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有句話叫做自作孽不可活

 

莫蕭準備行李跟著自家弟弟到了台東第一天,莫軒接到了孫浩麟的電話,說在他的行李箱裡藏著一張歐洲的機票,要他立刻到台北機場搭飛機去找他。

 

莫軒嘴上唸著麻煩,但隔天還是收拾好行李把莫蕭一個人扔在了台東,一個人赴歐洲找丈夫去了。

 

莫蕭摸摸鼻子只好回來高雄跟楚楠一起過連假,剛到高雄楚楠電話就來了,想著大概是楚楠想他們了,莫蕭想給楚楠一個驚喜便沒說自己已經回到高雄的事。

 

莫蕭被掛電話後,開著車直往家中奔去,一進家門便聽到熟悉的呻吟聲,再加上一路東倒西歪的家具,想必是某隻莽撞的狼犬提前到家了,打開房門,便看見楚楠翹著臀部,一臉失神的迷人模樣,而李穆的東西還在楚楠體內,真奇怪自己居然沒有一絲不爽的情緒,反而覺得本來就應該是這樣子。

 

最近他看李穆也順眼多了,從住在一起到現在,也已經一年了,莫蕭雖然眼底有些驚訝,但跟著回過神便道:「嘿,開趴嗎?建不建議二加一啊?」

 

李穆擺著臀,持續在楚楠體內抽送著,楚楠向莫蕭招招手,莫蕭脫下大衣,解開褲頭,掏出自己的陰莖,放在楚楠面前。

 

「小楠乖,幫我舔舔。」

 

楚楠乖巧的握住根部,伸出舌頭從根部至馬演舔舐著,像是在吃冰淇淋一樣,跟著用舌頭頂弄著馬眼,莫蕭揉著楚楠的頭,輕聲說道:「真乖。」

 

「冷嗎?」李穆放慢了抽送的速度,每次便頂在楚楠的前列腺廝磨許久,惹得楚楠不由得停下動作呻吟。

 

莫蕭倒是不介意,反而已經成為習慣了,一隻手罩著李穆的頭湊近,李穆來不及詫異,跟著唇上一陣溫熱,莫蕭輕輕吻上了李穆。

 

冰涼的溫度從唇瓣傳遞,李穆能感受到屋外的寒冷,跟室內的溫度成反比,莫蕭的體內也逐漸感到燥熱,伸出舌頭跟著李穆的舌頭打繞。

 

「唔嗯……」莫蕭輕輕呻吟,李穆一頂,便在楚楠體內繳了卸。

 

「哈啊──」楚楠一弓身,牙齒磨到了莫蕭的陰莖,莫蕭趕緊伸手扣住楚楠的牙。

 

「我說你,真想讓我絕子絕孫?」

 

李穆此刻閉上雙眼享受高潮後的餘韻,跟著睜開眼看著莫蕭,臉頰還些微的泛紅,一雙眉微微蹙起,聲音帶著情慾的沙啞,輕聲說:「畜牲。」

 

莫蕭打量著李穆的汗水至頸部滑下,精壯的胸膛上下起伏,莫蕭推開了李穆,跟著漾起嘴角,「你別這樣跟我說話……」

 

跟著莫蕭起身湊到李穆耳旁輕聲說:「我會想上你。」

 

李穆揮拳便揍了莫蕭一拳,莫蕭嘴角帶著血輕笑:「小楠,換我了吧?」

 

楚楠抬起頭,舌頭勾弄著莫蕭的指頭,從掌心舔至指頭,勾的莫蕭心癢,楚楠漾開了笑容,伸手搬開自己的臀穴。

 

「來!」

 

莫蕭伸手摀住鼻子,鼻腔一股燥熱,緩了緩才將鼻腔的熱意降下,跟著李穆抽出了自己的肉莖,莫蕭坐到床上,拍拍楚楠的屁股,「小楠,坐上來。」

 

