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當天晚上,吳邪回到家中,上網找了一些關於廣西桂林的資料,桂林最著名的就是他的風景了,看著網頁上一張一張的照片,果真是桂林山水甲天下,看著一張張山重水秀的照片,吳邪輕輕發出了讚嘆聲,『只願生在此山中』,他如果生在古代,或許看到桂林的風景,也會萌生這種念頭的。

 

  在桂林的山巒中,找一處山腳落個腳,娶個媳婦兒,生個白白胖胖的小頑童,自己工作回來,有個人燒了滿桌的好菜,靦腆笑著望著他,小頑童蹦蹦跳跳的跳進了自己懷中歡迎他回來,然後一家三口坐下來吃頓飯,粗茶淡飯,配著平凡的趣事,共享著這天倫之樂,思及此,吳邪淺淺笑了,然後像似想將這想法從腦袋驅逐出去,輕輕地搖著頭,自嘲道:「吳邪阿吳邪,你想法太過天真了。」

 

  此時,吳邪的手機傳來了悅耳的鈴聲,吳邪掏了出來,看來電顯示上寫著小花,隨即接了起來。

 

  「喂?」

 

  「吳邪,抱歉,我下午太忙,就草草掛你電話了。」

 

  「沒關係。」

 

  「吳邪,你今天不是問我你怎麼要去桂林嗎?」

 

  「嗯。」

 

  「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因為那個時候我沒有跟著你去,倒是有聽你在要去之前跟我說到,有人寄給你一張皮,我也不清楚那是什麼皮,因為我們是電話連絡的,那皮上面什麼東西都沒有,厚厚的,你覺得皮裡面肯定包著什麼,過沒多久,你就去了廣西了,我猜應該是你解了謎底,所以裡面的答案讓你驚訝,所以你去了。」

 

  「那……那皮在那?」

 

  「呵呵,我說吳邪你傻了吧?我就說我沒跟你去啦!」

 

  「抱歉……」吳邪也覺得自己反應似乎有點激動,不過自己這種被人埋在骨子底的感覺真的很糟,就像似胖子故意隱瞞著自己什麼事情,像三叔之前也不要讓他知道事情的真相,而自己卻執意要去追查,而這之中,好像有一雙手引導著自己一步一步往局裡踏,最後知道真相時總是讓他覺得恐怖到作噁,就像將胃整個翻上來的感覺般,而自己這次要繼續追究下去嗎?其實吳邪也沒一個底,總歸自己有些事情,該面對的還是得面對。

 

  「我說吳邪,你什麼都好,就這愛探究的個性不好。」解雨臣頓了頓,「有時候太深入,自己要抽離時可能抽離不了,也許會萬劫不復。」

 

  吳邪輕輕地笑了起來,「怕什麼,大不了不就死個屍骨無存,下輩子投胎,又是一條好漢罷了,能有什麼比這更糟?」

 

  「唉……吳邪,有時候活著,會比死了更痛苦。」

 

  「小花,別想太多,該怎樣我心底有個底。」

 

  「小邪,答應我別一股勁的衝,好嗎?」

 

  「小花你越來越像老媽子。」吳邪嘲笑著解雨臣,「我答應你。」

 

  「那早點休息。」

 

  掛斷了電話後,吳邪看著桂林的照片,喃喃自語的唸著:「皮……皮……哪來的皮這麼厚……」

 

  吳邪覺得為什麼會完全沒有印象自己為了一個皮思考半天的這件事情,這失憶症真的是太嚴重了,吳邪越是用腦袋去想,想從自己的記憶槽挖出一點蛛絲馬跡,卻反而適得其反,只引來他頭部一陣刺痛,吳邪乾脆放棄思考,點了一根菸,抽著,自己其實是一個不怎吃菸的人,但有時候心緒繁亂時總會點上那麼一根,感覺有一股可以平復心神的無形力量存在。

 

  看著煙霧迷漫的四周,總帶給他一種安心的感覺,吳邪嘆了一口氣,心中倒是沒了個底,點開了自己電腦中的磁碟空間,想看些照片讓自己心情好一點,一張接著一張的照片,裡面有著自己小時候,三叔帶他跟小花去看戲的照片,小花那時還裝扮成女生,還記得自己小時候還說著等小花長大後要娶他這種話,吳邪看著看著,嘴角微微上揚,看著小時候的照片,突然羨慕起小時候的自己了,不用懂那麼多事情,就算是摯親好友走了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的自己。

 

  「我真羨慕你。」吳邪輕聲的對著電腦螢幕上的小吳邪說著,關掉了這本相簿,吳邪打開了另一本相簿,這本相簿是他倒斗前會一起拍的照片,一張一張的翻下來,從剛開始由著三叔帶領,到後來常跟著下斗的人不停的替換,最後變成自己站在中間,當年眼神中的青澀已不復在,取而代之的是精明幹練,吳邪不耐煩地按下了下一張,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像似牛皮的照片,上面沒有任何的文字,只有細微的紋路,看起來很厚,感覺裡面似乎有包些什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