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沫彥然撿到沫婓時,沫婓拿著一把鐵桿,不知從哪撿來的,衣衫襤褸,被一群類似黑道分子圍剿,那群黑道分子諂著臉,一臉猥瑣的靠近沫婓,沫彥然正好經過。

沫彥然是個天才博士,但因為特立獨行的個性,使得他很年輕時便已經拿到博士學位,並開始開發各種方便的發明,而沫彥然那年22歲,自己的父母死得早,還好遇到不錯的養父母,但總歸還是不喜歡麻煩別人的個性,讓他12歲領到獎學金後便在輔助下前往美國讀書,18歲拿到博士學位,別人花了10年才能完成的學位,他僅僅花了六年便完成了,也幸好自己的養父母沒有孩子,不必為了在家中爭不爭寵而需譁眾取寵,沫彥然那時見著沫婓,那噬血的雙瞳就像是自己因為太聰明而被同學欺負時,那雙想要致人於死地的眼神。

沫彥然便拿起隨身攜帶的電擊長棍,慢條斯理地走上前。

還記得當他輕鬆解決了那群黑道分子時,沫婓沒有感謝,那稚嫩的臉孔如果忽視掉眼神中的噬血,那真的是一句形容詞,純潔天真。

沫婓那時吐了一口因被揍而咬破嘴角流的血,抬起頭不懷好意的瞪著沫彥然。

「我自己可以幹掉他們。」那是沫婓對沫彥然說的第一句話。

沫婓很好奇,不知道自己上輩子造了甚麼孽,一出生便出生在一個賭鬼的家庭,而母親得了癌症,父親偷了母親治病的錢去賭,還全盤皆輸,自己欠下一屁股債,那群黑道的就看沫婓長的好,要帶他去聲色場所給特殊癖好的客人,沫婓一路上都很安分,直到停下車,黑道開門那一剎那,沫婓撞開他們跑了出去。

結果被圍堵到了小巷,那群人追過來,看到沫婓的好皮相,對他動了猥褻的想法,沫婓一急,揮起隨手抓到的鐵桿便是一揮,其中一個黑道頭破血流,其他人看到了知道這眼前的貓被惹怒了才發現原來是豹,紛紛後退了幾步與沫婓僵持,正巧沫彥然來了。

沫彥然原本打算帶沫婓去警局,沫婓卻打算拔腿就跑,沫彥然也不知道抽甚麼風,居然還追了上去,沫婓直到跑累了,沫彥然才跟他說如果他不想去就別去了。

沫婓跟沫彥然兩個人坐在公園的長椅上,雙方僵持著,直到沫彥然開口:「你叫什麼名字?」

沫婓抬頭看了一眼沫彥然,接著又低頭,似乎是不想回答,雖然他對沫彥然有些害怕,但這人也是把他從那些黑道手中救出來,沫婓只是覺得眼前這大叔很愛管閒事,所以也不想開口跟他說太多。

「不說嗎?我真要走了,你不說我便丟你在這了。」沫彥然起身,他不想再跟沫婓耗下去了,正當沫彥然起身打算離開,衣角卻被人牽住,沫彥然順著衣角的手望過去,看見沫婓那雙大眼眨呀眨的望著他,一點都沒帶上剛才噬血的戾氣,倒是讓人想揉著他的頭安慰的模樣,沫彥然的語氣也放軟了:「怎麼?想說了?」

「我是孤兒。」沫婓撒謊,因為他母親已經死了,而他怕被沫彥然帶到警局,警局只會把他還給那賭鬼老爸。

沫彥然懷疑的看著沫婓,不禁懷疑他說這些話的真實性,他望著那雙誠懇的眼睛,因為太過於誠懇,而讓人感覺到有些過頭,沫彥然倒是沒說什麼,起身逕自的往回家的方向走,沫婓也起身跟在他身後,直到到了沫彥然的家門口,沫彥然開了門,沫婓在門口躊躇不前。

「你都跟過來了,就先進來吧,什麼事,明天說。」沫彥然開口輕聲說,沫婓聽了開心地看著沫彥然,漾著愉悅的笑容,沫彥然看著他,頓時有些愣怔。

那笑容真的發自內心的那人感到愉悅,沫彥然似乎也被感染了沫婓的愉悅,不禁心想這小孩笑起來真好看,心底對沫婓的好奇不禁又加了些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