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霧非霧,花非花。

春色三月,落英紛飛,少年站在校門口,揮手接住落下的花瓣,宛如一瓢小船,徜徉在他的掌心中。

「沫婓,走了。」少年的朋友見著了他,揮手打著招呼,少年見了漾起輕淺的笑意,頓時讓那人愣了愣。

凡塵之外,形容少年再適合不過,少年長得不算俊俏,但長得白白淨淨的,微笑時勾起一抹小酒窩,瞳孔清澈水靈,就像似未染過凡塵般脫俗。

沫婓,少年的名字,少年按耐住性子,露出禮貌的笑容,勾了勾肩上的背帶,緩緩邁開步伐朝教室走去。

 

「同學們,寒假過得如何?」老師重複著一貫的問句,沫婓心不在焉地望向窗外,看著窗外的藍天,坐在靠窗位置的他不太容易被老師注意,不常發表意見,成績也處於前茅但沒嶄露頭角的位置,並不容易讓別人記住他。

「我們班來了一位轉學生……」沫婓聽到轉學生三個字才稍微提起了點好奇心,轉過頭看向台前,教室門口走進一名少年,少年很平凡,但是平凡的讓人覺得有一種說不出的詭異,少年身穿著他們高中的制服,貼身的襯衫貼緊著他的肌膚,讓人看上去有一種禁慾的感覺,讓人看到少年的第一個衝動,便是扒開他。

少年抬起頭,俊俏的面孔透出一股陰柔,少年笑彎了眉眼,增添了更多的嬌媚,連導師也看傻了眼。

「大家好,我是薩斯,請大家多多指教。」也許是錯覺,沫婓發現在少年自我介紹時,好像朝著自己的方向望了過來。

「咳……薩斯,你找位置坐吧。」老師為自己剛才的舉動感到困窘的咳嗽,薩斯勾起一抹笑意,朝著沫婓走了過去。

「同學,你旁邊有坐人麼?」

沫婓望了望薩斯,接著搖搖頭,薩斯坐了下來。

沫婓感到一股莫名的排斥感,他討厭眼前這個英俊的少年,他說不出為甚麼,但就是打從心底的厭惡。

沫婓皺起眉頭,好不容易熬到下課,便打算請假回家。

「你好,你叫甚麼名字?我叫薩斯。」一下課,大家便往薩斯的方向圍繞,這種人身上彷似有股莫名的磁場,讓人趨之若鶩的往他狂奔。

沫婓皺眉,並沒回答薩斯的話,推開他便去找導師。

望著沫婓離去的背影,薩斯嘴角勾起一抹邪笑,輕挑的呢喃:「墮天使……」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