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獄兔-復出

1958 俄羅斯 蘇聯監獄

 

空蕩的監獄裡瀰漫著頹廢的氣息,凡是犯罪的人皆被送到這裡,無法治地帶,權威至上的世界,越是強者越可在這篇荒土中存活。

 

早晨的鳥鳴聲吵醒了正在睡午覺的王者,王者睡眼惺忪地坐起身,跟著便是聽見悅耳爽朗的打招呼聲。

 

「基連列克早!」

 

王者睜大眼,看著眼前穿著綠色條紋衫,編號541的兔子,綠色的條紋寬版衫讓對方看起來嬌小,肩帶不經意的落下,露出白皙的肩膀,,耳朵隨興打了一個結,兔子臉上總是泛著蘋果紅的顏色,稚嫩的臉蛋透不出實際年齡,雙瞳充滿誠懇的淺棕,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微笑,真讓他覺得煩躁。

 

王者身為前黑手黨首領,臉上有著一道怵目驚心的傷疤,是在爆炸事件後劫後餘生的縫痕,天生便有一身怪力,在與那被稱之為瘋子的哥哥縫合後,他的暴虐情形更加嚴重了,在監獄尚未翻修前,他便打垮了所有的柯夫,他剛清醒時,全身那撕裂的傷痛,特別是臉頰那一陣陣的抽疼,等到他拿起鏡子來打量自己時,才發現他俊俏的臉蛋上多了一條如同蜈蚣般醜陋的疤痕。

 

紅色的眼瞳空洞的望著前方,而對面的兔子仍不怕死的彎下身,在他面前打量著自己。

 

王者早上就有嚴重的起床氣,伸出手攬住眼前兔子的頭,湊上前輕咬住對方的嘴唇,對方發出嗚咽聲,王者的手不規矩地往臀部撫上,拉扯開褲子的鬆緊帶,探入褲襠裡掐揉著渾圓,王者伸出舌頭掃過對方的口腔,繞著他的舌頭打繞,幾乎快把對方吻到窒息時才放開他。

 

「哈啊……」小兔子雙眼泛上氤氳,張著口大口的喘氣,王者湊上了他的肩膀,輕柔的吻著。

 

煩躁……這種想要撕碎的感覺變成了一股燥熱的慾望,王者張開口,咬住了小兔子的頸部,牙齒的咬合磨著白皙的肌膚,小兔子一聲嗤痛,卻也沒推開基連列克。

 

「基連列克……」小兔子哽咽著求饒,難得今日王者心情較好,鬆了口,並將放在褲襠裡的手抽了出來。

 

「普京,早。」基連列克平淡的道了聲早安,普京就像是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般,開心的漾著燦爛的笑容:「嗯!基連列克早!」

 

基連列克無奈地看著這棕毛的小兔子,老是蹦蹦跳跳的,一副天真無邪、沒心沒肺的樣子,連自己是只想調戲他還是真的想把它吃掉都分不清楚。基連列克也覺得奇怪,最近自己老是看到普京就想咬,甚至是多次的失控,好幾次都差點真把普京吃了,雖然普京是他的菜,但是他現在的目標應該放在思考如何離開這個地方。

 

基魯列克那王八蛋聽說也被關進來了,一想到他的雙胞胎哥哥他的頭就陣陣頭疼,自己身上的怪力再加上自己哥哥的怪力,兩個靈魂重疊在一起的暴虐,讓他好幾次都失控,他恐懼這種失控的感覺。

 

普京心情愉悅的跳著哈薩克舞,扭著屁股踢著腿,基連列克沒發現自己連思考事情時,視線也不由自主地放在普京身上……

圖:小熊

undefine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