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

 

吳邪朦朧中被張起靈溫柔地搖醒,便緊牽著張起靈的手,像個小孩似的黏著他。

 

胖子看了搖頭道:「他這狀況之前也有,從小被村裡的小孩騙去廢棄的村鎮後,我找到他時他也是這副模樣,似乎是用退化來呈現的自我防衛。」

 

黑瞎子帶著胖子去臨時的客房,而解雨臣回自己的樓層,張起靈牽著吳邪的手回到他們的樓層。張起靈一關上門,吳邪見房內一片漆黑,便湊上前環抱住張起靈,還打著冷顫。張起靈開了燈,吳邪仍是緊緊抱住他,限制住他的行動。

 

張起靈嘆了一口氣道:「吳邪,放手。」

 

吳邪只輕輕呢喃一聲:「我冷……」張起靈便轉過身蹲了下來,將吳邪整個人扛起來,吳邪本來就瘦了,他扛起吳邪根本不須花太多的力氣,吳邪倒是乖乖地任他扛起,被重重地摔進柔軟的被窩裡。

 

吳邪還沒回過神,張起靈便雙手撐在他身邊,跨坐在他身上,掐住吳邪的臉,湊上輕輕啃咬著吳邪的唇,如同小狗般咬著吳邪的頸部,並湊著耳畔輕聲說:「別這樣……」

 

吳邪舉起雙手環抱住張起靈的頸部,對著他說:「小哥……我冷……」

 

張起靈有些不知所措,他寧可吳邪罵他,跟他說他做錯了,也好過現在這樣宛如一個小孩一樣,將自己偽裝起來。

 

張起靈撩著吳邪身上的火,輕輕吻著吳邪身上每一寸肌膚,吳邪輕聲呻吟,不安分的扭著腰身,而Omega的信息素瀰漫在空氣中,因為被Alpha標記的緣故,吳邪的情慾也跟著被張起靈撩起。

 

張起靈替吳邪解開襯衫的扣子,一顆接著一顆的解開,因淋雨的關係,襯衫貼著肌膚,露出吳邪頎長精壯的曲線,張起靈心底有些躁動,撫上了吳邪的腰,吳邪打了一個冷戰,抱著小哥像是在寒冬中擁抱著唯一的篝火,吳邪滿足的輕嘆。

 

張起靈抱起吳邪進了浴室,開了熱水淋在吳邪身上,自己也跟著脫下了衣服,擠了一點沐浴乳抹在他身上。

 

張起靈用鼻頭蹭著吳邪,抬手將泡沫抹在他的鼻頭,吳邪伸出手,冰冷的手貼著張起靈的臉頰,茫然的望著他說:「不怪你,真的。」

 

似是意識還不清楚,吳邪焦躁的湊上張起靈,啃咬著張起靈的唇,身體貼上他灼熱的肌膚,張起靈也有些混亂。從吳邪跑走後自己的情緒就一直呈現很緊崩的狀態,這下吳邪自己貼上來了,原本緊張的情緒彷彿洩洪般全部鬆懈下來。

 

張起靈一手緊緊的摟著吳邪的腰,一手對著突起的櫻紅搓揉,任憑對方對自己的唇暴虐似的啃咬。吳邪像似故意的咬破了張起靈的唇,露出腥甜的血味,之後離開了他的唇後,還像個吃飽饜足的小孩舔舔自己的唇。吳邪臉頰微微的泛紅,挑逗似的湊上前啃咬著張起靈的頸部。

 

張起靈像似懲罰般輕輕摳弄乳櫻,吳邪口中流溢出的呻吟,讓他心底一股膨脹,伸手撫上吳邪被淋濕的褲襠,發現胯下已搭起帳篷,等著他的手來愛撫。

 

吳邪的手伸到張起靈的褲襠,焦急地想解開對方的褲子,而不管怎樣都做不好,張起靈握住了吳邪的手,自己脫下褲子,吳邪冰涼的手摸上張起靈的腰,這下他們兩個人都坦誠相見了,吳邪抹著自己身上的乳液,接著貼上張起靈的肌膚,曖昧的在他的胸膛摩娑。

 

張起靈嘖聲,心道果然這人就是他的剋星,拉下了吳邪的內褲,對著半勃的肉莖套弄。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