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三#唐毒#吃乾抹淨#中

「需不需要我幫你?嗯?」唐冥的聲音沙啞,帶點挑逗的意味,讓人頓時覺得曖昧不明,白緲愣了愣,不知該回答什麼,對於唐冥的態度改變得太過莫名,以至於懷疑眼前這人真是自己認識的唐冥?

唐冥見白緲沒有回復他的意味,雖覺有點可惜,但還是自行解讀成白緲願意讓他幫他,便伸手拉開白緲布料已經夠少的褲襠,隔著襯褲逗弄,一手撫上胸膛的突起,那櫻紅的豆丁因他的觸碰而敏感的顫慄,白緲發出了愉悅的呻吟,隨即用手摀住嘴道:「唐哥哥,我身體變得好奇怪……」

唐冥停下手上的動作,捧住白緲的臉道:「你乖,待會你會愛上這種感覺。」接著唐冥吻上了白緲,從嘴唇的輕碰,到唐冥舌頭繞進白緲的牙關描摹、撬開牙關與白緲的舌頭纏繞。

白緲嗚咽,嘴角不禁留下了些許津液,對於唐冥的吻技感到愉悅及舒服。

白緲就像掌心寶,唐冥捧在掌心也不敢用力觸碰,因此唐冥每個動作都顯得小心翼翼,卻因為唐冥身為成都花少的大名,光是輕吻就能帶給白緲最好的享受。

白緲被唐冥吻得七葷八素的,等唐冥推開了白緲後,白緲仍雙眼朦朧的望著唐冥,眼眸中泛著水霧,雙頰更加通紅了,唐冥吞了口水,直想把人立刻吃下肚。

唐冥趴伏在白緲身上,白緲伸手抱住唐冥的頭,唐冥便惡質的輕咬住胸前的突起。

「哈啊……」白緲弓起身子,發出呻吟,唐冥便是用舌頭頂了頂乳尖,讓白緲驚呼連連,唐冥另一手繼續隔著襯褲逗弄,唐冥明顯感受到白緲跨下的物事不知不覺的硬起,便解開襯褲的結將襯褲脫下。

白緲的肉莖呈現粉色,周圍沒有太多的毛,看起來十分乾淨,唐冥吞了吞口水,用厚實的手掌握住肉莖,在掌心套弄。

從下體傳來一陣陣刺麻的快感,白緲的口中發出曖昧的呻吟,扭著腰輕呼:「嗯……唐哥哥……不要……好奇怪……」

唐冥聽了,停下手中的動作,他不急,他只想讓白緲喜歡上這種事,並在事後白緲想怎麼怪罪他都可以,他願意讓白緲恨他。

白緲感受到唐冥停下動作,一股無比的空虛感讓他扭著身子道:「唐哥哥……」

白緲的臉更紅了,皺著鼻子聲音夾著哭音道:「怎麼真停了……」

唐冥聽了先是錯愕,接著心底漾出一股暖流,嘴角愉悅的上揚,湊著白緲道:「好緲兒,真不介意我對你這樣做?」

白緲慌亂地搖著頭,接著道:「唐哥哥你真當我傻子嗎?」

唐冥聽了,瞪大了雙眼,接著在白緲臉頰落下一道吻,伏到白緲胸前搓揉著紅櫻,一手將肉莖握著上下套弄。

白緲感到異樣的快感,如同電流般攀升,胸膛一邊的紅櫻被唐冥玩弄著,另一邊空落落的顯得無比空虛。

「唔……」白緲想提醒唐冥,卻又覺得這樣的自己太過淫亂羞恥,只能挺著胸,發出呻吟,唐冥感覺到了白緲的異樣,想說自己是否讓白緲覺得不舒服了,便停下動作詢問。

「怎了?」

白緲被唐冥這樣問,頓時想找個地洞將自己埋起來,總不可能直接跟唐冥說我另一邊也希望唐哥哥多摸摸,白緲支支吾吾,唐冥停下了動作,自己心底的空虛無限擴大,索性牙一咬,大聲道:「唐哥哥……另一邊……」

唐冥看白緲那一副又羞又淫蕩的樣子,不由得噗哧出聲笑了出來,白緲嘟起嘴,拉住被子打算將自己蓋起來,卻被唐冥的動作愣住了。

唐冥一手搓揉著一邊的乳頭,另手在胯下套弄,而伏在他身上用舌頭舔弄著他敏感的另一邊乳頭。

「哈啊、啊啊……快、快點……」

唐冥聽到了白緲的請求,手上得動作不由得加快。

白緲呻吟連連,跨下隨著套弄感受到連綿不絕得快感朝腦門襲來,他緊掐住唐冥的髮,接著挺腰將白濁的液體噴灑出來,高潮後的白緲感覺像置身在雲端般飄然,一雙朦朧的眼矇望著唐冥,看著空洞,但似乎又有一股晶亮,唐冥親吻著白緲的眼角,接著對他說:「緲兒,是不是該換你幫我了?」

「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