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一個啞巴,一出生便聾啞的啞巴,他的世界是無聲的,因為無聲,所以他比別人更懂得去防備自己,不讓世界被人侵入,崩塌瓦解,那一片片,用來將自己與社會隔離的牆。
世界是無聲的,小時候他撿了一隻跛腳的麻雀,捧著麻雀給母親看,心內焦急的說麻雀受傷了怎麼辦?
但發出的聲音是啊啊啊無意義的音節,母親一手拍開他手中的麻雀,一巴掌火辣辣甩在他臉上,那兇惡的表情,那肉體上刺骨的疼,一條一條曬衣架打上背骨的疼痛。為什麼?

做錯了什麼?難道母親不喜歡麻雀?但是麻雀這麼可愛,難道母親討厭自己?
很多年後,他才慶幸自己聽不見更不會說,因為他聽不見母親那些刺耳的話語,他害怕母親冰冷的目光。

他看著窗外,呆愣的看著在飛翔的麻雀,接著手機的震動吸引了他的注意。
“詩玄,你會希望自己是正常的嗎?”
李詩玄看著,愣了愣,接著敲著手機…
“會,但我有點慶幸我的殘缺,讓我遇到你。”
跟著埋在桌下的手與對方的手緊握著。
江寧宇別過頭,嘴角勾起笑意,輕聲說:笨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