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劉逍抱著李夙回到了雙華宮,將李夙放到他的床上,拿了一罐金創藥愣怔的望著自己手臂上清晰的牙印,看得出神。

劉逍想起三年前的那個夜晚,在那一個房間看到的這個男人,同樣也是一樣驚慌的瞳孔,帶點未被沾染的純真,漸漸的那雙瞳孔彷彿長大了一般,住進了那麼一個人,他心裡清清楚楚的明白,住進去的是自己。

那時候他逃避,他害怕、他拒絕,他甚至不願去面對自己喜歡這個男人的事實,因為他還有自己必須要完成的使命,他明白,龍陽之好是不會被人接受的,一輩子他都不能堂堂正正光明正大地跟他在一起。

然而,剛開始並沒淪陷的那麼深,等到真正失去了,才發現自己跌得有多深。

當年他站在赤巒峰的山頂,站在李夙曾經摔落的那個地方,當下突然興起了一股跟著往下跳的衝動,接著是絕望的心寒。

那個人不會在了,他意識到,也清清楚楚的感受了,心口莫名的絞痛,他喘不過氣,當下他才明白了,他愛李夙有多深。

劉逍回過神,一手摸上李夙安詳的睡容,眼神中透出來的是溫柔的寵溺,好久沒觸碰到對方,劉逍彎腰,唇瓣輕輕碰觸著李夙的唇,熟悉的觸感至唇瓣襲來,失而復得的人讓他感動得想哭,劉逍爬上了床,擁著李夙入眠。

但那夜他卻失了眠,而是想睡卻害怕醒來後眼前這個人消失的無影無蹤,一切只是夢一場般,徹徹底底失了眠。

 

隔日,劉逍頂著厚重的黑眼圈上了早朝,之後他到了御書房招見了曹卿和玄甄,坐在御書房的御座上,劉逍疲憊的捏著眉心。

「微臣參見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曹卿跟玄甄一進來就單膝跪下,這事扯到李夙,看皇上今日上朝的樣子也知道他們兩個活罪難免。

「愛卿平身。」劉逍頭連抬也不抬,倚著御座揉著太陽穴,眉頭緊蹙著。

「皇上,難過還是早點回去歇息吧!寢宮內還有佳人等你啊!」曹卿諂媚的說著,劉逍這時才抬頭望著他。

劉逍微瞇起眼,宛如一隻獵鷹盯上了食物般望著曹卿。

「皇、皇上……微臣這是擔心你……」

「罷了,你們帶李夙回來是立大功,怕什麼?」劉逍揮揮手,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說完,曹卿跟玄甄才真正放鬆下來,玄甄這時才開口說:「皇上,李夙失憶了,也不是好不了,只是要給他一些刺激。」

玄甄頓了頓,接著開口說:「照顧李夙的,是一位名為子虛的大夫。」

「而且李夙很黏著子虛大夫。」曹卿嘟囔著,卻被劉逍聽進,劉逍挑眉玩味的看著他們。

「所以啊!你快讓李夙恢復記憶吧!他已經夠傻了,現在這傻樣看得都有氣。」曹卿忿忿地說著,玄甄用手肘頂了頂他的手臂,示意他閉嘴。

「朕倒是想見見。」劉逍拖著腮,向前傾,帶著惡意的邪笑望著他們。

「啊、啊……?」曹卿跟玄甄同時開口,怕是自己聽錯了,驚訝的張大了口,望著劉逍。

「朕說,朕想見見子虛大夫。」劉逍頓了頓接著說:「朕的話不喜歡重複說太多遍。」

曹卿跟玄甄頓時從腳底涼上來,連忙跪下點頭:「皇上我們盡快幫你安排。」

劉逍輕笑,笑聲卻不帶任何笑意,劉逍揮揮手,示意他們倆個下去,趕走了他們兩個,劉逍核著奏章核到了傍晚,才起身直往雙華宮去。

「他怎樣了?」劉逍站在自己寢宮前,問著守在門口的女婢裡面的人的情形。

「啟秉皇上,李公子醒後直喊著要找一位名為子虛的公子,早飯跟午飯都沒吃,躺在床上到現在。」

「行,我來吧。」劉逍揮手讓女婢下去,自己推開了門,就見那瘦小的身板背對著他,劉逍緩緩走近,坐在床的邊緣,輕輕摸著李夙的頭。

「夙兒,起來吃點東西。」

「不要……」李夙聲音虛弱的說著,這時腹部不爭氣地發出了咕嚕聲,李夙縮著身子,更是往床的內側靠。

「吃點東西,沒體力怎麼去找子虛大夫?」劉逍哄著他,李夙聽著,起了身直勾勾的望著他。

「你真不是壞人?」

「不是,我是你的相公。」劉逍掐著他的下巴輕笑,幾年不見,他的夙兒倒是變得更加妖媚了,鳳眸微抬時彷彿能勾人似的,嘴角噙著的笑意讓人好想狠狠親下去,若隱若現的白皙胸膛及宛如柳枝般的腰身,讓他之前想狠狠地蹂躝眼前人的慾望又硬生生地浮現。

劉逍壓了三年的慾望啊!感覺只要碰到李夙,他的自制力就很容易潰堤。

「你騙人,我們都是男的,怎麼可能成親?」李夙嘟著嘴,劉逍看著他的樣子輕輕笑了,將他帶進自己的懷裡。

「你不信?那我證明給你看。」

李夙在劉逍的懷中並沒掙扎,只是抬起頭望著劉逍,劉逍低下頭,含住了李夙的唇瓣,輕柔的舔著李夙的唇,舌頭靈巧地滑進了口腔,撬開了皓齒,繞著李夙的舌頭打轉。

「唔……」津液順著嘴角滑落,彷彿溺水般李夙揪緊了劉逍的衣襟,在纏綿中沉溺,李夙沒推開劉逍,反而是一種熟悉的感覺,很溫暖,卻莫名的,螫著他犯疼。

李夙下意識地用力推開了劉逍,劉逍愣怔的望著他,李夙臉上掛著兩道淚痕,神情哀傷地望著他。

「夙兒……」劉逍想上前,李夙卻往後縮了縮,一雙戒備驚恐的雙眼直直瞅著他。

「壞、壞人……壞人……」李夙先是哽咽,接著無法克制地哭了起來,哭的劉逍心疼得緊,上前抱住李夙。

「是……我是壞人……我不該放你在那兒……」劉逍靠著李夙的頭,眷戀地吸取他身上的香氣,緊擁著他,任憑李夙在他身上拼命的掙扎、搥打。

「唔……嗚……」李夙哭累了,頭靠在劉逍胸膛啜泣,劉逍仍然緊緊擁著他,直到李夙完全沒了聲音。

「累了?」劉逍看看懷中的人,雙眼通紅像隻兔子一樣,那人輕輕點著頭,劉逍才鬆開手,端起放在旁邊的雞湯。

「喝點吧,你從早上就沒吃了。」劉逍慢慢地舀起一匙湯,湊到李夙嘴前,李夙緩緩張開口,乖乖將湯喝下去。

劉逍餵完了李夙,將碗放著,伸手揉了揉李夙的頭,李夙卻蹙起眉頭,下意識地躲開了。

劉逍的手僵在空中,過沒多久縮了回來,起身將碗拿了出去。

「你去哪……」李夙唯唯諾諾的問著,劉逍頭也不回,輕輕地嘆了一口氣:「我去御書房,你安心睡吧。」

之後劉逍就出去了,留下李夙坐在床上,望著被關起來的門,若有所思。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葱葱 的頭像
葱葱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