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峰提著一袋啤酒,站在房門外,便聽見隱忍的悶哼聲,不由得讓人往那方面去想,殷峰的室友有兩人,邵庭跟筱璿,殷峰想著,他們應該只是最近空虛寂寞覺得冷,哥倆好窩在同個被窩裡看看愛情動作片這麼簡單,殷峰頭一熱,拿出鑰匙打開門。

 

「哥兒們,我帶酒……」原本殷峰掛在臉上的笑容在看見房內的情景後瞬間垮下,筱璿罩著一件白襯衫,西裝褲被隨手扔至地板,跪趴在邵庭身上,後庭還正吞吐著邵庭的陽具,筱璿因快感臉上泛著潮紅,抿著唇輕輕喘著,這對於喜歡筱璿兩年的殷峰來說,無礙是一個極大的打擊,手一鬆,提袋的啤酒便因地心引力墜落至地板,發出清脆的撞擊聲,邵庭一手拉過被單,罩住筱璿,一邊還惡質的搓揉著筱璿的乳珠,一邊對著殷峰邪邪的笑。

 

「你們……」殷峰臉僵了半响,指著他們魏顫顫地說。

 

「嗯……」筱璿因邵庭惡意的頂到前列腺,便脫口而出一聲甜膩的呻吟,直捎上殷峰的心頭。

 

「小峰,你要馬把門關上,要馬就一起來3P。」邵庭不改痞性,托住筱璿的臀,將筱璿整個人抱起來,從床上走到中間的空地。

 

看見筱璿衣衫不整,斯文清秀的小臉現在充滿著情慾的樣子,殷峰下腹一熱,腦一抽便關上房門鎖住,上前抱住筱璿。

 

「小璿,等等我們兩個給你餵飽一點。」邵庭抽出在筱璿體內的肉莖,將筱璿整個人翻過來背對他,筱璿後庭感到一陣空虛,不悅的皺起眉頭,眼眸中帶著情慾的水氣,抬頭看著殷峰。

 

「小峰唔……」筱璿未說出口的話被殷峰用唇堵住,殷峰如同一隻困獸般,急躁的咬著筱璿的唇瓣,甚至是咬破了嘴唇,筱璿發出嗤痛的悶哼,殷峰才不甘的撬開牙關,將舌頭伸進口內跟著筱璿的舌頭打繞。

 

帶著鐵鏽般的腥味的親吻,竟然興起一股噬血刺激的興奮感,殷峰眷戀不捨地退出筱璿的唇,被吻得幾乎缺氧的筱璿大口大口的喘著氣,竟還有些眷戀殷峰帶著焚燒自己般灼熱並滾燙的熱吻。

 

「小璿你這妖精……幫我……」殷峰解開自己的褲襠,將筱璿的頭往下壓,筱璿乖巧的褪去殷峰的內褲,已經半勃的肉莖精神抖擻地站立著,筱璿握住莖柱,伸出舌頭用舌尖按壓著呤口,殷峰感到一陣快感,便發出一聲讚嘆。

 

筱璿口中被餵著殷峰的大肉棒,後庭卻越發感到空虛,扭著腰蹭著邵庭,邵庭輕輕拍打筱璿的臀部,發出清脆的拍打聲,殷峰聽了,肉莖不由得又腫大了不少,邵庭握住自己還勃起的陽具,再度頂進筱璿緊密的窒道中。

 

「唔嗯……」筱璿口中含著巨大的肉棒,下顎微微泛酸,而後庭被故意磨著那敏感的一點,使得筱璿無法認真的含弄著殷峰的肉棒,使得殷峰心頭又癢又爽,殷峰一手壓住筱璿的頭,擺起腰模擬著在穴口抽插的動作,直直頂著筱璿的喉頭,筱璿想吐卻因口中被堵著而發出嗚咽聲。

 

「我們上上禮拜在一起了。」邵庭看著殷峰對筱璿粗暴的動作,心底愧疚,便突然說出口。

 

殷峰動作一頓,接著回答:「那很好啊……」

 

「小峰,別以為我看不出來唔……」邵庭先前已經在筱璿體內肆意了一回,這下插了幾下,渾身一抖,便洩了出來。

 

筱璿感受到體內的灼燙,身體一弓,後庭緊緊絞著邵庭的陽具,讓邵庭又多射了一點。

 

筱璿掙開殷峰的手,推開殷峰,眼眸含淚的望著他,殷峰便知道筱璿生氣了,攬過他的頭,壓在胸口輕拍著他的肩。

 

「我錯了,弄疼你了嗯?」

 

