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五、

江屏跟在皖絕身後,路上不發一語,直到走到一座陸橋,周圍蹲著一位老婆婆,專門盛湯給要過橋的人喝。

 

江屏看著那橋,橋邊寫著『奈何橋』三個字,接著一位少女要過橋,老婆婆端著湯藥盛給少女喝,少女跪倒在地,害怕地哭著:「我不……我不喝……我要等他……」

 

老婆婆開口,聲音嘶啞,「人生不過如此,莫要執念。」將湯盛在少女面前。

 

湯中出現了一位中年男子,男子抱著一名嬰兒,而溫柔地將那名嬰兒抱給另一名女人。」

 

「怎麼……怎麼會……他說要一起殉情的……怎麼……」

 

「喝了吧,喝了便重新來過,他不是你該渡的劫。」

 

少女淚流滿面,但卻意志堅定地接過碗,端起碗喝光。

 

過了一會,少女喝完後眼神呆滯,緩緩站起身,跟著往橋上走過。

 

「你在這邊等我一下,要過冥界須過奈何橋,我去收買鬼差。」皖絕開口,叫江屏在橋邊等他,江屏點頭,直到皖絕走遠了,江屏向老婆婆走近。

 

「老婆婆,你叫孟婆嗎?」

 

老婆婆抬頭,拿下了帽兜,一張俏麗的面容,像似絲毫沒有老去,人說孟婆是個不死的老太婆,充滿著尖牙,若不喝下孟婆湯的人都會一口咬下。

 

「江屏。」孟婆開口,江屏聽了微微蹙眉,接著問道:「你有忘卻記憶的孟婆湯,為何卻沒有讓人回憶起前生的湯?」

 

「有的,但過去受過的罪孽,再提起又有何用?前世因果本是累世,若這輩子虧欠的,必當下輩子償還。」

 

「孟婆,那我能知道我的前世嗎?我到底是個怎樣的人?」江屏殷切的詢問,孟婆舀了一碗湯,遞給了江屏,告訴他:「軒轅冥當初來我這時,只剩下殘破不勘的一魂,我以為他會拒絕喝湯,卻沒想到他端下這碗湯,毫無疑問便喝了下去。」

 

江屏接過碗,看著湯中慢慢浮出倒影……

 

湯中緩緩浮現了軒轅冥的臉,顯得難受的呻吟,身後是皖絕在他身後衝撞著,那淫糜的呻吟聲,在像是禪房的空間響徹,直到皖絕與軒轅冥悶哼一聲,兩人同時到達的情慾的最顛峰。

 

情事過後,軒轅冥窩在皖絕身上,抓著皖絕的手把玩。

 

「皖絕,我過幾天需到幽冥界一趟,最近百姓受旱災戰亂所苦,我想去看看。」

 

「魔尊性情起伏不定,那明明是仙神需做的事,卻每次都推你這劍聖去做。」皖絕緊摟著軒轅冥,軒轅冥抬頭,捏著皖絕的臉:「大白虎生氣了?」

 

皖絕作勢要咬軒轅冥的手,軒轅冥趕緊縮回手,兩個人打鬧一番,軒轅冥才緊緊摟著皖絕的頸部,跟著親了一口。

 

「好啦,我會小心的。」

 

軒轅冥要出發前,看見他的師兄靳牽著一名小孩來,軒轅冥喚道:「師兄。」

 

靳牽著小孩,提醒道:「陌沂,快叫師伯。」

 

小孩睜著一雙大眼盯著他,靳打量了一下軒轅冥,跟著說:「冥兒,你包緊一點,最近跟那妖虎真是越來越胡鬧,連痕跡都沒遮好,若是被你師父知道了,你免不了被革除仙職。」

 

軒轅冥扯開嘴角,伸手揉著小孩的頭,日暮之下,小孩抬頭看著軒轅冥,那笑容燦爛好似落葉方舟,撫過心湖,掀起一地漣漪。

 

「反正有你在,我也不是沒做事,這不是要去幽冥界看那些戰亂的魂魄歸處嗎?」

 

靳聽到幽冥界,眉頭微微蹙起,最後嘆了一口氣道:「你小心點。」

 

軒轅冥告別了師門跟皖絕後,便來到幽冥界,打通了鬼差後,過了奈何橋便走到一片墓園。

 

亡魂的聲音此起彼落地哭著,軒轅冥皺眉,心道這戰亂真是造成一堆孤魂野鬼在這片地上無處可歸。

 

此刻遠處響起了一聲不容置疑充滿威嚴的聲音:「未亡人。」

 

跟著軒轅冥的身體像是被人吸住,不受控制的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牽引,最後落入一個人的懷中。

 

那剛毅充滿威嚴的俊容,伸出手勾起江屏的下巴道:「明是仙界的人,為何進入黃泉?」

 

軒轅冥看著他,接著開口道:「軒轅冥入魔界想來找教主討教討教。」

 

對方絲毫不領情,肆意的開懷大笑,跟著一雙眼狡詰地盯著他:「有趣,我是魔界魔尊閻煜,就領教了。」

 

軒轅冥以為閻煜要跟他比武,企圖跳開閻煜的懷抱,卻沒想到閻煜緊緊摟住他,跟著拖住他的後腦勺,直接吻了下去。

 

軒轅冥怔愣,趕緊推開閻煜,跟著拔出劍指著閻煜。

 

「有趣,我對你還挺上心的。」閻煜漫不經心地說,跟著身手推開指著他的劍:「你不會告訴我你來真的是要跟我比劃嗎?難道不是慕名我的俊美來的?」

 

軒轅冥放下劍,盯著閻煜,一副怕閻煜衝上前對他做什麼,看閻煜沒什麼動作,才道:「我來看戰亂後的亡靈的下落,順便跟魔尊請求不要再製造天災及戰亂了……人間已經苦不堪言了。」

 

閻煜聽了放聲大笑,跟著說:「你如果待在我這十天,我就告訴你我要不要讓天災停止。」

 

軒轅冥挑眉,半信半疑地看著他,跟著才點頭道:「好,那請你在這十天好好考慮。」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