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

「皇上,夙兒等,多久都等。」

劉逍聽了後緊緊擁抱住李夙,像似要將李夙融進體內般,緊緊抱住。

「夙兒……」劉逍聲音沙啞,帶點哭腔呢喃著李夙的名字,李夙伸出手摟著劉逍的頸。

「黃泉碧落,奈何橋也等,誰先走了,誰就先等著誰。」李夙悶聲說道,劉逍穩著李夙的衍眉、鼻尖、唇瓣,一路往下,卻被李夙推開。

「皇上,公主不還在等妳嗎?快回去吧。」李夙氣悶,沙啞地說,劉逍止住動作,放開李夙,走到門口。

「夙兒,你真不說那天發生什麼事?」

李夙聽了,苦笑出聲,劉逍接著說:「夙兒,我信你。」

李夙笑得捧著肚子,劇烈大笑,等笑完後,恢復一片寂靜,兩人沉默很久後,李夙緩緩開口:「皇上,當下你對我說,我就不會走了。」

劉逍聽了,雙手緊緊握拳,隱忍著什麼般,渾身顫抖,接著李夙開口:「有些事,你必須親自證實。」

劉逍推開門,一腳踏出,李夙望著他的背影,一股酸澀湧上心頭,當下腦中一片空白,出聲叫住他。

「劉逍!」劉逍停住腳步,李夙頓時詫異了,接著緩緩開口:「劉逍,我想我是愛上你了。」

門再次被關上,劉逍轉過身,將李夙壓到床上,緊擁著李夙,渾身顫抖的說:「朕真拿你沒輒。」

李夙不再推開劉逍,劉逍灼燙的溫度烙印在李夙身上,一寸一寸,像是大火般灼燒。

劉逍吻著李夙的每一寸肌膚,褪去李夙的衣物,溫柔的撩撥著李夙體內的慾火,不輕不重的揉捏,濕潤的小口含著李夙的男根,李夙舒服的發麻,從未被這樣對待過的男根不爭氣的撒在劉逍口裡,李夙湊上去親吻著劉逍,白皙的肌膚染上一層櫻紅,劉逍扳過他的身,將濁液吐在穴口,溫柔的深進手指拓張。

劉逍的每一個動作都極盡輕柔,像是世界上最珍貴的珍寶般對待,李夙曲著身子,終究受不了如此溫柔的對待,掐著劉逍的手,哭求著他的侵犯。

劉逍應允了李夙的請求,拉著李夙的腰重重頂了進去,接著滿是一片旑旎,伴隨著肉體拍打的聲音及歡愛的呻吟。

最後李夙昏睡了,劉逍要得過火,連連折騰了一整夜,隔天清晨劉逍一出門就見獒在客棧門口等他。

「皇上,我能不能護送他們回去……」獒眼眶有點紅,身上有淡淡的藥草香,劉逍一目了然,點點頭,拍拍他的肩膀:「好好照顧他。」

劉逍說完上馬,回宮。

 

劉逍回過神,手裡拿著奏章,但卻看著同一份奏章許久。

「夙兒……你才沒離開多久,朕就開始想你了……」劉逍輕笑,對著空氣喃喃自語,一股鬱氣盤踞在胸口,劉逍撫著心口,無助的輕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葱葱 的頭像
葱葱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曹泫舞
  • 總覺得獒就直接一去不復返了XD
  • 哈哈哈有可能XDDD

    葱葱 於 2014/07/22 00:1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