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不是一個機器人,

那我也和Tadashi一樣,

擁有緊抱住你的資格嗎?

 

Baymax靜靜的看著Hiro的睡容,Hiro緊閉著雙眼,雙腳夾住棉被,蹭著枕頭安詳的睡著。

 

Baymax看著Hiro,從Tadashi去世後,Hiro每每在睡夢中老是哭喊著Tadashi的名字,Baymax覺得自己也只能焦躁地看著Hiro,並不能有甚麼實質的幫助。

 

Hiro感覺有人在注視他,本身就是淺眠的人,此時緩緩睜開雙眼,才發現自家機器人正炙熱的注視著自己。

 

是的,炙熱。

 

但轉瞬即逝,Hiro甚至認為剛才是自己眼花,嘶啞的想從喉頭發出點聲音,最後是Baymax開口打破這尷尬的氣氛。

 

「Hiro,Baymax故障了。」

 

Hiro聽了坐起身,拍拍身旁的空位,要Baymax坐下來,Hiro捧著Baymax的臉端詳,看著Baymax的雙瞳發出淡淡藍光,接著Hiro解開Baymax的襯衫,結實的肌肉在面前呈現,Hiro剛睡醒,陰莖因晨勃的緣故還硬挺著,因為夢見Baymax了,夢裡他在Baymax耳邊低喘,溫柔的貫穿他,Hiro看著Baymax,過沒多久就因為心虛而扭過頭。

 

「哪邊故障了?」Hiro拉過儀器,將超音波貼片黏在Baymax手上,準備開啟掃描儀。

 

「Baymax不知道……Baymax可能故障了……」Baymax抓住Hiro的手,Hiro的手停在他胸前,拿著貼片放在他心口,Baymax將Hiro的手貼在自己心口,開口道:「Hiro,你摸,我的胸口運轉的很快,Baymax很難受,只要接近Hiro都這樣。」

 

Hiro聽了,瞪大雙眼看著Baymax,Hiro鬼使神差的將手撫上Baymax心口,他感受到Baymax身體的感應系統因他的觸碰而變得溫熱,而胸口的中樞處理系統正快速地運轉著。

 

「Baymax……你是不是……」Hiro欲言又止,想想自己正在提出一個荒謬的假設,如果這假設提出來之後,也許兩個人便會萬劫不復,Hiro搖頭,甩掉腦海中荒唐的想法,鬆手打開掃描儀。

 

「我先幫你掃描。」Hiro正打算起身,一雙手從他的腰部攬住,將他拉進懷中,Hiro跌坐在Baymax的跨間,便能清楚感應到Baymax的跨間有某個巨物正頂著他的臀部,卓燙的頂著他,像是在咆嘯著自己的慾望有多想宣洩。

 

「Hiro你為甚麼要放亢奮器在我體內?」Baymax溫潤的聲音聽起來不像質問,倒是添了許多調情的意味,Hiro這下啞口無言了,自己為了製作一個方便的自慰棒就把亢奮器放進Baymax體內了,沒想到他似乎沒料到Baymax也許生長出了類似於人類情感的這種東西。

 

「Baymax,放手。」Hiro掙扎起來,但Baymax接下來做了一個動作,讓Hiro全身都軟了下來。

 

Baymax咬住Hiro的耳垂,輕舔,Hiro的聲音瞬間軟了下來,癱軟的靠在Baymax身上。

 

「我掃描過你好幾次,你耳朵很敏感我怎麼會不知道?」Baymax的聲音充滿著磁性,同時也帶著危險,Hiro抓住Baymax的手,像溺水一般緊緊握住,卻不知該如何掙扎。

 

Baymax將手探進Hiro的T袖,在胸膛上找到那抹突起的紅櫻,用手指輕掐、輕捏,像擠奶一樣想擠出奶汁,Hiro輕聲嗚咽,原本是他想挑逗Baymax的,怎麼現在變成Baymax來欺負他了?

