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

陌沂細數從剛開始認識這人到現在,這人對他的好感僅存在於自己是他的世界中長相相似的朋友,所以他也發現江小屏對自己的依賴多了許多,要說他對江小屏的感覺,就只是有一股莫名的好感,但還不至於到為了江小屏走斷袖這條路。

本來男人就是衝動的動物,投懷送抱哪有不要的道理?陌沂順手撫上江屏的臉,伸出舌頭輕巧的撬開牙關。

「唔……」江屏感受到對方的回應,找回一絲理智想推開陌沂,陌沂抓住他的手,將他推在床上。

陌沂的舌頭打繞著江屏的小舌,靈巧的回繞著,掠奪口內的空氣,江屏的口腔充斥著陌沂的味道,腦袋一片混沌,被陌沂溫柔的吻著。

陌沂眷戀不捨地離開了江屏,看身下的人泛著水色的眼,一張臉無辜的瞅著他,江屏扭著身,嬌噌道:「熱……下面……」

陌沂覺得腹部有股熱流直往下衝,本來自己就是男女皆可的,只是一直沒遇到讓他有衝動的人,看著江屏如同一隻待宰的羔羊般,衣衫襤褸,無辜地望著他,陌沂深吸了一口氣,沙啞地說:「乖,我不做點別的,讓你舒服就好。」

陌沂撫上江屏的腰間,解開襯褲上的腰帶,撫著已經明顯隆起的褲襠。

「嗯……」江小屏是個小處男,平時有波多野結衣陪著倒是無憂無慮無煩惱,但到了這世界後,成天都只能練功,而且身邊人都是鐵錚錚的漢子,還有一個人妖,自己都覺得快彎了,就算彎也是對那人妖下手,但那人妖旁邊又有個壯丁,江小屏覺得十分欲求不滿,很久沒撸了,很想來一發,心中默想,結果現在成真了。

要怪就怪自己嘴賤,敏感的江屏一被陌沂摸到,陌沂的手就像海賊王裡的艾捏爾,全身帶電,電得他酥麻酥麻的,口中溢出的皆是呻吟聲。

陌沂脫下襯褲,早已迫不及待的玉柱直挺挺地站立著,像是在等著他的寵愛,江屏的小東西挺乾淨的,兩顆小巧的囊球垂落兩側,毛髮也很稀疏,看上去挺乾淨的,玉柱泛著粉色,呤口還帶著水色。

陌沂伸出手包覆住粉色的玉柱,溫熱的掌心輕柔的上下套弄著,江屏仰頭,嘆出輕淺的呻吟,陌沂頭皮攀爬上一層麻癢,直想把這人壓在床上辦了,但理智終歸是讓陌沂深吸了幾口氣,壓下體內的衝動,加快掌心套弄的動作。

「陌沂……」江屏睜著一雙水氣的大眼,自己喝多了加上不知名的藥的助興,其實整個人都有點混沌,索性就當成這是一場春夢享受,抱著自暴自棄心態的江屏甜甜地喊了一聲,直把眼前人的理智再度擊潰。

「江屏你……能不說話嗎?」聲音帶了一層嘶啞,陌沂輕聲地說,眼前人嘴角還輕微的上揚著,薄唇輕抿著,發出勾人心弦的呻吟,倒是顯得沒心沒肺的。

「嗯……不說……」這人挺了挺腰,含著水氣的大眼直勾勾的望著他,陌沂湊上前吻了吻,感覺還不壞,便加快手上的動作,想讓眼前的人舒服。

「陌沂……熱……」一股覆天蓋地的燥熱感湧上心頭,江屏難受的呻吟,酥麻感至胯下攀爬而上,濁液順著馬眼傾注而出,沾染上陌沂的手,江屏勾起嘴角,身子彷彿置身雲端般的輕鬆,仰視著陌沂,對方沉默地望著他。

江屏接著打著呵欠,一股倦意席捲而來,眼簾漸漸蓋上,陌沂找了紙巾把手擦乾,轉過身後便見那人舒適地躺在床上打鼾,心底一股慾火卻無處解套,便抓起那人纖細的手指替自己解套。

真是個妖精,陌沂心想,看著床上睡的酣然的人,心底的慾火竄起卻無處可洩,無奈的搖頭看著睡的心滿意足的人。

直到高潮過後,才將那人的衣裳整好,抱起抱回對方的房間。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吳炎
  • 你的Tag還能好麼XDDDDDDDDDDD(大爆笑
  • 哈哈哈哈哈哈哈男性本射XD

    葱葱 於 2015/05/24 22:1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