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五、

 

事情照著張起靈打算,他帶吳邪去認祖歸宗,接著吳三省讓吳邪離開第四班。

 

平日就沒抽菸習慣的張起靈,此時此刻拿出了一根雪茄,默默地抽著。

 

煙霧裊裊的向上升起,張起靈的心臟就像似被人緊緊掐住,胸口悶的喘不過氣。

 

吳邪跟吳三省聊了很多,離開房間後便開始尋找不知何時消失的張起靈,接著便走到陽台,看見張起靈難得的抽菸。

 

「小哥……」

 

張起靈瞄了一眼吳邪,隨即將雪茄扔在地上踩熄,跟著拍拍吳邪的肩膀,擦肩而過。

 

「張起靈!站住。」

 

張起靈停住腳步,吳邪嘆了一口氣道:「你查到多少?」

 

見張起靈並沒回他話的打算,吳邪接著說:「吳邪,口天吳,天真無邪的邪,因被人口販子抱走,被人領養長大,生父母不詳,位於黑區生活,幼年曾被遺棄在荒城,導致記憶片段喪失,且有退化狀況,長大後成為喪屍獵人,在獵屍界小有名氣。

 

但是,之所以有名氣的原因是性別,Omega能排上獵屍界第一名,20歲那年入了九門軍部,後來因偷走張將軍的武器,並違反軍令被判死罪,但因跟張起靈將軍關係曖昧,因此被判入第四班。在破城任務時表現傑出,最後退出第四班,並轉為吳三省將軍的二班。有件事你不知道,解雨臣當時帶我來見到你時,我便答應他在你身邊做臥底……」

 

「夠了。」

 

「當時以獻祭的藉口,到你身邊,起初我還不服從,但在破城任務時,因解雨臣拿你的命當賭,我便答應他,張起靈,你最大的弱點是什麼?」

 

「夠了。」

 

吳邪轉過身,望向張起靈的背影,跨步上前從背後抱住張起靈,聲音漸漸變得哽咽:「小哥……我好不懂你……」

 

感覺到背窩的濕潤,張起靈默不作聲,吳邪不吭聲的哭著,隔段時間後吳邪才開口:「我過段時間去收我的行李。」說完便鬆開手。

 

張起靈一聽,轉過頭,眼底露出一絲詫異,跟著開口:「吳邪。」

 

吳邪腫著一雙眼望著張起靈,張起靈後來笨拙地伸出手撫掉吳邪的淚。

 

「你是解雨臣的人我早知道了,不用愧疚,不管你想什麼,你依然是吳邪。」

 

「啊?」吳邪張大口,愣怔的望著張起靈,言下之意是解雨臣今日垮台,自己不用因為答應解雨臣做臥底接近張起靈的這件事愧疚,然後不管自己想做什麼,張起靈仍然對自己……結果自己還在那邊上演生離死別的偶像劇鬧脾氣,還想去瀟灑地說點帥氣的離別詞,吳邪聽懂張起靈的意思後滿臉通紅,別開頭邁開腳步。

 

「上哪?」

 

「回家!你的衣服還沒曬!」

 

張起靈聽了嘴角勾起笑意,跟著對吳邪說:「晚上要去實驗室。」

 

吳邪聽了停住腳步,跟著開口:「知道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葱葱 的頭像
葱葱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