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汎番外】|

劉汎小皇帝最近有個困擾,雖然他很喜歡自己討人厭的皇兄跟漂亮的皇嫂回來看望自己,不過自從他跟王麒發生關係的事情被皇嫂發現後,自家皇兄跟皇嫂老拖著他跟他說身為皇者要在上位這種事情,劉汎小弟弟其實聽不太懂,李夙幾乎沒形象的直接對劉汎說:「就是叫你肏他。」

這氣勢大到自家皇兄聽見了,皇嫂便被人帶進雙華宮。

等到晚上,王麒將軍來找劉汎時,便見到劉汎的長髮凌亂的貼在臉頰,因批改奏章而睏到直接趴在奏章上打瞌睡,王麒看了摸著劉汎的髮絲,將劉汎攔腰抱起,打算放到床上。

「要肏他……」劉汎呢喃,王麒聽了臉黑了一大半,敢情先皇又亂教了他家的小汎什麼?

王麒不悅的放下劉汎,劉汎的黑袍鬆鬆垮垮的,劉汎一轉身,潔白的肌膚變袒露出來。

「唔嗯……」劉汎掙脫了王麒的懷抱,不安穩的蹙起眉頭,王麒嘆了一口氣,便將劉汎摟在懷中,從耳根開始輕輕啃咬。

「嗯……」劉汎似乎也習慣了王麒的觸碰,伸出雙手勾住王麒的頸部,輕微的呻吟。

王麒這下炸了,自己好像永遠碰到劉汎自制力都成了渣,王麒看著劉汎雙頰淡淡的紅,緊緊蹙起的眉頭,跟不斷往他胯下某物事挺的腰肢,原本想說今天就放過劉汎的王麒再度化身成披著羊皮的禽獸,試圖想把劉汎弄醒。

王麒湊上了劉汎的唇,描摹著劉汎的皓齒,撬開皓齒直往靈舌打繞。

劉汎順著王麒的動作回應著,被吵醒的他嘴角落下津液,不悅的看著對著自己上下其手的王麒,雙眸泛上水氣。

直到劉汎幾乎快窒息的用力推開王麒,王麒才眷戀不捨的離開他的唇。

「狗蛋哥…」劉汎慵懶地用鼻頭蹭著王麒的鼻頭,整個人繼續窩回被窩。

王麒拉開被子,扳過劉汎,讓劉汎直視著他。

「皇上,春宵苦短,我們不把握一下時間嗎?」王麒調笑著,劉汎因剛才的親吻整個臉刷上一片赧紅,雙眸帶著無辜的水色,直勾勾望著他,衣不蔽體,凌亂的敞開胸膛,整個人像似在邀約一般,劉汎不理王麒,轉過身便要繼續睡。

王麒扶著劉汎的腰肢,一手逗弄著胸膛上的紅櫻,彎下身含住挺立的果實,一手探進劉汎的褻褲中,抓著劉汎小巧的玉莖,溫柔地在掌心套弄。

「唔嗯……王、麒……你還讓不讓人睡!」劉汎小弟弟的起床氣特別差,這下被人弄到睡不著自己也不甘示弱,轉過身正面對著王麒,伸出手解開王麒的衣袍。

王麒饒富趣味的看著自家小汎的動作,劉汎像隻財狼般殘暴的把王麒的衣袍一層一層扒開,對著王麒的胸膛,拉住王麒的衣袍,挺身學著王麒的動作攫起王麒胸前的突起。

「嘖!」王麒一聲悶哼,心想這小白兔被惹毛了也是變成野豹的,劉汎用力的咬著王麒的乳頭,聽見王麒的悶哼心中一陣愉悅,伸出舌頭舔著王麒的乳頭,王麒發出讚嘆聲,劉汎頓時被驚嚇到了。

