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劉逍緊摟著李夙,頻頻吻著他的脖頸,在上面種上自己的記號,李夙累得不想理他,不悅的扭開頭。

「夙兒,也許你不相信,朕真的很愛你……」劉逍宛如一隻困獸般,無助的低吼著,李夙心口一陣揪痛,轉過頭。

「手……還有你快出去……」李夙看著他,臉上泛起了一陣紅潮,劉逍溫柔地替他解開衣帶,並將自己的凶器退了出去,精液順著股間留下,李夙想起自己剛才做的事情,羞愧地轉過身拉起被子,矇住自己。

「夙兒……你真的想離開嗎?」劉逍擁住李夙,在心底想著如果李夙真要走,就讓李夙走吧,自己知道他過得好就行了。

只聽李夙悶悶的說:「不走了……走了就沒桂花糕吃了……」

劉逍一聽心中大喜,連忙扳過李夙的身,在他臉上落下好幾個吻,開心的說:「朕明天叫人給你準備更多桂花糕。」

李夙揉揉臉,看著他:「你要在這裡睡?」

「這朕的床,今天摟著你睡。」劉逍心情愉悅地看著他,李夙不想理他,閉上眼睛往懷裡靠了靠,疲憊地睡著了。

 

隔日劉逍滿面春風地上朝,退朝後就看見獒頂著巴掌過來。

「被打了?」劉逍抿抿嘴,忍俊不禁的憋笑著。

「你不要用那種臉看我!」獒捎捎頭,不悅地看著他,「李夙腰還好吧?」

「還好。」劉逍扯出一個燦爛的笑容:「子虛去看他了。」

「……你跟子虛說什麼?」

「昨天的魚不新鮮,有點傷胃了。」

「……算你狠。」獒不悅的撫著臉離開,離開前留話:「皇上,噶瑪國公主稍微聽到你在雙華宮養了一個小倌。」

「朕看著辦。」劉逍蹙起眉頭,噶瑪國公主他只跟他碰過一次面,聽說噶瑪國的人性格粗暴、兇惡,公主聽說野蠻刻薄,不過那次見面,公主個性挺好的,氣質也與眾不同,難道是謠言有誤?

獒說完話就離開了,過沒多久劉晟跟著進來拜見。

「皇上,微臣想跟你談點小王爺的事。」劉晟屈膝跪下,劉逍趕緊扶起他。

「愛卿免禮,說吧!那小子又闖了什麼禍?」劉逍一聽見劉汎,不禁抬起手揉著太陽穴。

「小王爺一天不進食了,聽說從上個月小王爺打算燒了雙華宮開始,皇上就怒而給他餿食。」

劉逍點點頭。

「皇上,再怎說,小王爺跟你都是先皇的血肉,也是你的血肉,皇上……對小王爺好一點吧……」劉晟苦口婆心地勸著,但劉逍擺擺手,無動於衷。

「皇上……」

「他身上流著那賤人的血,怎能跟我算血肉?劉叔,朕知道你忠於父皇,但是現在是我做龍位,他現在放火燒寢宮,不保哪天他連皇宮都燒了!」劉逍最後喝斥一聲,用力地拍了一下桌子,劉晟連忙磕頭。