楚楠乖巧的湊了過去,背對著莫蕭,伸手扶住莫蕭的陰莖,任憑李穆的精液順著臀穴流出,莫蕭的陰莖恰好堵住了穴口。

 

「小騷貨,怎麼餵都餵不飽。」莫蕭拍拍楚楠的屁股,發出響亮的拍打聲,跟著托著楚楠的臀,「自己動。」

 

楚楠擺動著腰,雙手仰躺著隻在莫蕭腰旁的床上,開始緩緩地坐下,再緩緩地撐起,莫蕭悶哼,楚楠的速度又慢又是折磨他,內壁有了精液的潤滑,抽插變得順暢許多,緊緊絞著他的陰莖,摩擦的快感像觸電似的襲來,緩慢的痛苦中又帶著極致的歡愉,楚楠漸漸地加快了速度,斷斷續續的呻吟。

 

李穆欣賞著楚楠坐在莫蕭身上銷魂的表情,那張臉上眉頭微微蹙起,臉頰泛著潮紅,無法克制自己張開口從喉間傳出曖昧的呻吟聲。

 

李穆伸手握住楚楠的陰莖,讓楚楠的陰莖在自己手中套弄。

 

「不……不要……」楚楠的陰莖在李穆手中再度變得硬挺,李穆的手上下套弄著,楚楠的呻吟也變得更加迷亂,卻在楚楠快到高潮時,楚楠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楚楠那馬眼前端的痠麻感,讓他覺得體內空虛無比,只能透著莫蕭的陰莖來尋找慰藉。

 

「哈、哈啊……射……想射……」

 

莫蕭跟著壓下的楚楠的背部,讓楚楠將屁股抬高好方便他操,一手拉著楚楠的手,雙腳壓住楚楠的小腿,開始猛烈的衝撞。

 

「啊、啊啊……慢……慢點……」

 

「叫什麼呢?」莫蕭像似頭猛豹兇猛的衝撞,楚楠便是他窺伺已久的白兔,他兇猛狠烈的撞擊著楚楠最蝕骨的核心,讓楚楠完完全全的臣服在他的胯下。

 

「哈啊、啊……啊、啊……老公……慢點……」楚楠眼角被擠出淚花,感受著無法負荷的快感襲來,直到莫蕭再次重重撞擊,一道快感像是觸電似的攀升至腦門,一陣痙攣擴散至四肢,小穴緊緊絞住莫蕭的陰莖,跟著一道灼燙灑上了楚楠的花勁同時,他再次射出一道濁白的液體。

 

「啊啊啊──」楚楠驚呼,莫蕭緊緊環抱住楚楠,將自己的子子孫孫一滴不剩的全射給了楚楠,跟著對著楚楠的耳旁聲音低沉沙啞地說:「小楠,我子子孫孫都在你體內了,那你菊花還癢不癢啊?」

 

楚楠尚未回過神,跟著胡亂回了一句:「那我不是要幫他們立個菊花牌……感謝他們對我菊花的付出……」

 

這句話迴盪在三人耳裡,直到三人回過神,李穆噗哧一下,跟著說:「那你的菊花牌大概要立很多個。」

 

「噗──哈哈哈哈哈哈……」莫蕭的笑聲迴盪了整個房間,笑得楚楠面紅耳赤的,跟著推開了莫蕭,讓莫蕭的陰莖從體內出來,精液順著臀穴流出,也不想再讓莫蕭碰他一下,蓋上被子便悶聲說道:「睡覺。」

 

李穆哄著楚楠,莫蕭也收斂起笑意,哄著楚楠道:「先去洗澡,不然在你肚子裡,隔天又鬧肚疼。」

 

楚楠聽了才勉為其難的勾住李穆的頸部,讓李穆抱著他去清理。

 

清理完後,楚楠被夾在兩個男人中間,窩在一起睡,很快便睡著了,李穆跟莫蕭揉著楚楠的頭,跟著有默契地說聲:「新年快樂。」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