 

嗚……還我笨蛋傻傻的Baymax……

 

Hiro心想,口裡發出難耐的呻吟……

 

「哈啊……Baymax……」

 

Baymax一手揉捏著Hiro的乳頭,一首探進Hiro的褲襠,跨間挺立的玉柱已經直挺挺的站立著,Baymax碰觸後有些許的不悅,摳著馬眼,使得Hiro一次次的顫慄,Baymax開口問著:「夢到誰了?」

 

Hiro搖頭,被欲望擠出的淚花,此時正順著眼角滑下,被Baymax摟在懷中,聞著Baymax身上帶點機油的淡香,Hiro被迫看著Baymax在他身上遊走,肆玩著他的乳頭跟陰莖,更可恥的是Hiro感到快感及興奮的顫慄,都在宣告自己有多想被身後的人侵犯。

 

Baymax拉下Hiro的褲襠及內褲,啃咬著Hiro的頸部,落下一道道吻痕,厚實的掌心溫熱的套住玉柱,一手握住囊球肆意把玩,Hiro難耐的呻吟,好聽甜膩的呻吟讓Baymax更加興奮,他覺得自己可能會因為過熱而自爆,但此時此刻他真顧不上這麼多了,跨下的燥熱感直往他的神經處理系統撲來,拔囂著想要對Hiro做GV片上的那些事情。

 

Hiro知道自己的GV片在下載時完全沒親自看過,上網求個資源就全存到Baymax的資料檔裡,現在如果知道Baymax的心思,包括那些SM重口的影片,Hiro一定會很後悔在存檔時忘記先看過這件事。

 

隨著一波又一波的快感,Baymax勒弄著玉柱,Hiro已經快到高潮了。

 

「Baymax……快……」Hiro呻吟,在瀕臨臨界時,Baymax抵住了他慾望的噴發口,硬生生掐到他慾望的宣洩。

 

Hiro扭著腰,被終止的慾望讓他難受的哭著,Baymax翻身將他成跪趴的姿勢趴在床上,脫掉自己的褲襠,如同鑑賞的眼光看著Hiro白嫩的臀瓣正蓬門大開的對著他。

 

「夢到誰了?」Baymax發現這種時候Hiro哭的樣子真的好可愛,更是惡意的欺負他,拍著他的屁股發出羞恥的拍打聲,Hiro呻吟了起來。

 

「給我……」Hiro扭著腰,乞求Baymax讓他宣洩,Baymax抹上了放在床頭的乳液,那是Hiro在保養皮膚用的,此時也找不到潤滑劑,Baymax一手掐住馬眼,一手撫上臀部,將食指伸入半截抽插。

 

「唔……」未經開拓的臀部被異物侵入的感覺怪異,Hiro皺起眉頭,緊緊抓住被單,Baymax發現Hiro從耳根紅到頸部,渾身泛著櫻紅,活像似等著他侵犯而泛紅似的,Baymax啃咬著Hiro的耳根。

 

「Baymax…」Hiro一次次喚著Baymax,Baymax的手指又多探進了一根,在Hiro身後開拓。

 

Hiro體內的異樣感漸漸取而代之便成了快感,原本的悶哼也成了淫聲浪語,Hiro扭著臀期許著更多的寵愛。

 

Baymax抽出手,將自己的凶器準備提槍上陣,握住肉莖描摹著穴口準備插入時,一道慘忍的男聲響起:「Baymax過熱、過熱,將開啟冷凍程序,電力剩5%。」

 

來自於Baymax口中的聲音,Hiro彷彿聽到噩夢般的聲音,Baymax停住手上的動作,被強制關機後整個人癱軟在Hiro身上。

 

「Oh!Fuck!」Hiro哀號,身上的重量都在提醒著自己忘記幫Baymax充電這件事。

 

最後,Hiro只好忿忿地幫Baymax接上充電器,自己撸管將體內囤積的精液撸出來。

 

Hiro下定決心,要修改Baymax的電力系統,讓Baymax持久一點,而無視了Baymax是個想要肏他的機器人這件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