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

「江屏怎麼還沒出來?」陌沂坐在洞外,焦躁不安地望著洞內,從幻境出來後他便等著江屏,接著皖絕跟大寶都出來了,但江屏還沒出來。

「大寶你做了什麼幻境?」

「好多好多草的。」大寶舔舔嘴唇,只差沒流口水了,陌沂揉揉他的頭,大寶有些畏懼的後退,皖絕打量了一下,接著便找個地方趴了下來。

洞內傳來輕微的腳步聲,接著江屏緩緩地捧著腹部從洞內走了出來。

「江屏──」陌沂開口叫喚,皖絕跟大寶趕緊跟上前。

「嘖,第五關的疼痛消失也是幻覺,馬的,我一出來就疼死了,幸虧血已經流乾了。」江屏扯扯嘴角,勉強地說。

陌沂上前,攔膝將江屏整個人呈現公主抱的姿勢抱了起來。

「放我下來!」江屏掙扎,卻被陌沂大聲怒斥:「乖一點!都受傷了還這麼倔強!」

江屏聽了默默閉上嘴,任憑陌沂將他帶回去。

 

洛冥看見陌沂帶著江屏回來了,趕緊上前替江屏療傷,玨華帶著陌沂去包扎,相較之下,江屏的傷勢比陌沂還嚴重了些,陌沂一抱起他時,江屏過沒多久就昏睡過去,洛冥幫他治療完後發現江屏有多處骨折,及擦傷,整個人呈現過度疲憊的昏迷狀態。

陌沂的體力及狀態還不錯,少許擦傷包扎完便沒事了,江屏昏迷期間,陌沂就靜靜坐在床旁,也不說什麼,僅僅是靜靜的看著江屏的睡容。

江屏昏迷了兩天,陌沂在第二天時告別了洛冥等人,帶著頑仙去尋找煉魂蘆。

兩個人像似躲著對方似的,陌沂走沒多久,江屏便醒了,醒了開口第一句話便是問陌沂去了哪裡。

洛冥告知江屏後,江屏陷入一陣沉默,接著開口道:「我也該走了,我帶著皖絕跟大寶去找符修仙人,不會有事的。」

洛冥輕嘆,他大概猜得出來陌沂走了是怕江屏醒來看到他覺得尷尬,兩人的誤會不知解開了沒,而江屏想走是不想打擾他倆,畢竟他們住在這挺久了。

洛冥點頭,三日後,江屏帶著皖絕及大寶,離開了洛冥的家。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