「皇上息怒……」

「愛卿,這事就到這,唯這件事,束朕難聽愛卿諫言。」

「皇上,微臣還想提醒你關於和親的事。」

「朕養小倌的事?剛聽獒將軍說了。」劉逍一想到李夙,眼底的笑意更甚了。

「皇上……這事非同小可啊!」劉晟驚恐的看著劉逍,噶瑪國生性凶暴,如果被噶瑪國皇帝知道自己的女兒來赦國和親,結果皇帝是個斷袖,這肯定起兵來打赦國了。

「朕看著辦。」劉逍揮揮手,他自己也在心底想著這件事,不和親呢,兩國之間的關係只會更加惡化,和親的話,以後他們的商路就不會再遇到噶瑪國人的打劫。

但是李夙呢?那位公主能接受自己跟李夙嗎?劉逍疑惑,突然想去看李夙,去看看他起來了沒。

「劉叔,朕還有點事,你若無事,就先下去吧。」

「謝皇上。」劉晟拱手作揖後就離開了。

劉逍起身往雙華宮走,這時曹卿、玄甄、獒全站在雙華宮門口。

「怎了?」

「皇上!」曹卿喊了一聲,其餘的人發現劉逍來了,扯著嗓子大喊:「皇上駕到。」

劉逍心底想,這不是我自己的寢宮嗎?我回來歇息也要喊……

正這麼想的時候,房內就發出劇烈的破碎聲,以及刺耳令人厭惡的尖叫聲。

『李夙……』劉逍腦中迸出李夙的臉,立刻上前推開門。

噶瑪國公主握住血流不止的手腕,臉上頂著紅痕,還有地上碗的碎片,李夙打算湊近公主,公主眼眶泛著淚,委屈戒備的看著李夙。

劉逍著急得上前看公主的手腕,李夙想湊上前,劉逍一個側身隔開了他跟公主的距離。

「怎麼回事?」劉逍沉聲道,房間內只有李夙跟公主兩人,一看就很明顯是誰動的手。

「皇上……這公子動手打我……還打算用水潑我……推擠之下,碗就摔了……然後他還拿起碎片割我的手……」

劉逍忽視了公主往他身上蹭的不適感,瞄了一眼李夙,李夙默不吭聲,別開頭。

「不做辯解?」

「不,信不信是你的事……」李夙聲音很冷,與他之前的態度完全不一樣,劉逍突然覺得眼前的李夙讓他感覺很陌生。

「來人,先帶公主下去擦藥。」劉逍喚道,房外的侍女趕緊上前帶走公主,玄甄、曹卿跟獒也擠了進來。

「李夙,你真動手打人?」曹卿兇惡的喝斥,但李夙背對著他們,默不吭聲。

「獒,去把子虛叫來。」劉逍想上前拉住李夙,卻頓時產生了一股畏懼。

「不必,子虛剛走,我的確想起來了。」李夙仍然背對著他們,玄甄頓時抽氣,緊緊揪住曹卿的衣袖。

「你們三個先出去,朕跟他聊聊。」劉逍嘆了一口氣,疲憊地說著,曹卿牽著玄甄的手跟著獒一起出了房外,劉逍上前,打算擁住李夙,李夙一側身,掙開了。

「夙兒……別鬧……」

「你也出去,王爺……不,該改口叫皇上了,我現在不想跟你談。」李夙聲音略帶哽咽,劉逍知道李夙現在哭了,揪得他心口疼,想湊上前。

「皇上……你不出去我出去……」

「好,朕出去,你先靜一靜。」劉逍走到門前,李夙清冷的說:「皇上,你不信我,但我信你,我一直相信你會回來,但你沒有。」

劉逍一聽駐足,當初跪在懸崖上心口的那股撕裂感席捲而來,劉逍大口大口的喘氣,過不久才將氣順了順,不發一語,推開門。

「皇上……我想吃桂花糕……」李夙哭著說,劉逍突然發現李夙一直都沒變,不管是之前,還是失憶,甚至是現在,他從來都弄不懂李夙。

「夙兒……我喜歡你。」劉逍淡淡地說,說完推開門離開,李夙轉過身,狼狽的頂著漸淡的掌痕及未乾的淚痕,癡癡望著闔起的房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曹泫舞
  • 到底為毛會這麼揪心.......

    女角退散 (作法
  • 女角各種婊

    葱葱 於 2014/05/10 00:21 回覆

  • 什什
  • 李夙終於想起來了
  • 萬歲~~~

    葱葱 於 2014/05/10 00:21 回覆

  • 炎楓鏡
  • 你一定每次都要把女角搞得這麼婊嗎?我也想好好愛護她們欸……(笑爛
  • 我也不知道XDDD
    這應該是早期經驗影響XDD
    因為長期讀女生班級對女生有種厭惡23333

    葱葱 於 2014/05/10 13:44 回覆

  • 訪客
  • 果然出現女角就沒好事…owo
  • 女主角都是砲灰~~

    葱葱 於 2015/12/02 14:2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