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ro生病了,當Hiro咬著溫度計,流著鼻涕,氤氳的望著Baymax時,Baymax無奈地吞了吞口水,硬是壓下上次未發洩的慾望,遞著水杯給Hiro外加一包退燒藥。

「吃藥。」

Baymax拉過Hiro,讓Hiro靠在他身上,自己坐在Hiro身後讓他躺著,並替Hiro端著茶等Hiro把藥吃下去。

「咳、咳……」Hiro邊咳嗽,邊接過藥丸,張口吞下藥丸,接過水杯將藥吞了下去。

「難吃。」因為吞得太慢了,Hiro嚐到藥丸的苦澀味道,Hiro整個面容糾結在一起,難吃的吐著舌頭。

Baymax探了探Hiro的額溫,Hiro仰視著Baymax,Baymax看著Hiro泛紅的臉,用下巴靠在Hiro的頭上。

「如果這樣能讓你舒服一點,Hiro,抱著我吧。」

Hiro傭懶的伸手攬住Baymax的頸部,湊上Baymax的唇,唇瓣輕輕碰觸Hiro乾澀的想攫取Baymax口中的津液,舔舔Baymax的唇,舌頭探進口中描摹著牙關。

「唔──」

Hiro像隻偷腥的貓似的瞇起雙眼,Baymax伸出舌頭想纏繞時,Hiro便縮了回來,湊著Baymax的鼻頭輕笑。

「Baymax──」曖昧的輕聲喚道,Baymax伸手撫上Hiro的腹部,將Hiro的褲子褪下。

「如果這樣會讓你舒服,那──」Baymax探入Hiro的內褲,握住Hiro內褲的硬挺,低沉的嗓音帶著一絲磁性,Hiro輕喘起來。

「我們做吧。」Baymax眼色一暗,另隻手撫上Hiro衣內,撫過胸膛的紅櫻,掐揉、拉扯,惹得Hiro不住輕喘、呻吟。

一旦淪陷,便注定逃不了。

Hiro隱忍的扯著Baymax的衣領顫抖,Baymax拉下Hiro的內褲,直往後庭的穴口攻陷。

Baymax描摹著穴口的皺褶,Hiro感受到Baymax指尖的冰涼,不禁倒抽了一口氣,抓住Baymax輕輕仰頭。

「Baymax,我想看你……」

Baymax聽了,瞪大雙眼,接著伸手撫住自己的額頭,支吾的說:「Hiro……別說這麼可愛的話啊──」

Hiro轉過身,爬到Baymax的腰上,直視著Baymax,看著Baymax白皙的臉頰透出淡淡赧紅。

「Baymax你真的有情緒了呢!」Hiro從來都不是一個因為別人對他好就會消停的人,看著Baymax露出害羞的情緒,Hiro騎上Baymax的腰,將自己的手指放進口中濕潤,接著伸進穴內,Hiro蹙起眉頭,指頭冰涼的伸進自己的穴內,在Baymax面前自瀆的感覺帶點異樣的羞恥及興奮,Hiro另隻手拉過擺在側邊的接地線,替Baymax的手臂接上電源。

「我來,Baymax……」Hiro勾手拉著接地線,將充電器拉了過來,插上插頭,Baymax這下一隻手完全不能動了,無奈地看著Hiro,Hiro用臉蹭著Baymax的胸膛,手上不忘了自己擴張。

Baymax看著Hiro臉上泛著潮紅,一雙眼眸泛著水氣,在自己硬挺的陽物上磨蹭,Baymax下腹發脹,看著Hiro懇求道:「Hiro,可以嗎?」

Hiro喘著氣,輕聲說:「這種事……別問我……」

Baymax倒是不急不徐的撫上Hiro硬挺,朝著等著他愛撫的玉柱套弄,Hiro的後庭一陣空虛,更是增添了幾根手指擴張。

「哈啊──」Hiro想壓在自己的敏感點上,但無奈自己的指頭太短,因此只能蹭著Baymax的硬挺,眼角因慾望而被擠出的淚水帶著甜膩的哭腔開口祈求:「Baymax……要我……」

