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

人牛揮舞著狼牙棒,跟玄青劍擦出鏗鏘的聲響,喀啦一聲,玄青劍被狼牙棒打飛回到陌沂身旁,陌沂舉起手,恰好握住劍柄,陌沂看著人牛,接著嘖了聲,回頭看著江屏。

江屏按壓著腹部,扯出勉強的笑容對著陌沂說:「陌沂,對不起……老是給你添麻煩……」

陌沂伸手揉了揉江屏的頭,柔順的髮絲在指尖滑下,陌沂反手握劍,便是一躍向著人牛的方向衝去。

陌沂到了人牛跟前,人牛揮舞著狼牙棒,在地上砸出了一個大窟窿,陌沂御劍乘著玄青劍,在人牛身旁打繞。

吼──

劇烈的吼聲震攝八方,陌沂頓了頓,跟著在人牛頸部躍下,攀爬至人牛的耳盼。

江屏看著陌沂的動作,便明白陌沂的打算,自己壓著腹部爬上皖絕的背上。

「皖絕,跟著準備接住陌沂。」

大白虎哼氣,背著江屏往人牛的方向跑。

陌沂握住玄青劍,舉著劍重重的往人牛的耳盼插了下去。

吼吼──

慘烈的叫聲,人牛揮舞著狼牙棒往自己的頭部揮去,正當快砸中陌沂時,陌沂趕緊從人牛的頸部躍下,狼牙棒硬生生的往人牛的頭部砸去,人牛一個重心不穩,便是向後倒去。

陌沂躍下時,皖絕恰好接住他,卻壓到了江屏,江屏悶哼一聲,陌沂趕緊查看江屏的傷勢。

「怎樣?」

「沒事……」江屏推開了陌沂,皺著眉摀著傷口,看著人牛。

人牛的體重本來就龐大,因此倒地後便很難再次爬起來,陌沂趁此時御著玄青劍,往人牛的胸前探過去。

「等等──」江屏開口,陌沂停下了動作。

「陌沂,別殺他……」

「江屏,若是不殺,咱們便出不了這地方了。」陌沂蹙眉,帶著怪罪的語氣。

「萬物皆平等……不能因為他是怪物便隨意奪取他的性命……規定只說打敗他,並沒說殺死他……」江屏伸出手壓住陌沂的手,讓陌沂將玄青劍喚回來,陌沂搖頭,便是依了江屏。

「菀蝶!」陌沂開口叫喚,接著菀蝶便出現在他們面前,並拍手鼓勵。

「江屏,這空間畢竟是幻象空間,所有的疼痛在戰鬥時都是加倍的,等戰鬥結束後大寶便會自動復原,但你是我見過第一個不殺大寶的人。」

菀蝶說完,伸手便見一道門出現。

「第五關的門,過了第五關後便可以離開了,祝你們好運。」

話說完,菀蝶便消失了,而眼前的人牛瞬間變小了,變成比江屏高一點,連角也消失了,就是頭還腫了一大包,揉著頭朝江屏走過來。

「這是我的人形,打傷你了真的很抱歉……」

陌沂緊緊抱著江屏,江屏看著眼前剛毅的人,表情帶了點靦腆,心底不由想到該不會這是那妹子寫的另一個攻吧?

「如果……你不介意……我能跟著你嗎?」人牛看著陌沂的表情還是帶著點恐懼,但看著江屏時眼底都是靦腆及崇拜,江屏頓時黑線了,幸虧大白虎不會變人形,不然他燒白虎尾巴的事情不可能就這麼算了。

「這……」江屏開口,陌沂馬上接著說:「不可以,你都把人打傷了還想跟著他?」

「我……在這待久了……也想出去走走……皖絕都能跟你們走了……」人牛表情憨厚的看著江屏,江屏頓時覺得這人牛有點蠢萌蠢萌,不由得嘴賤開口道:「叫我一聲大哥,我就帶你走!」

陌沂:「……」

皖絕:「……」

人牛:「大哥!」

 

好吧,江屏話說完就後悔了,尷尬的笑了笑回:「乖,大哥以後罩你。」

陌沂起身,直接往門口走,決定不理這二貨,皖絕身上還背著江屏,表示走不了,只能遙望著陌沂離開。

「你叫什麼名字?」

「牛大寶。」人牛爽朗的回答,江屏看他這小弟越看越喜愛,指著門口道:「走!咱們過完這關便可以出去了!出去吃好料的!」

於是,皖絕起身,背著江小屏同學,跟著一隻人牛往第五關的門前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