濃重的藥草味,皺了皺鼻頭,將手搭在男子肩上,將男子扳轉過來。

男子一轉過來,劉逍頓時岔了氣,瞪大了雙眼直愣愣的望著男子。

而男子在看到劉逍後,鳳眸泛上了一層水霧,眼眶微微的泛紅,溢出的眼淚順著臉頰滑落。

劉逍回過神,拉住了男子的手臂往自己的懷裡帶。

「夙兒……我找了你好久……」劉逍鼻頭一酸,緊摟住男子,聲音悶悶的說,撫著男子的頭,有一下沒一下的摸著。

「我找到你了。」劉逍哭了,也笑了,渾身顫抖著,緊緊的抱住懷中的男子。

「唔、唔唔……」男子嘴裡被塞著東西,難受的說著,劉逍意識到,立刻將男子嘴裡的棉布拿了出來。

「壞人!你們都是壞人!」男子獲得說話的自由後,立刻用力地打著劉逍的胸膛,試圖將自己與劉逍的距離拉開。

「夙兒,我不是壞人……我是劉逍啊!你要等的王爺啊!」

男子定定地看著他,過沒多久又開始打他,用力地推著他,並且哭得更加用力。

「壞人……嗚……我要子虛……我不要壞人……」男子打不過劉逍,乾脆拿起劉逍的手放在嘴邊用力地咬,劉逍吃痛得發出悶聲,男子聽到了不由得放鬆力道,卻依然咬著,劉逍緊緊揪著男子的棉衫,不讓男子從自己的懷中脫困。

「來人,傳御前侍衛過來,跟他們說他們觸了龍鬚。」劉逍大聲的命令,讓在御書房外的侍女連忙應了聲,趕緊去找那兩位跑不遠的御前侍衛。

不久後,曹卿趕緊撞開御書房的門,就看見劉逍緊緊抱著男子,而男子咬著劉逍的手不放。

「媽呀!皇上……李夙你這小子快鬆開。」曹卿跑上前,立刻跪在劉逍面前,也不能直接把男子打昏之類的,傷了男子自己搞不好會被殺頭,乾脆先柔性勸導,讓男子理智一點。

「夙兒,聽話,快鬆口。」劉逍摸著男子的頭,溫柔的說著。

「不鬆!」男子鬆開口說了這麼一句話,又繼續咬著。

這麼一個動作就讓劉逍抓到竅門了,劉逍用眼神示意曹卿,並對著男子喝斥:「李夙,快鬆口。」

「不……唔……」男子一鬆口要說話,曹卿立刻從他的後頸重重的打了下去,男子立刻向前撲在劉逍的懷裡。

「你欠朕一個解釋。」劉逍溫柔地抱著男子,瞪著曹卿。

「皇上饒命啊!李夙他失憶了,狗蛋也回來了,想說你比較思念李夙,就先帶來給你,誰知道他會咬你……」最後面的話曹卿越說越小聲,不過還是被劉逍一字一字的聽進了。

「夙兒……」劉逍抱著男子的力道更加的攏緊,一手伸至男子的膝下,將男子整個人抱起。

「晚了,朕先回宮休息,明日上完朝你就跟玄甄來找我解釋。」劉逍抱著男子往門外走。

曹卿鬆了一口氣,邊恭敬的道:「吾皇萬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曹泫舞
  • 看到曹卿講"媽呀"的瞬間 不爭氣的笑了XDDDDDDDD
    那表情一定很好笑 (每次注意的點都很怪XDDD
  • 我覺得曹卿一定會到我夢裡揍我XDDD把他寫崩了WWW
    跟你說我在寫這邊的時候看的文都是那種很搞笑的耽文XDD會有點脫序...
    之後寫完再一次大修吧哈哈

    葱葱 於 2014/04/12 20:0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