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陌沂看著床上的男子,摘掉了那奇怪的鐵架後,男子的面容精緻且純真,陌沂替男子換掉那衫奇怪的衣裳,那奇怪衣裳的布料摸起來特別好,陌沂特別為男子留著,在替男子脫衣服時,看著男子瘦弱的身板,及摸到滑嫩的肌膚,陌沂不禁臉紅了,明明都是兩個男人。

陌沂覺得自己的反應有些奇怪,也沒想這麼多,自己自從以飛虹劍意,以劍斬雷度了飛升後,便上仙界做劍仙,並一路高升升上將軍的位置,護著仙界,閒著沒事顧顧神器房,這回卻被那野娃兒誤闖神氣房扔了煉魂蘆,一闖就是闖大禍。

害自己還要下凡界去尋蘆,陌沂有些怨尤仍是欲哭無淚。

「開大……趙信你這雷包……不是妹子不要玩阿璃……」

陌沂發現床上的人在夢囈,說著他聽不懂的語言,陌沂眉頭蹙起,重複著男子說的話:「阿璃?雷包?」

男子翻了一個身,流著口水將被子踢掉,陌沂好心地撿起被子替他蓋上。

「你究竟是何方神聖呢?怎會從百里高空直墜?」陌沂嘆口氣,伸手揉著男子的頭,便起身去神器房。

 

江屏一醒來,便見蒼茫一片,白茫茫的室內擺設,一點都不像自己家,他揉著眼坐起身,看著眼前的裝飾愣了幾秒,接著張大口,久久說不出話來。

我擦!古董啊!誰家的富豪啊!

江屏緊抓著被單,看著上面繡著金絲雀,流著口水撫著上頭的刺繡。

「哦哦哦哦哦哦金子!」江屏抓著被單往臉上蹭著,過了許久他意識到一個問題。

我在哪?

看著自己在一個相當復古的地方,四周全是價值連城的古董,自己不會睡昏了醒來被扔到故宮博物館吧?想想就覺得相當不靠譜。

拉開被單,看見自己身上的白衫跟四角褲被人扒了,當下江小屏炸了毛。

「誰扒了我的內褲!」江屏看著自己穿著一套純白的衣袍,這衣袍質料特別好,一看就是純手工純正絲綢,雖然被扒內褲讓他覺得下半身涼涼的,但是給他這麼一件高品質的衣袍還真心不錯。

江屏下了床,走到鏡子前,便看見鏡子前有個長得標緻,與自己有幾分相像的男子,但是似乎多了許多媚意的男子,他想到自己在昏迷前看的小說。

『江屏長了一副妖孽皮相,一顰一笑便為他傾倒,纖瘦的身板,婀娜的姿態,便是負了天下人也不願負了江小受。』

江屏愣了愣,瞬間想到一個可能性──

尼瑪!老子穿越了!

人家都是穿越當大俠的,為啥他穿越後卻像個牛郎或出來賣的啊?雖然說長期當個死宅,所以皮膚過分白,而生活作息正常飯也吃得少,所以比較瘦比較白外,他覺得自己應該還可以再Man一點。

正當江屏在糾結角色設定上的問題,又想到一件事。

「我沒近視了!」摸著琉璃鏡,江屏開心的笑著,啊哈哈哈這穿越雖然變得比較不man點,但是起碼近視莫名的好了。

可是……好想玩英雄聯盟或者是刺客教條。

江屏正思考著上哪搞出一台電腦打遊戲時,門口傳來急促的腳步聲,聰明如江屏,一躍打算躺到床上裝睡,結果這床一點也不禁撲,碰一聲,江屏整個人陷在床裡,開門的男子湊巧看到這一畫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