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

「為什麼他要跟我們走啊?」子虛小聲地對著李夙說,看著獒上馬,接著舒如也跟著上去。

「子虛,你身上有股酸味……」李夙默默對著子虛說,子虛便聞著自己身上的味道。

「沒啊!哪裡有酸味?都是藥草香好嗎?」

「……」李夙無語,對這個感情遲鈍的人,他突然覺得獒喜歡上他真是辛苦了。

「想利用我讓你的小情人吃醋,獒大哥你可真是正人君子啊!」舒如調侃的說。

「舒如就拜託了,他現在不想跟我說話,下點猛藥他搞不好就承認了。」

舒如嘴角一抽,頓時覺得他的義兄喜歡的這人是不是真的太遲鈍了?

「號外號外,赦國赦皇扶小王爺為下任儲君。」城內的村民舉著快報大喊,李夙詫異了一下,頓時上前買了一份。

「怎樣?」子虛湊上前,李夙拿著報紙的手有輕微的顫抖。

「沒什麼。」李夙收起報紙,上馬,一行人繼續往赤鑾峰出發。

 

赦國大殿,文武百官跪拜著,渾身不停地顫抖。

「皇上,儲君之事還需得考慮啊……」

「皇上,小王爺還小還是秦妃的小孩,他若儲君,起兵叛變了怎麼辦?」

相隔李夙離開京城已經兩個禮拜,劉逍便突然下令劉汎為下任皇帝,想扶後宮姚妃的孩子做皇帝的官員比比皆是,劉逍這次便是藉此事斬掉藉著和親之名,控制權力地位的官員。

「姚妃的孩子是你的親骨肉啊!沒人比尊靖王更適合做下任皇帝了。」

笑話……誤以為李夙死後,劉逍納了幾位與李夙相似的妃妾,其中姚妃最像李夙,劉逍喝醉後就與姚妃發生了關係,但姚妃的父親是文吏,屬先皇的勢力遺落的忠臣,效忠的是先皇而不是他劉逍,便先皇死後,也起了謀反之意,打算扶太子來統天下。

另外,劉逍至今仍沒寵幸過黛琳茉,應該說自從李夙回來後,劉逍便沒在任何一位妃妾寢宮過夜,這事很快便傳開,皇上好男風的事也跟著傳開,有人說劉逍是忙於國事,所以才沒時間寵幸他們,是位好皇帝;有人說皇帝斷袖;還有人說皇帝有隱疾。

劉逍聽見這些傳言一笑置之,劉晟自李夙走後,便被劉逍招見,坦言了自己母后對劉晟交託的事情,劉逍聽了便說聲知道了,接著將劉汎接至自己寢宮旁,讓狗蛋盯著他學習,並要求狗蛋跟著玄甄他們習武,劉逍坦誠地對著劉汎說有意將他扶為下任皇帝,便對他說想向我報仇,等你當上了皇帝,朕的人頭等著你砍,因此,劉汎加倍努力的學習,劉逍都覺得自己在養一位會咬人的狗等著咬自己,這舉實在是太過於風險。

「尊靖王現才一歲,且皇弟與朕皆是血脈相連的親兄弟,他若不適任,難道你適任嗎?」劉逍勾起危險的笑意,眼眸微微瞇起,打量著文吏。

「微臣不敢……」

「皇上,噶瑪國國王怕是聽到傳言,大怒要求讓噶瑪國公主返家。」

「行,請副將軍陪著公主返國一趟,帶點本國的誠意去。」

「是。」

「都下去吧。」劉逍慵懶地靠在龍椅上,揮揮手,文武百官便退朝。

「呼……累死了……」劉逍輕嘆一口氣,劉晟看著他,帶著笑意地說:「皇上,微臣剛在你身上,看到讓人懷念的身影。」

「朕從以前就覺得……劉叔,你對父皇的感情不太一般啊……」

劉晟聽見頓時沉默了,接著開口:「是皇上想的那樣,微臣對先皇存有不潔的想法,那人便是微臣用盡一生心血,也要護著他的子嗣。」

「……父皇是位怎樣的人?」

「體恤民意,納言,最重要的是……劉逍,先皇至死前,喊著的仍是你母后。」

「……劉叔,謝謝。」劉逍沉痛地閉上眼,從以前他一直認為自己的父皇並沒愛過母后,但現在才發現,就因為愛得沉重了,誤會才會越大,傷害才會越痛。

「皇上,微臣喜歡那孩子,也明白你要退位的打算,但前提還是小王爺有這個擔當勝任這位置。」

「他知道我的頭等著他,他會勝任的。」劉逍苦澀的笑著,接著一陣沉默後,劉晟便告退,劉逍直往御書房走,邊走邊跟身旁的侍女說:「召副將軍來見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