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

江屏睜開眼,看見陌沂穿著普通的襯衫,及牛仔褲,拿著一本經濟學對著他揮手。

「江屏,你在發呆?」

江屏有些愣怔的望著陌沂,接著開口問:「陌沂,我回來了?」

陌沂聽了覺得有些好笑,開口說:「你說什麼傻話?你一直都待在這。」

「這是哪?」

「夢。」

「那我死了嗎?」江屏平靜地問著,陌沂伸手揉著他的頭,接著陌沂的衣服漸漸變成,變成那襲青色的長袍。

「沒有,我還沒準你死呢。」

接著四周變成一片漆黑,連陌沂也漸漸被漆黑吞噬。

接著走出一名女孩。

「你……」

江屏太清楚這女孩是誰了,那位跟他告白的妹子,此刻那妹子身穿著華麗的衣裳,開口對他說:「江屏,你一定有很多想問的。」

江屏原想開口,之後又搖搖頭道:「你至於嗎?我不過就摔了你的告白禮物。」

「我可沒跟你告白。」女孩開口道,接著說:「江屏,你是被選中來這世界的救世主,而另一個世界的我,卻鬼使神差,真把故事寫了出來。」

江屏聽了也覺得扯,他嗤笑,開口道:「那這世界跟我的世界,真有現實嗎?」

「有的,這世界如果瀕臨崩壞,你的世界也會連帶,很多事情你雖然不相信,但他們都是牽連著的。」

「你是說……」

「這世界不久將有一場浩劫,這是你知道的,另個世界的我是預言者,但只有你才能改變。」

「為什麼是我?我並沒力量。」

「是你,你不解開了玨華跟洛冥的誤會了嗎?去吧……」女孩說完,雙手一揮,人便消失了,江屏撲上去,卻摔進了黑暗裡。

接著眼前一片光亮,江屏跟著跌了進去。

 

「江屏……」一睜眼便看見陌沂一雙充滿擔憂的臉,江屏的大腦還有些混沌,接著緩緩起身。

「這是哪?」

「第四關。」陌沂溫柔的說,江屏看著陌沂,一臉茫然的問:「我死了嗎?」

「沒。」

接著江屏想起,在他昏迷前,他跟陌沂……我擦!那是老子的初吻!

江屏臉上刷上一層赧紅,別開頭問:「皖絕呢?」

接著便有溫熱的觸感撫上臉頰,原來自己靠在大白虎身上,江屏笑著撫摸大白虎的耳朵。

「那這關怎麼過?」

「很簡單,打敗他。」陌沂指指不遠處站在石門口的龐然巨物,江屏順勢看過去,那怪物正巧轉身,凶神惡煞的大眼,牛的頭,還有頂在頭上的牛角,健壯的人身,拿著一根狼牙棒,身高大概十米高,江屏張開口:「這他媽的哪裡叫很簡單?」

陌沂勾起嘴角,口中念著咒,一把玄青色的劍泛著光從陌沂身後出來,接著陌沂伸指,劍便朝人牛的頭上飛去,削掉了一邊的牛角。

暗紅色的鮮血噴濺而出,一股濃濃的腥味在四周擴散,江屏張開口,頓時說不出話來。

被激怒的人牛舉起狼牙棒,朝著江屏衝過來,而陌沂躍身一跳趕緊閃開,江屏還愣著,陌沂張口喚道:「江屏!」

狼牙棒砸了下來,砸碎了地面濺起一堆煙霧,陌沂見不著江屏,心底一涼,舉著手指使著玄青劍攻擊著人牛,劍跟狼牙棒碰撞擦出一堆火光,四周遍佈著塵囂的氣息。

而此時煙霧散去,一隻矯健的大白虎身上背著一個人朝著陌沂走了過來。

陌沂心底鬆了一口氣,而那人灰頭土臉的,抱著腹部躺在大白虎身上喘著氣。

「怎麼了?」陌沂分神的看著江屏的狀況,江屏將手從腹部移開,陌沂便見江屏腹部上觸目的腥紅。

「沒事……被石塊刮破肚皮了……死不了……」江屏咬牙忍著疼痛,嗤牙的說。

陌沂思考了眼下的狀況,江屏受了傷,不宜戀戰,但人牛卻又擅長防禦,因此便很難造成重傷,那現下到底應該怎麼辦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