邵庭拉開筱璿,示意要殷峰坐在床上,邵庭親吻著筱璿,律液從嘴角落下,邵庭將筱璿抱到殷峰身上,對著殷峰說:「真苦,你好好享受吧!」

 

殷峰不明白他所指得享受,只見筱璿搬開臀瓣,握住殷峰站立的肉棒,緩緩坐了下去。

 

「唔……小峰……」筱璿輕柔地叫了一聲殷峰的小名,讓殷峰的肉棒完完全全埋進自己體內,後庭緊密的絞著殷峰的肉棒,讓殷峰腦門浮上一層興奮地顫慄,捧住筱璿的臀,便將筱璿的臀往上托,在重重放下。

 

這體位使得殷峰的肉棒更加深的頂著筱璿體內的敏感點,筱璿貼著殷峰的肩,放縱的呻吟出聲,而邵庭握住筱璿的青芽,玩弄著小巧的囊球,並套弄在手掌中上下抽送。

「小璿……我喜歡你……」殷峰隨著情慾說出他深藏在心底的秘密,筱璿聽見後便是對他微微一笑,親吻著他的眼角。

 

「小峰……快一點……」筱璿擺著臀,迎合著殷峰的抽送,而邵庭加快套弄他的青芽讓已經被折騰一番的筱璿無法再壓抑快感,腦門襲上一片酥麻,身體一弓,將白濁射在殷峰腹部,後穴緊緊包覆住肉棒,青芽一顫一顫的,馬眼還不斷流出汩汩的濁液,顯得淫靡。

 

「小璿……你好可愛……」殷峰嗓音低沉沙啞,帶點磁性,筱璿高潮過後,後穴也連帶著一顫一顫的包著殷峰的肉棒,殷峰失序的抽插,讓筱璿斷斷續續的呻吟聲變得更加破碎。

 

殷峰下腹一陣痠麻,頂了幾下,便將白濁噴灑在筱璿的花徑上,筱璿趴在殷峰身上,渾身無力,怨懟的瞪著邵庭。

 

「別瞪我嘛!誰叫你要同時喜歡我們兩個。」邵庭寵溺的揉著筱璿的頭,筱璿心底的祕密被赤裸裸地揭開來,生氣地拿起一旁的枕頭向邵庭扔了過去。

 

「這什麼意思?」仍在狀況外的殷峰抱著筱璿,看著筱璿整張小臉紅得像似顆蘋果似的,便疑惑地抬頭看邵庭。

 

「我上上禮拜跟他告白時,他跟我說他喜歡我也喜歡你,說不知道要怎麼做決定,後來我們就走到這地步,然後被你撞見啦!」邵庭拉過被子蓋在筱璿身上,緊緊包住筱璿。

 

殷峰愣了一下,反應過來後才默默將埋在體內的凶器抽出來,惹得筱璿抽了一聲氣,兩個人的濁液從股溝汩汩流下,殷峰抽了幾張衛生紙,替筱璿擦拭。

 

「小峰……你不生我的氣嗎?」筱璿水汪汪的大眼望著殷峰,被邵庭抱住,抬起雙腿乖乖讓殷峰替他清理。

 

「生氣,生氣你花心,喜歡誰也不選清楚,喜歡我也不對我說,害我不敢告訴你……怕壞了我們的友誼。」殷峰頓了頓,接著說:「可是怎麼辦?小璿……我雖然對你生氣,但是我還是好喜歡你……」

 

筱璿聽了,一雙大眼睜大,愣怔了一會,隨即漾開笑容,勾住殷峰的頸部:「小峰,我喜歡你。」

 

邵庭聽了不悅的把懷中不安分的某人抓了回來,「那我呢?」

 

「小庭我也喜歡你。」筱璿說完,還不忘在邵庭嘴上親一口,邵庭頓時失笑。

 

「呵呵,我們就拿你沒辦法。」

 

當夜,筱璿就被他們兩人夾在懷中,安安穩穩的入睡了。

 

邵庭看筱璿睡著後,便對著殷峰說:「喂!小峰,下次試試雙龍入洞。」

 

「我不想試雙龍入洞,我比較想試試你的小菊花。」殷峰露出猥褻的笑,看著邵庭,邵庭看著他的表情,心底不由得發寒,便說:「想是哥的菊花,等下輩子吧!」

 

於是筱璿如同天使般幸福的睡在這兩個各懷鬼胎的人之間,隔天起來便是因為下不了床而跟學校請了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曹泫舞
  • 肉肉*w*
  • 超肉> <

    葱葱 於 2014/07/06 14:2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