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同人(夜青) 愛別離-2

 

陽光隔著窗門灑進屋內,驅趕走了和室內的懶散氣息,一隻纖細的手放在赤裸的胸膛上,跟著挺立的鼻尖擦過了胸膛,蹭著肩窩找了一個最舒適的位置。

 

「嗯……」

 

對方似乎感覺到那人的動靜,一隻強而有力的臂膀,側身將那人輕輕攬進懷裡。

 

「禿驢……」睡夢中的囈語,吵醒了本來就淺眠的僧人,睜開眼便見自己像隻貪睡的小貓窩在對方懷裡,微微抬頭,看著對方俊俏的臉龐。

 

一雙劍眉祥和的舒開,似是因為他在對方懷裡而近日睡得較為安穩,細長的睫毛像個女子般濃翹,卻不似女子般帶著胭脂氣,配在對方臉上顯得俊俏,直挺的英鼻及淡薄的嘴唇,如果那張嘴不張口說話的話……

 

當真好看。

 

「夜叉、夜叉!」窗門響起了敲擊聲,聽那溫柔的女聲,便知道是阿媽在找夜叉。

 

現在大家找夜叉都不會到夜叉房間找了,都往青坊主的房間找,除非青坊主跟夜叉吵架,大部分都是因為房事不合吵。

 

夜叉不安的蹙眉,跟著微微睜開眼,低頭便見青坊主抬頭望著他。

 

「阿媽找你。」

 

夜叉緊抱住青坊主,蹭在青坊主身上,嗅著他髮上的檀香味。

 

「別管他,本大爺還想睡……」

 

外面越來越重的拍門聲,溫柔的女聲變得有些粗糙,惡狠狠的威嚇:「夜叉,你再不開門!我就再你飯菜裡下迷藥!教青坊主怎麼反攻!」

 

夜叉聽了睜開眼,看著青坊主扭頭似乎對這話題很有興趣的樣子,夜叉伸手揉著青坊主的頭。

 

「等我。」

 

夜叉起身,拿起了衣袍隨身披上,連褲襠也不穿上,便拉開拉門。

 

「夜……啊──」

 

啪!一聲響亮的巴掌聲,夜叉又被趕回來整理好儀容再去找阿媽,阿媽邊走時邊怒氣忡忡的道:「這青坊主真是,根本不好好管好夜叉!別人家的夜叉被青坊主吃得死死的,我家的夜叉把青坊主吃得死死的!」

 

青坊主無奈地看著那暴露狂,不是他不想管啊……是根本管不動啊!

 

「褲子穿好。」青坊主輕聲說道,夜叉拿起青坊主的褲兜,在自己的胯下比劃。

 

「夜叉……我要……」夜叉裝著青坊主昨夜的聲音,曖昧的看著青坊主。

 

「禪心。」

 

「唉呦!」

 

於是,夜叉去找阿媽時,眼睛便頂著一雙熊貓眼,阿媽及其他式神看到不禁噗哧一笑。

 

又作死了。

 

一起來開寮寨會議的有妖刀姬、夜叉、桃花妖、姑獲鳥及雪女,除了桃花妖外都是覺醒的角色,卻唯獨少了青坊主,而且大家面上都帶著嚴肅,夜叉也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雖還帶著痞氣,但也沉默了起來。

 

「咳咳,近日是御魂塔第十層挑戰會議,八岐大蛇很危險,所以要先討論戰術。」

 

冗長的會議結束,開了門後便見那人披散著一頭紫色長髮,站在庭院的大樹下靜靜望著樹,夜叉的嘴角收不住笑意,腳步不禁輕快的跑上前。

 

「又再曬狗糧了。」妖刀姬嘆氣,雪女撐手靠在妖刀姬身上,「但不覺得被曬了還是覺得心靈很療癒嗎?看看我們阿媽!已經夜青毒病入膏肓了。」

 

妖刀姬回頭看著那個拿著望遠鏡滴著口水的人,搖頭嘆氣。

 

青坊主看著又一片落葉落下,心底泛起不好的預感,不禁打了一個冷顫。

 

「哈啾──」

 

身後便被熟悉的氣味包裹住,一件紫色的大袍罩在他的身上。

 

「天冷了。」

 

「貧僧,替施主卜了一卦。」青坊主微微蹙眉,看著他的面容,腦海中不禁泛起了沉埋於心中的往事。

 

「卦象說什麼?」夜叉緊抱住青坊主,嗅著青坊主身上的檀香味便讓他覺得安心。

 

青坊主緊握著掌心,指甲深陷進皮肉裡,直到感覺到痛意,青坊主扯著笑容輕聲道:「吉人天相,是大吉。」

 

夜叉親吻著青坊主的髮絲,跟著道:「本大爺明天要去討伐御魂塔十層了。」

 

青坊主聽了,心不由得抽疼了一下,跟著從手上摘下自己帶的佛珠,帶在了夜叉手上。

 

「施主,貧僧既不能與你同行,便作這佛珠,護你安康。」

 

夜叉聽了,看著那平淡無奇的佛珠,明明是個罪孽深重的惡鬼,卻被一個得道高僧這樣護著,夜叉心底漾起了一股熟悉的暖意,勾起青坊主的下巴。

 

「等本大爺回來。」

 

夜叉彎下身,輕輕碰觸著青坊主的唇,青坊主微微啟口,讓夜叉的舌頭能伸進來,抬起雙手勾住夜叉的頸部。

 

「唔嗯……」

 

而遠處,妖刀姬、雪女、阿媽三個人拿著望遠鏡看著他們。

 

「啊──被曬了狗糧還是心靈好治癒啊!看來必須要談戀愛了!」

 

「希望趕快抽到大天狗。」

 

「咱們家的崽兒逍遙太久了,該找個人治治他了。」

 

被姑姑抱著的小狐妖感受到寮寨三個女人對她滿滿的惡意。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