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寮寨日常-青萌主覺醒】

繼上次慶祝妖刀姬覺醒後,寮寨再一次迎來式神覺醒,是阿媽肝了兩天肝出來的覺醒材料,一刷完,立刻拖著青坊主進了房間。

 

夜叉就像是個待產的父親一樣在房門口來回躊躇,上次喝醉酒後,向青坊主表達愛慕之情後,青坊主雖然是答應了,但因為夜叉當天做得太過分了,青坊主至今仍不想跟他說話,夜叉各種覺得打擊。

 

坐在門口的妖刀姬、姑獲鳥及雪女看著忙碌的夜叉來回走來走去的,看得兩眼昏花,開口道:「我說夜叉,你能不能別走了啊?咱們都覺醒了不也都沒事?」

 

桃花妖坐在樹上,對著夜叉大喊:「拜託你別走了!阿媽可是先把覺醒機會讓給了青坊主,不然我身為第一小隊的大奶,應該是覺醒我,阿媽是為了你才覺醒青坊主的。」

 

說到這點,身為夜青後援會的整個寮寨都能理解夜青兩人之間的關係,雖然新進的崽兒拉著面具好奇的問:「為什麼阿媽對青坊主這麼好?」

雪女對他投射出憐憫的眼神,讓崽兒打了一個寒顫,妖刀姬拍了一下妖狐,語重心長的道:「崽啊!等阿媽抽到了大天狗,你就知道了!」

 

妖狐渾身打了一個冷顫,表示這些小姊姊再說什麼,單純的小生不懂,嚶嚶嚶加拋手絹跑走後,式神房發出了亮光。

 

「來了!」夜叉焦急地湊到了門口,一度的想衝進去。

 

絡新婦趕緊纏上蜘蛛網阻止夜叉的莽撞。

 

「別焦急!青坊主又不是要生孩子!」妖刀姬翻翻白眼,站起身,拔出了劍架著夜叉:「你敢衝進去試試看!」

 

姑獲鳥也跟著出鞘了劍:「傘劍!」

 

夜叉被打得鼻青臉腫的,又不敢跟這群可怕的女子兵發怒,要知道這群女人現在可是可以教壞青坊主如何反攻成為青夜的可怕生物。

 

過了一會,式神房的門開了,走出了一位紫紅色長髮拄著法杖的男子。

 

男子出來後,跟著一位一臉寫滿非酋的女孩跑著出來,跟著邊是衝上前緊緊抱住了夜叉。

 

「爸爸!我人生第一次買皮膚就獻給青萌主了!」

 

夜叉伸手摟住這非酋女兒,看著男子,男子看見夜叉,嘆了一口氣。

 

「青坊主,恭喜覺醒!」眾式神拍手恭喜,青坊主則是不習慣的拉著自己的衣袍,這套衣袍有一種說不出口得感覺。

 

「還是……覺醒套比較適合貧僧……」

 

夜叉鄙視的推開非酋女兒,上前拉住了青坊主的手,便往房間走。

 

「施、施主……去哪?」青坊主一臉不知所措的被夜叉拉著走,夜叉惡狠狠地回頭瞪著那群式神。

 

「再看!再看本大爺把你們眼珠子挖出來!」

 

青坊主對著夜叉說:「施主……暴力行為是不對的……還有施主要帶貧僧去哪?」

 

夜叉走遠了拉著青坊主到庭院的一棵大樹下,撐手將青坊主制在自己懷中。

 

「給本大爺換回覺醒套!還有……」夜叉勾起了青坊主的下巴,讓他只能盯著他瞧:「回房幹你!」

 

「唔……」夜叉的唇輕輕覆上青坊主的唇,將他想說的日夜荒淫無度的說教的話,全數吞回肚裡,打橫抱起了青坊主回房。

 

 

雪女看著拿著望遠鏡流口水的非酋阿媽,拍手喊:「收工收工!今日的覺醒慶宴肯定是吃不到啦!如果三天後青坊主還沒出來!咱們就全式神去毆打夜叉吧!收工啦!」

 

眾式神嘆了一口氣,姑獲鳥跟著妖刀姬開始磨劍:「準備三天後去打夜叉吧!打賭青坊主一定出不來!」

 

桃花妖跳下了樹,拍上非洲阿媽的肩膀:「阿媽,你可是還要繼續肝我的覺醒材料的,記得哦!」

 

於是,被人點醒了桃花妖覺醒的阿媽帶著濃厚的黑眼圈,趴在地上舉著手看著桃花妖離去的背影。

 

啊……高級覺醒一直掉……中級一直打不到……好非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