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邪失蹤了,解家跟霍家發了瘋似的找吳邪,好好的一個大人雖然不太靠譜,也不至於會失蹤,最後聯繫到王胖子,就說吳邪去找張起靈了,道上人有人遇到一位神似小哥的人,吳邪包袱收拾好就去了,具體是哪也不清楚。

這下慌了,霍秀秀跟解雨臣完全沒頭緒,也只能坐等下落。

 

吳邪醒來後,眼前便是一片漆黑,後腦杓還隱隱作疼,似乎有黏膩的血漬半乾的往額頭落下的痕跡,吳邪雙手覺得發酸,自知雙手被人吊起來懸掛在天花板,眼前罩著一塊黑布,模糊間能看出一些光影,頭痛欲裂的吳邪發出不適的低吟,因為視線被遮住,因此對周圍的空間感知變得更差,吳邪抬腳晃動,雙手的手銬堅硬的扣住,惹得他一陣吃痛。

接著便告訴自己必須要冷靜下來,他一路跑到這邊是因為這間孤兒院有神似張起靈的身影,他一時腦抽,馬上買了車票就過來了,吳邪不知自己嘴角勾起嘲諷地笑,可笑的想著,自己明明過了情竇初開的年紀了,怎麼提到他還是那麼莽撞?

吳邪聽見房間有輕微的水滴聲,及空氣中充滿著一股老舊的霉味,猜想這裡應該是地厩或是倉庫之類的地方。

咿呀的聲音響起,門被打開,傳來一陣輕微的腳步聲,幾乎輕微得他人感受不到他的接近,只是吳邪感受到那熟悉的草藥香撲鼻時,那讓人眷戀又沉淪的味道,吳邪乾澀的開口:「小哥?」

沒得到任何回答,冰涼堅硬的冰袋蓋住自己被敲打過的額頭,一雙手輕柔的撫過他額間的髮絲。

突然的,吳邪想哭,熟悉及眷戀的觸感,讓他往事一幕幕的上演,就算他不知道眼前的人是不是張起靈,但是他很想讓眼前的人觸碰他,讓眼前的人溫柔地融入他身體裡。

吳邪輕輕搖頭,把自己如此可怕的慾望搖散,抬腳便要踹棲在自己身上的人,那人靈巧地避開,並抓住他的腳,解著他褲頭的皮帶。

「你幹嘛?放開我!」吳邪惱羞的扭著身體,卻使自己的手被手銬銬得更痛,因沒有踏到地板,使吳邪將雙腿盤住對方,藉著對方的力量支撐自己身體的重量,吳邪羞愧地別開臉,對方放下冰袋,湊上前親吻著他被黑布蓋住的眼睛,鼻樑,並舔弄著他的耳廓,惹得吳邪輕淺的發出呻吟。

漸漸地,吳邪放棄掙扎,對方像似知道他全身的敏感帶,直往他脆弱的地方攻擊,吳邪緊抿著雙唇,不讓一絲脆弱及渴望從口中洩出。

對方解下吳邪的褲頭,拉下他的拉鍊,稍微勃起的青芽魏顫顫的站著,吳邪便感受到自己的青芽被對方厚實的手掌罩弄住,囊球被逗弄著,上下套弄著,並抵住馬眼,時而重時而輕的捏著自己的青芽,吳邪被這樣的快感衝擊著,緊緊扣著手銬上的鐵鍊,而對方似乎看著他的頑強,探出另一隻手往他的後庭過去。

「不……你這渾蛋……嗯……」吳邪的怒罵都變成了甜膩的嬌蹭,後穴被探入一根指頭,幾乎是熟練地探到他的前列腺,發出細膩的呻吟。

幾乎是肯定的答案,眼前人是自己強迫要忘記但卻怎樣也忘不到的人,是怎樣的孽緣讓他們相遇,並在這禁忌的情感中向下沉淪。

「小哥……」吳邪幾乎是肯定的叫喚,卻讓人聽起來像似撒嬌,對方頓住手上的動作,接著繼續伸進一根指頭拓張。

「嗯……」肯定是小哥後吳邪也放棄掙扎,渾身的燥熱直往股間傳遞上來,無邪有意無意地將腰往對方身上挺,對方似乎有些無奈的停住動作,嘆了一口氣,寵溺的拍拍他的臀部,示意叫他別動。