王麒的呻吟聲就跟他被王麒碰觸時相像,對於不懂何謂攻受的劉汎來說,對於服侍王麒讓他覺得很新奇。

劉汎扭腰,一翻身便將王麒壓在身下。

「狗蛋哥,我來幫你吧!」劉汎甜甜笑著,開心的看著王麒,王麒心裡默默罵著李夙跟劉逍,卻認為小隻的劉汎最後還是會被他肏,因此也放任劉汎對著他做搔癢般的調戲。

劉汎根本不懂在上面應該要怎麼辦,跨坐在王麒身上,彎下身啃咬著王麒的紅櫻。

王麒看著劉汎單單只顧著他一邊的紅櫻,便知道劉汎根本不懂這些事,笨拙地咬著他的乳頭玩。

王麒撫上劉汎的胸膛,用手逗弄著劉汎的乳頭,輕輕摳弄,劉汎像似觸電般停下動作,身子一陣顫慄,睜著大眼看著王麒。

「怎啦?不繼續?」王麒手上沒停下動作,倒是劉汎停下了動作,撐著身子,發出甜膩的呻吟。

「嗯……狗蛋哥……在上面好累……還是做下面好……」劉汎斷斷續續地說著,王麒聽了嘴角愉悅的上揚,一翻身便將劉汎制在胯間。

王麒湊上劉汎的胸膛,舔著乳暈,卻遲遲不去臨幸最敏感的地方,劉汎焦躁地扭著身子想讓王麒舔舔他的乳頭。

王麒故意避開,惹得劉汎不悅,蹭著王麒撒嬌說:「好哥哥……我要……」

王麒惡意的掐著劉汎另一邊的乳頭,惹得劉汎嬌噌一聲,王麒惡劣的問劉汎:「要什麼啊?」

劉汎別開頭,臉上一陣赧紅,而王麒繼續舔著劉汎紅櫻周圍,使劉汎胸膛一陣空虛,水色的眼眸直瞅著王麒,甜膩的開口:「舔我……乳頭……」劉汎勾手攬住王麒的頸部,因說出口的話太過羞人,劉汎說完便別過頭,王麒看了頓時心花怒放,舔弄著紅櫻,又是用舌頭頂,又是輕輕啃咬,劉汎嬌聲連連,輕喘著氣,整個寢宮充斥著淫糜的氣息。

「皇上……你這副模樣怎麼納妃啊?」王麒停下動作,望著劉汎眼眸中被擠出的淚水,好看的眉頭因慾望折騰得蹙起,雙頰的羞紅及帶著水色的紅唇輕啟,腰肢還不停往自己的胯間挺動,像是怕自己不要他一般緊緊勾住自己的脖子,王麒捏著劉汎的臉頰寵溺道:「小汎,我定是放不開你了。」

說完,王麒掏出自己的巨物,貼著劉汎的玉柱摩擦,一手揉捏著劉汎的囊球,一手繼續掐著劉汎的紅櫻。

「哈啊……哈……」劉汎如同溺水般緊緊勾著王麒,王麒貼著劉汎的玉柱,自己的物事更是腫大了幾分。

劉汎的前端被照顧到了,但後庭感到一陣空虛,挺腰蹭著王麒,一臉委屈地看著他。

「唔嗯……」劉汎輕輕呻吟,王麒停下動作,拿出放在床邊的香膏,沾了一點便拉高劉汎的腿,撫著臀瓣,探進穴口的皺褶,一根手指溫柔的抽插,劉汎向來是滿意王麒的擴張的,王麒總是很溫柔的對待他。

過沒多久,劉汎身上一股異樣的燥熱感,彷彿全身的毛細孔都被打開般,輕輕一個觸碰就彷彿像電擊般帶著異樣的快感。

劉汎剎那想到今天李夙給他的香膏,要他對著王麒用……

「哈啊……哈……麒……香膏……」劉汎胸口劇烈的起伏,渾身泛起一股淡淡的櫻紅,王麒頓時詫異,平時在做的時候也沒情動成這副德性,看著香膏才發現不是自己常去棠花閣買得那款。

