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二、

 

所有的片段突然又被扭轉,什麼是真,什麼是假,似乎有許多記憶不想被江屏發現。

 

江屏下身覺得清涼,後庭中有某物體在體內進出,皖絕好聽的聲音在耳畔響起,輕輕說著:『冥兒,為君斷尾只為求上一夜。』

 

江屏呻吟著喘氣,跟著哼聲道:『無恥。』

 

而這聲無恥卻讓那人更加勇猛,直到一股暖流在體內灑出。

 

『我愛你。』

 

『我看你是先前尾巴被我斷掉太久,又皮癢了。』

 

皖絕輕笑,跟著摟住江屏。

 

原來,他是軒轅冥。

 

早在千年前,軒轅冥不小心斷了一隻白虎的尾巴,導致白虎成了他的神獸,卻也成了他的戀人。

 

他是盤古女神將他的一魂,流落到了另一個空間,投胎成了江屏,等著有朝一日,讓他再度回來。

 

江屏閉上雙眼,感知所有回憶一次性地塞回自己的腦袋。

 

『軒轅冥,算師兄求你了,快去神界救救眾神吧!也許只有你才能阻止閻煜。』

 

『閻煜,我們相識太晚,放了我吧。』

 

『軒轅冥,你就不怕我真血洗仙界?』

 

『那我犯下的罪,本該由我來贖。』

 

『太遲了,焚火已降下,百姓將受天火旱災所苦。』

 

『軒轅冥,凡人有什麼好的?值得你去相救?』

 

『閻煜,那是我和他一同相遇的地方。』

 

『那你就用血祭招喚寒麒吧,流盡精血血祭,我要親眼看著你在我面前消亡。』

 

『閻煜最後一件事我求你。』

 

『封印白虎皖絕,並答應我不傷害他。』

 

回憶至此,一股氣勁衝開自己體內,渾身充滿著內力流動,耳邊傳來一道雷聲,一道經雷落在了自己的身上,打在自己身上渾身疼痛,跟著又是第二道,身體被萬蟻啃噬般麻癢疼痛,體內的氣息紊亂的再亂竄,無章法的衝破了一道又一道的屏障。

 

渾身像是被撕裂一般,像是被燃燒一樣全身刺痛,又是一道雷響,但江屏渾身再無知覺。

 

等江屏再次醒來,睜開眼見眼前是成群的人潮,齊齊舉著兵刃望著他。

 

江屏嘴角勾起了一抹艷麗的笑意,再無任何溫度。

 

千古歷史不會記載著好人,那,血洗人界又如何?

 

自己是一介匹夫江屏,再不會是劍聖軒轅冥。

 

江屏舉起了劍,御著劍幻分出成千上萬的劍,齊齊往人潮指向。

 

「萬箭齊發──」

 

一隻又一隻的劍飛向了無辜的人群,江屏感到腳下被人抓住,低下頭見那人開口懇求:「救我……」

 

江屏舉起劍,一劍往那人的心窩插下去,一劍斃命。

 

血噴濺到他的臉上,站在一片血海上江屏低聲笑起,「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

 

江屏越笑越大聲,跟著抬起手發現玄紫鍊泛著光,光壟罩住他,壟罩住他將他帶回玄冥之鏡外……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