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並不希望自己特殊,也不希望別人花很多時間在他身上,他不能說,只能哭跟笑,為了不讓人擔心,他漸漸的,訓練自己不准哭,他看到誰就只是笑瞇瞇的。

他像普通的孩子一樣也有爸爸跟媽媽,不過他的媽媽過得很不快樂,他知道,因為他不會說,所以她聽著他媽媽抱怨著自己帶來的困擾,抱怨著婚姻中的不幸。

他的爸爸,是一個沉默寡言的人,他知道自己的爸爸有多愛他,但是他卻不知道如何告訴他爸爸自己愛他,他媽媽抱怨著爸爸,卻說著爸爸很愛他,他爸爸對他好,卻常讓媽媽傷心。

夾在其中的是他,他開不了口,只能笑著看著這一切發生。

偶爾的哭鬧幾乎是莫名,他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些什麼,只是看著爸爸跟媽媽在這婚姻中的泥沼中身陷,難過也好開心也罷,他不會說,所以沒人看見,沒人在乎,認為他無理取鬧。

他們覺得他應該是要笑著的,因為爸爸媽媽很愛他,但是他覺得自己應該是哭的,因為自己受不了,甚至覺得害怕在家裡,害怕持續下去自己會崩潰。

當真的快瀕臨崩潰時卻又孤立無援的感覺。

本不該相遇,又談何分開?

他尊重爸爸媽媽的想法,卻受夠了他們如同扮家家般把婚姻當兒戲,他看著這一幕幕的發生,看著這一次次的爭吵。

如果回歸原點後結局是否會改寫?他不清楚不確定,他有委屈,但是不知何從說起。

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你讓他相信一次卻這麼難。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