Baymax聽到這句話就像是邀約,褪下自己的褲襠及內褲,扶著巨大的肉莖,紫紅的龜頭拔蕭著想要幹暈眼前的人,Hiro如同久逢甘霖般,急躁的緩緩坐下。

穴口自動一顫一顫的包覆著拔蕭的肉莖,Hiro就算是已經做了擴張,還是難免因穴口被撕裂的感覺露出扭曲的表情。

「疼嗎?要出來嗎?」Baymax擔憂地瞧著Hiro,Hiro扭了扭臀,適應了Baymax的大小後,吞了吞口水,看著Baymax墨黑的瞳,有了些許失神。

「Hiro?」發現了Hiro的失神,Baymax心情不悅的掐著Hiro的腰擺動起來。

「啊、啊嗯……別突然……」後穴緊緊繳住Baymax的肉莖,傳達到自己的腦部神經系統,Baymax此刻的情緒就像是快要沒電時,找到充電器充電一樣的興奮,Baymax的頭皮發麻,溫柔地在Hiro體內抽幹。

「Baymax──要我……」此刻的Hiro情緒也是激動的,不是別人,更不是Tadashi,而是Baymax,他一手打造的機器人,在不知不覺中對自己的機器人有了感情的自己。

他們的感情,照理說應該是禁忌的,但是他卻沉淪於此中──

樂此不疲。

Hiro重重的坐了下去,Baymax便默契的往上一頂,頂到Hiro遲遲探不到的敏感點,發出甜膩的呻吟。

「前列腺,兩個指節的距離,主要功能是儲存及分泌前列腺液,藉著刺激前列腺,可增進男性的勃起……」

「shut up……Baymax……」Hiro不耐煩地翻了個白眼,Baymax嘴角愉悅的上揚,看著Hiro胸前因情慾泛上櫻紅,Baymax這時恨不得可以雙手並用,一手掐著紅櫻,一手握住胯下的蘭荑,嘴上還能吻著Hiro,不過為了讓Hiro發出可愛的聲音,吻著Hiro的事就此作罷,Baymax只能握住小Hiro,邊在後穴埋頭苦幹,邊幫著Hiro打手槍,玉柱冒出汩汩的淫液,像是在號召自己快要高潮這件事。

「Baymax──啊、啊啊……」Hiro加快了擺臀的動作,硬是頂著自己的前列腺,跟著快要達到高潮,馬眼前端酥麻的發脹,還有一股慾排不了的慾望,從後腰攀爬至腦門。

「啊──」一聲破碎的驚呼,Hiro的馬眼噴濺出淫蕩的穢液,沾染上Baymax腹部的衣料,Baymax沒停下動作,在Hiro高潮後,緊緊勾住他的頸部依戀的輕喘時,Hiro的後穴更加歡迎的抽動著,緊緊絞住Baymax的肉莖,像似想要記住形狀似的,一凸一凸的包覆,並在Baymax輕輕退出時挽留,在重重頂上時迎合。

Baymax悶哼,頂了幾下後,便將灼燙跟著撒在滾燙的核心內,Hiro身子不禁一弓,Baymax滾燙的液體在他體內釋放的感覺如此清晰。

「唔……」高潮過後的Hiro可能因為發燒的關係,顯得更加的依賴著Baymax,Baymax寵溺的揉著Hiro的頭,溫柔的吻著Hiro的髮絲。

「睡吧,我的好Hiro。」

Hiro躺在Baymax身上,很快便進入夢鄉,均勻的鼾聲,Baymax等Hiro睡著後,才將Hiro帶進浴室清理。

瞧著Hiro身上烙下情慾的痕跡,Baymax像個做錯事的大狗,握住Hiro的手親吻。

「You are so pretty that I’m afraid of loving you.」

如同困獸般,Baymax緊緊摟住Hiro,從最開始他就不應該存在,不論是Tadashi製作他,抑或是在無重量空間內,他對Hiro露出超越機器人的感情,到後來Hiro重新製作了他,並將那份他與他們兩兄弟之間的回憶還給了他,他知道Tadashi希望他保有這份如同人類般的情感,而不是死死的機器人,但對於機器人的世界來說,他只是個劣級品。

 

I cannot love you ,because I know I can’t.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