「唔嗯……難受……」劉汎的後庭感到強烈的空虛,王麒緊張地又伸進一隻手指拓張。

「啊、啊啊……」劉汎的玉柱前端泛出透明的液體,自制力幾乎潰堤的劉汎整個人無力地顫慄著,穴內因為快感而一抽一抽得緊緊包覆著王麒的手指。

王麒看著劉汎這副模樣,便興起了作弄他的念頭,拉起繫在自己腰間的鈴鐺,繫在劉汎的玉柱上,劉汎勃起的玉柱在腰間擺動著,伴隨著悅耳的鈴聲,劉汎淚眼汪汪的看著王麒,一臉懇求。

「麒……給我……」劉汎帶著哭腔,被欲望擠出的淚水順著眼角落下,王麒看了十分不忍,但也更加地想欺負劉汎。

「想要什麼?求我我就給你。」王麒惡意的掐著劉汎的玉柱,劉汎一陣抽氣,一弓身,馬眼前端洩出更多液體。

「肏我……求你……」劉汎哭著說,王麒愉悅地拉著自己的巨根,插進劉汎的穴內。

一進穴內,溫潤的肉壁包覆著自己的肉莖,一凸一凸的緊緊絞著自己的肉莖,王麒整個頭皮發麻,就算跟劉汎做了許多次,依然還是每次進入時就差點潰堤了。

「嗯……」劉汎呻吟著,王麒緩緩地動了起來,故意略過劉汎的敏感點,每頂一次,鈴鐺便搖一次,室內充斥著悅耳的肉體拍打聲、喘息聲及鈴鐺的聲音。

「啊、啊……深點……」劉汎感到最癢的地方沒被撫慰到,挺著腰希望王麒能撞擊到。

王麒拉起劉汎,讓他坐在自己身上,拖著臀上下擺動著,而這姿勢重重頂到了劉汎搔癢的地方,劉汎一仰頭,發出甜膩的呻吟。

「啊……」

王麒停下動作,打趣地看著劉汎,劉汎靠在王麒身上輕喘,接著王麒突然失序的動了起來,而每一下都重重撞擊自己的敏感點,劉汎玉柱前端一陣痠麻,一股尿意徘徊在玉柱前端遲遲未消,而後庭又舒服得發麻,鈴鐺在兩人的腹間擺動,發出清脆的聲音。

「啊、哈啊……」

劉汎弓身,一股電流直襲腦門,從馬眼噴出透明的液體,而這液體還帶著淡淡的腥味,還不只一點點,而是浸濕了兩個人的床單,劉汎整個臉通紅,別開臉不敢看王麒。

「被插到尿出來了嗯?」王麒惡劣的調戲著劉汎,看著劉汎被自己插尿,心裡十分愉悅,更是賣力地插著劉汎。

王麒插了幾下,一抖腰,深深一個撞擊,便將灼熱撒在花徑中,而劉汎此時又噴出一道精液,氣喘吁吁地靠在王麒肩上。

等高潮過後,王麒向宮女要了一桶水,及新的被單,抱著劉汎一起進浴桶洗刷,劉汎不悅的撇嘴,整個人十分疲憊不堪,看著王麒那張好看的俊臉,便輕聲說:「王麒……下次我要叫我哥拿那香膏搞死李夙……」

王麒聽了發出悅耳的笑聲,但是劉汎已經累到直接在浴桶裡睡著了。

隔天,他幾乎下不了床,劉逍及李夙來看他,劉汎便窩在被窩不出來,王麒看了好笑,等李夙出去後,王麒便把李夙給劉汎的香膏給劉逍。

「罪魁禍首,我家小汎說希望你對李夙用看看。」

劉逍心情複雜的看著那盒香膏,看著王麒對著劉汎舉手投足間不遮掩的獨佔欲,便知道這香膏藥性到底多強。

當晚李夙嬌喘連連,心底還不忘罵了一下王麒,隔天,也跟著下不了床了。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