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

一個月過去,李夙他們沿路走走停停,終於來到粼都。

「如果不是某人說想嘗遍這天下的美食,我們不用走這麼久!」子虛不悅的抗議,李夙拿著一隻糖葫蘆舔著。

「你自己不也跟著吃?」李夙小聲低咕,子虛一聽心虛便沉默了。

「哈哈……大家就當出遊嘛!」獒無語了,李夙說要吃遍美食,所以他們繞了冥國一圈,其中錢花完了便在街上賣藝,路上看到窮孩子沒飯吃,子虛這人又心腸好,掏錢買吃的又給錢,沒錢了又繼續賣藝,一路上耽擱了許多時間。

「獒哥哥說的是,你們就別吵了嘛!」舒如故意叫了一聲獒哥哥,隨即便收到子虛一陣白眼,子虛不滿,指著他說:「你到底跟過來幹嘛啊!」

「來看看舊情人咩。」舒如對著子虛吐吐舌頭,在城門口便被侍衛攔了下來,侍衛看見舒如便馬上敬禮。

「舒大人。」

舒如擺擺手,慵懶地靠在獒身上,軟膩的說:「什麼大人,都起吧,去跟皇上說我路過,在客棧等他。」接著侍衛便放行,一行人找了一間客棧住下。

李夙到了客棧便要了一桶水洗身子,洗好後便到街上晃晃,出了客棧便見獒手上站著一隻鴿子,李夙好奇的過去。

「信鴿?」

「嗯,李夙你不去休息嗎?」獒解下了鴿子腳上的信,攤開來邊看邊跟李夙說話,看到一半獒便沉默了,李夙看著獒的表情便得凝重,之後獒便將信撕掉,用火柴燒了。

「怎了?」

「宮裡出事了,我可能要回去一趟,李夙現在暫時不能回赤巒峰了,你跟子虛待在粼國,舒如跟粼帝會保護你們。」

「發生什麼事?」

「噶瑪國公主懷孕了。」獒皺起眉頭對著李夙說,立刻察覺李夙明顯愣住,接著李夙扯著難看的笑容問:「那是好事,怎說出了大事呢?」

「問題是……」獒話說到一半頓住,心想這話說到一半會不會讓李夙衝動去掐著劉逍的衣襟,想想便搖搖頭,一手放在李夙的肩:「我不能告訴你,但皇上心裡都只有你。」

李夙輕笑著搖頭,便道:「我不希望他心裡只有我,他是一國之主,我只求他心裡有我,不求只有。」

語罷,獒說有事,便與李夙道別,李夙逛了一圈後覺得累了便回客棧,一進客棧就見舒如跟著子虛兩人喝著悶酒。

「我說你這人……剛看挺討厭的,越看越上心……嗝……你說……他突然就說要回去……王八……」子虛醉醺醺地跟著舒如說,舒如臉上泛著紅韻笑道:「我看你倒是挺喜歡的……獒大哥那風流性子……這次算栽在你手裡了……」

李夙看得搖搖頭,一股熱氣往頸間噴,李夙一緊張往後轉,便撞到了桌角。

「李公子,看到朕也不用這麼興奮吧?」這默不吭聲站在李夙身後的,便是粼皓,粼皓看上去真的瘦了許多,舒如聽到聲音便轉過頭來。

「呦!混蛋皇帝!」舒如伸出爪子朝著粼皓揮,子虛也跟著伸出爪子揮。

「看看這都誰灌的……」粼皓搖搖頭,走向舒如。

李夙看著舒如跟子虛,便想到那位獒將軍,嘴角漾起一抹笑意,便見粼皓靠近舒如時,舒如還打他,接著便被粼皓擁入懷中,粼皓悶聲道:「對不起……」

「嗚……我不要伺候其他官人……我討厭你……你爺爺我討厭你……」舒如捶打著粼皓,粼皓安撫著他:「朕這不是知錯了嗎?好好好,就伺候我一人。」

李夙聽了嘴角微微一抽,子虛已經趴在桌上,獒不知什麼時候走進來,抱起子虛便往房間走,李夙進了房間,心裡想著他們各自的問題自個兒解決吧,便關起房門,突然想著,這時候劉逍不知道在做什麼。

開了窗戶,漆黑的夜空便是滿天星斗,李夙想起剛和劉逍相遇時,也是在客棧房間,數著星星,便輕聲嘆道:「我知道尊靖王是你以為我死了才有的,那,我現在還活著,而她也不像我,面對現實吧,你是王,還是要有孩子的。」

「劉逍,儘管這樣……我還是不甘心……」

靜夜中剩下輕聲呢喃的聲音,帶點無可奈何的輕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