吳邪像似得到了糖果的小狗般,嘴角微微上揚,將頭向前湊近,往對方不知道哪親了一口,對方似乎被他惹火了,勾出他的下巴,兇猛的啃咬著他的下唇,探入舌頭描摹著他的牙關,吳邪開口回應,熟悉的感覺從口中瀰漫,更加深自己的確認,他知道現在張起靈現在不跟他相認,肯定有他的原因,他不想說,但是他願意找你,這樣就好,總比他避著讓你找不到他好。

幾乎是眷戀,吳邪被對方推開後又幾乎瘋狂的湊上,深怕對方就這樣從自己身邊離開。

對方捧住吳邪的臉,似乎在告訴他自己就在他身邊,聽見衣料摩擦的聲音,吳邪感受到灼燙的慾望頂著自己的穴口,乖巧的盤住對方的腰間,對方在肉莖上倒了潤滑劑,藉潤滑劑的潤滑更加順暢地進入吳邪的體內,吳邪悶哼,眉頭輕微蹙起,對方微微退出,再重重一頂,頂到敏感的前列腺上,吳邪在又疼又舒服的快感中洩出呻吟。

「啊……」因懸掛著,自己的重量幾乎是靠在對方身上,更是讓對方更加深入的侵略他,吳邪帶著哭音細膩的呻吟,對方似乎也被緊窒的密道包覆得發出輕微的悶哼。

頻率的肉體敲打聲傳遍整個房間,破碎的呻吟聲,忘情地從吳邪喉間傳出,對方恰似溫柔卻霸道的重重頂著花心,幾乎滅頂的快感幾乎快逼瘋吳邪,愉悅的淚水浸濕黑布,雙眼被對方吻著,吳邪開口叫喚著:「小哥……小哥……」

不久後,吳邪被一個重頂,從後腰傳遞的快感攀升至腦門,一種漂浮至雲端的快感讓吳邪癱軟的靠在對方結實的手臂上,淫水從馬眼噴射而出,讓兩人身上沾染上濃濃的麝香味,對方也在吳邪達到高潮後不久,灼熱得噴灑在吳邪體內。

吳邪被讓人抱著,解下了手銬,迷迷糊糊中,便睡著了。

吳邪被放在溫暖的床舖上,床邊坐著一位陌生人,陌生人是吳邪到了孤兒院,跟他介紹孤兒院的院長,這人解下自己的臉皮,斯文剛毅的面容從面皮下嶄露,熟悉及眷戀的目光貪戀的直視著吳邪身上輕輕淺淺歡愛過的痕跡。

拿起自己的連帽外套穿在吳邪身上,那人不苟言笑的嘴角微微勾起,寵溺的摸著吳邪的髮絲,沙啞低沉的嗓音輕聲說:「吳邪,我回來了。」

 

吳邪睜開眼,映入眼簾的便是王盟、解雨臣、霍秀秀及王胖子這幾人,卻沒看到那襲深藍色連帽外套的身影,吳邪心底一陣空落落的,手上插著滴管,扭過頭看向窗外,卻在窗口上掛著一件外套,是那人常穿的外套。

「吳邪你覺得怎樣了?」解雨臣擔憂地問道,吳邪轉過頭看著解雨臣沉默片刻,接著一開口便用手摀住雙眼,帶著哭聲道:「怎麼辦……我好想他……」

解雨臣頓住,轉身便離開病房,霍秀秀跟了上去,王胖子靜靜坐到吳邪身邊,輕拍著他的肩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