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哭響

燥熱的夏夜,女孩在半夢半醒中被自家的小狗吵醒,其中摻雜著怒罵及哭聲。

原本乖巧安靜的小狗嘶聲力竭的吼吠,吵醒了不知道夢到什麼的女孩,女孩揉著眼睛,下了床查看。

客廳站著的是平時溫和的父親,揪著自己姊姊的頭髮,拿起剪刀對她說:「你頭髮留那麼長,乾脆全部剪掉。」

平時跟自己不合的姊姊,此刻跪在地板上,全身佈滿著青青紫紫的條狀痕跡,造成痕跡的衣架此刻被扔在一旁,姊姊低聲嗚咽,不知如何辯解,連求饒也說不出口。

母親旁觀這一切。

女孩像是習以為常,靜靜的看著他們,過了幾分鐘後,女孩選擇逃離現場,抱著小狗離開客廳,來到樓下,試圖掩蓋這讓人驚心的吵鬧聲。

 

好意

女孩買了一雙拖鞋要給自己的姊姊,姊姊收到後,嫌棄地跟妹妹說不喜歡。

妹妹開玩笑似的戳著姊姊的頭,一下、兩下、三下,啪,姊姊輝開妹妹的手,往她的頭揍了下去。

當下女孩天旋地轉,整個天花板及周遭環境好似跟著他轉般,如此虛幻不現實。

女孩看到自己姊姊眼中的驚訝,原來姊姊也不想傷害她。

 

離家出走

姊姊離家出走了,爸爸跟媽媽憤怒地想找到姊姊。

想過各種可能,想不到姊姊會躲在哪。

最後女孩說姊姊曾經帶她到朋友家。

跟著相同的時間,媽媽帶著妹妹去找姊姊,憑著記憶找到了那位朋友家,也找到了姊姊。

但姊姊卻不想回家。

 

離婚

爸爸憤怒地對著媽媽怒吼,女孩上前對著他們兩個說:「你們是吵夠了沒?」

爸爸沒去理會女孩,脫口而出一句:「不然我們離一離。」

媽媽受到了刺激,衣服一摔便說:「這是你說的第三遍,離就離。」

 

殷勤

爸爸跟媽媽說,我後悔了,請再給我一次機會。

媽媽不予置評,爸爸開始幫媽媽做任何事。

女孩看在眼底,殷勤顯得如此可笑。

 

他是你爸爸

媽媽跟女孩說:「不管他對我怎樣,他仍然是你的爸爸。」

女孩嗤之以鼻,恨亦難,愛亦難。

 

我愛你

「你是變了,小時候都會乖巧聽話的,變得越來越陌生了。」媽媽這樣對女孩說。

女孩害怕回到家裡,甚至厭惡與自己家人相處的時間。

到底是女孩變了,還是女孩根本都沒變,只是受夠了?」

不知道,幾次午夜夢迴,女孩失眠,腦海是一幕又一幕上演的畫面。

「我要再跟你爸結婚。」

「狗改不了吃屎,你跟他結婚他也不會改。」

「我們要去登記了。」

「我們登記完了。」

「他沒養過我算什麼爸爸?」

一句氣言,撇清了什麼關係?

 

 

越來越不懂怎麼相處,越來越不懂如何溝通。

為什麼都是女孩要去體諒,卻沒人聽見女孩?

其實女孩很愛自己的家人,只是感覺距離越來越遠。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