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之後,李夙就在雙華宮住了下來,每隔一周,子虛就會被請進宮裡來替李夙把脈,劉逍不在睡在雙華宮,而是睡在御書房,避免某人對他投以如同白兔看著獵豹般的眼神,無辜到劉逍好幾次差點把持不住,劉逍很怕傷害了李夙,因此忍了下來。

這天是噶瑪國的公主要來赦國的日子,京城的人民紛紛出來迎接,等迎賓隊伍到了皇宮,劉逍緩步走出大廳,走到廳前等候。

劉逍穿著一身黑袍,上繡著金龍象徵他的身份,烏黑的秀髮豎起來,頭上戴著一頂金黃的冕,顯得更加尊嚴,眉宇中透著正氣,嘴上掛著笑,卻沒帶半絲的笑意,襯得他帶點邪魅的氣息。

噶瑪國公主被人請下了轎,公主烏黑秀髮及腰,薄紗罩在上身,姣好的身材若隱若現,柳眉間帶著哀愁,脫俗的氣質令人不禁閉了氣。

「公主遠駕,舟車勞頓,想必是累了,朕招待若有不周,還請多多見諒。」

「不,皇上待小女不薄,親請獒將軍接駕,已是聖恩浩蕩。」

「哈哈,不錯,先下去休息吧!獒將軍,待會來朕的書房。」

「是。」

之後公主被人領到迎賓館歇息,獒就到了御書房。

「噶瑪國那邊怎樣?」

「啟秉皇上,噶瑪國軍隊各各凶神惡煞,且地勢偏高,且要越過赤巒峰,攻過去,我軍必會造成大量損傷。」

「行,這和親真是搞死朕了。」劉逍皺起眉頭,揉著他的太陽穴。

這時,子虛急急忙忙地跑了過來。

「皇上皇上,出事了!」

「出什麼事了?」劉逍看到子虛就心煩,頭抬也不抬的瞄了一下他。

「李夙被一個野孩子丟的石頭砸到了!」

「什麼!我馬上去。」劉逍立刻從座位上起身,直直往雙華宮走。

「皇上……我都還沒說李夙怎樣呢……」子虛默默的嘟噥著,但只能遙望劉逍遠去的背影。

「嘿,你新來的啊?」獒瞧著這位新來的,打從心底浮出了好感。

子虛這時才發現這邊有人,打量了一下獒,獒穿著盔甲,上面繡著赦字,他突然想到赦國有批流氓軍隊,聽說出征沙場的手段都讓人恨得牙癢癢的,但我方的傷亡總是最低的,其帶頭首領就是曾經在赤巒峰下的義賊,幫助赦王奪回了他的位置,所以獲得赦王的重用。

獒透著野性,狂放不羈的瞧著子虛,嘴角輕微勾起,帶著一股邪氣,子虛下意識的揪緊衣襟。

「我……我去看李夙……」

「找到李夙啦?」獒吃驚地看著子虛,過沒多久就釐清來龍去脈,上前勾住子虛的肩膀。

「走,一起去看李夙。」

「咦?咦咦咦咦咦?」就這樣子虛被獒連拖帶拉的拖到了雙華宮。

 

「我說我沒事了,你幹嘛要去找那小孩算帳!」李夙嘟起嘴,瞪著腳踢著劉逍的腿根。

劉逍壓在他身上,身上散發出肅殺之氣,等子虛跟獒趕來時,就看見他們維持著這個姿勢。

「李夙,好久不見啊!」獒輕挑的跟李夙打招呼,只見李夙挑眉,疑惑地說:「你是誰?」

「他失憶了。」一旁的子虛說著。

「你受傷了,你看額頭的血又滲出來了,快說,丟的人是誰?」劉逍煩躁地瞪著李夙,李夙也不甘示弱地瞪回去。

「我說了我不知道!」

「那你回答我,是不是一位十五歲左右的小孩?」

「不是!我說了我沒怎樣!嘶……好疼……」李夙抱住了自己的頭,整個眉頭都皺了起來。

「怎麼了?是我不好,好好好……你不知道就算了……」劉逍焦急地看著李夙頭上的傷口滲出血,然後忿忿地瞪了一眼子虛。

「石頭多大?怎會流這麼多血?」

子虛弱弱的伸出爪子,然後握拳:「這麼大。」

「……」獒默默在心底對子虛增加好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葱葱 的頭像
葱葱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