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成空 (三潘ABO)

所有愛慕、迷戀,到最後在你身上,

逐漸變成一道道碎裂不堪的──

暗戀。

 

1

從不該憧憬、期待一絲絲好意、善意,甚至將這些忠心耿耿,變成對你變形的愛戀。

「潘子。」

那人穿著墨綠色的軍裝,Alpha的威壓充斥著整個房間,剛摔過的煙灰缸碎裂在地上,留下悲鳴的碎片,臉上歷經歲月磨練的皺紋此刻更增添了些許男人味,一旁的小兵畏畏縮縮的窩在另個男子身後,男子一身壯碩,一樣身著軍裝,軍褲緊實的包裹著腿部,襯出修長結實的長腿,俐落的短髮及剛毅的面容,此時一手體貼的攔住身後的小兵,手上因伸手擋菸灰缸而隱隱作疼。

「三爺,他們是新來的。」揮揮手示意讓身後的小兵離開,開門及劇烈的關門聲響起,潘子等小兵離開後,挺直了腰版,忐忑的等著前方的吳將軍發落。

房間僅僅剩下潘子及吳三省兩人,吳三省皺起眉頭,看得出來潘子在他面前的瑟瑟發抖,他輕扣著桌面,敲響一聲聲的輕響,兩人陷入漫長的沉默。

最後,吳三省開口,「新來的?」尾音愉悅的上揚,Alpha天生王者的威壓壓得身為Beta的潘子更加抖擻,吞了吞口水,吳三省接著說:「你現在是要替他們受罰的意思嗎?」

停下手上的動作,潘子沉默地看著吳三省,吳三省當成這是潘子默認的意思,摩娑著下巴,打良著潘子。

「潘子,你跟了我多久了?」吳三省推開了辦公椅,起身,高壯的身材遮住了落地窗大半光線,從窗外透進的陽光灑在了吳三省的背影上,宛如金紗般披在身上,潘子看了愣了愣,連吳三省朝他走進了仍豪不避諱的直視著他,直到吳三省開口喚了一聲:「潘子。」

潘子才回過神,別開臉逃避吳三省過於炙熱的視線。

吳三省看著潘子迫窘的樣子,輕聲笑出聲,想起幾十年前,這人身上沾滿了戾氣,在街頭就算滿身是血,仍然挺直了腰板拿木棍指著他的樣子,吳三省不得不說,那時他便對他有些微的著迷。

當人之後碰一聲昏倒,吳三省帶他回到將軍府,並找人替他治療,醒了後對他笑著說:「跟我吧!」

那人眼底的詫異及不屑至今吳三省仍清清楚楚記得,明明是桀傲不遜的野豹,偏偏到現在溫馴的像隻家貓。

吳三省伸手掐住潘子的下巴,潘子直直望進吳三省宛如黑潭的雙眼,深邃不見底,猜不透這眼前的人到底做甚麼打算。

吳三省微微彎腰,抬起潘子的下巴湊上前,輕輕碰觸著潘子的唇,沒有帶著一絲情色的意味,僅僅是輕柔的碰觸著潘子的唇,不帶一絲侵略。

潘子詫異地瞪大了雙眼,眼見著吳三省的臉在面前放大,雙手握緊雙拳又放,最後仍是顫抖著不做任何動作。

吳三省感受到潘子的懼意,眷戀不捨地離開了潘子的唇,看著潘子帶著一絲疑惑地望著他,吳三省勾起嘴角,低沉具威嚴的嗓音此時帶點沙啞,更增添磁性的說:「這只是警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