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哄了李夙睡著後,子虛留下來照顧他,而獒跟劉逍再度回到御書房。

「劉汎那死小鬼,越來越過分了,叫侍女今天把吃剩的飯菜給他吃。」

「皇上,劉汎從上個月起你就一直給他吃餿菜了。」獒默默地說著。

「是嗎?那孩子真跟他娘一副德性。」

「皇上,勸你一句,不管怎樣,劉汎都還是你的親弟。」

「朕知道……但是秦妃的事……讓朕沒法喜歡他。」劉逍疲憊著窩進軟榻中,他就是沒辦法對劉汎好一點。

「皇上,你也曾經被這樣對待過吧?」獒輕笑出聲,劉逍微微抬眼望他,他立刻識相地閉上了嘴。

「皇上,那位大夫是新來的嗎?」

「子虛嗎?他是救了李夙的人。」劉逍挑眉,看著獒臉上露出淡淡的笑意,劉逍接著說:「怎麼?有興趣?」

「有,挺可愛的。」

「讓朕撮合撮合?」劉逍狡詐的笑了。

「行。」獒帶點放肆地笑了。

「那皇上,之所以不想和親,因為李夙?」

劉逍緩緩的點點頭,帶點哀傷地看著獒。

「你說他會不會想起我?」

獒突然說不出話來,九五之尊偶爾會露出那種表情,就像是忠心的狗被主人遺棄般,讓人心口揪著泛疼。

「會的。」獒說著連他自己也不肯定的話,默默地點著頭。

劉逍擺擺手,自嘲的笑著:「罷了,看他現在那副樣子,得多討厭朕啊!這輩子也不奢求誰喜歡,唯獨他……」

獒定定望著劉逍,三年的情誼,不只是君臣,而是如同知己般地看著這位皇上,從最先開始斷糧,到現在為他打著江山,當初劉逍一句給他們安穩的家,這承諾當真給了,山寨的人現在在軍隊中過得好好的,獒對這位君皇的尊敬更是增了幾分,原以為劉逍不說,是因為自己已經淡忘李夙的事情了,沒想到現在他擺出一副無奈的樣子,獒沉默著思考要怎麼安慰他,終歸是沒開口。

「獒,你先暫時別回去,朕明晚辦個酒席,幫你們洗塵。」

「謝皇上。」

 

雙華宮內,子虛留下來看李夙的狀況。

「醒了?頭還痛嗎?」子虛端了一碗湯藥扶起剛睡醒的李夙。

「還暈……」李夙直起身,接過湯藥。

「可以不喝嗎?聞起來好苦……」

「不行,你該慶幸傷到的只是頭皮,不然你就變更笨了。」子虛敲著李夙的頭,李夙不悅的皺起眉,將湯藥喝下去。

「好苦……」李夙吐吐舌頭,眉頭深皺。

「來。」子虛投擲了一顆糕點進了李夙的嘴,李夙的眉頭瞬間緩和許多。

「桂花糕!」

「皇上要我準備的,說怕你想吃糖。」

「又是他……子虛,我們回山下好不好?」李夙拉著子虛的衣袖,輕輕搖著,子虛看著他搖頭。

「怎啦?這裡隨時都有甜食可以吃,怎麼想回去了?」

「這裡很悶,我還一直被人欺負,我想念爺爺了。」李夙委屈地紅了眼眶,子虛摸著他的頭,安慰他。

「你乖,這裡有你的親人啊!」

「沒有,我一個都不認識!」李夙哽咽的說著:「我要離開……」

這時門被用力地推開,劉逍眼眶泛紅地站在門口。

「你要離開?」劉逍一字一字地說,四周彷彿散發出濃重的低氣壓,李夙跟子虛向後縮了縮,子虛抽開李夙緊揪著他衣袖的手,默默地從劉逍身下走出去,一出去立刻被人抱住,被攬腰扛在肩上。

「你、你、你……」子虛拳打腳踢,獒一手探向他的股間,子虛瞬間就僵直不動了。

「別動,再動打你屁股。」獒望著房內劍拔弩張的兩人,輕笑了一聲,扛著他逮捕到的大夫一枚,要去培養感情。

『沒義氣。』這是李夙總結最好不過形容子虛的詞,所以看到子虛被獒逮捕頓時心中愉悅,但望著眼前帶著殺氣的男人,還是不安地向後縮了縮。

「你要離開?」劉逍語調危險的上揚,緩緩朝李夙靠近。

李夙向後縮,縮到發現沒地方退了只好貼著牆,不甘示弱地回嘴,「對!我受不了這裡了!」

劉逍雙手撐著床沿,將臉湊近李夙,「再說一次,嗯?」

「我要唔……」

李夙未說出口的話語全被劉逍用嘴堵住,劉逍啃著她的唇,舌頭描摹著皓齒,帶著燒毀李夙的氣勢,將李夙壓在床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葱葱 的頭像
葱葱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