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八、

 

軒轅冥被禁足了,被禁足在魔尊大人的寢宮,軒轅冥噙著笑意看著閻煜,閻煜察覺到被人注視,不由得睜開眼,盯著他看。

 

「你怎麼老盯著我看?」

 

「因為好看,要多看一點。」

 

閻煜聽了,不禁覺得一陣胸悶,跟著道:「軒轅冥,我可還沒喜歡上你,你要是突然離開,我就大雨淹沒人間,放惡鬼及妖怪使人間生靈塗炭。」

 

軒轅冥聽了,輕輕捶了一下閻煜,跟著道:「你這人怎麼那麼鐵石心腸呢?」

 

「我想了很久,都沒讓你愛上我的方法。」

 

閻煜聽了,不禁失笑,跟著湊在他耳旁輕聲說:「你爬上我的床,或許我會考慮?」

 

軒轅冥推開他,想離開他,卻被閻煜叫住:「你被我禁足了,想去哪裡?」

 

軒轅冥轉過頭,對他吐著舌頭道:「我餓了。」

 

之後的幾天,日子就像往常一樣過著,但對軒轅冥來說,好像過了一年般漫長。

 

直到第十天,軒轅冥問了閻煜:「你喜歡上我了沒?」

 

閻煜沉默了許久,才開口道:「沒有。」

 

軒轅冥靜靜的看著閻煜,當天晚上閻煜要睡時,軒轅冥主動抱著他睡。

 

「你今天居然抱我了。」

 

「閻煜……就算你沒喜歡上我,也不要去傷害人間好嗎?」

 

閻煜沉默,盯著軒轅冥,許久不回話,軒轅冥等到失望的鬆開手,背過身。

 

「閻煜……你喜歡我嗎?」

 

閻煜聽著軒轅冥問道,卻不打算回答,每回軒轅冥問一次,他的心口就像是被鈍擊一般,掐捏著心口久久疼痛不已。

 

而他不敢承認,因為承認了這人勢必為了躲他而遠走,他總該回歸他該去的地方。

 

「不喜歡。」

 

軒轅冥聽了,閉上眼,閻煜看著軒轅冥的背影,直至入睡。

 

隔天,閻煜翻身,一手拍在床上,身旁的人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閻煜睜開眼,盯著只剩自己的床,從心間涼至渾身的寒意,他走了後,原來這房間是這麼寒冷。

 

 

軒轅冥回到了師門,便見到朝思暮想的人站在門口,一身雪白的虎皮大袍,面容嚴肅地盯著他。

 

「你回來了。」

 

軒轅冥不等皖絕開口,上前便是緊緊擁住皖絕。

 

皖絕先是一愣,跟著伸手抱住他:「受委屈了?」

 

軒轅冥搖頭,沉默不語,許久後,才開口道:「我想你了。」

 

皖絕覺得軒轅冥奇怪,但既然他現在不想說,便也不勉強他,說是煮了雞湯幫他暖身,軒轅冥喝了雞湯後便睡下了,皖絕坐在床邊,撫著軒轅冥的臉,依戀的說著:「我又何嘗不想你?」

 

日子像往常一樣過著,但皖絕明顯發現軒轅冥跟之前不同,變得較不愛說話,喜歡坐在一個地方思考,皖絕想問,但軒轅冥不說。

 

隔幾日後,傳魔界之門被打開,所有鬼怪從魔界之門闖入人界,仙界立即傳另要求軒轅冥帶兵出征。

 

「我不去。」軒轅冥立刻回絕,皖絕雖欣喜,但同時也覺得意外。

 

靳哀求道:「軒轅冥,算師兄求你了,快去仙界救救眾神吧!也許只有你才能阻止閻煜。」

 

軒轅冥開口問道:「當初我從魔界回返時,就回報仙界魔尊沒有答應我停止戰火,我只是一介劍聖,悠然自得在這當我的小仙,怎每次仙界有難,便要我出馬?」

 

靳開口道:「師弟,想想你的師傅及師兄弟們!想想人民百姓!如果這人間毀了,仙界也跟著滅,到時候,你還能悠然自得嗎?」

 

軒轅冥瞥了一眼皖絕,跟著回道:「那為甚麼是我呢?比我厲害的仙神多了去,為甚麼是我?」

 

靳欲言又止,跟著跪了下來:「師弟!蒼生掌握在你手中!魔尊指名了要你出來!他已經練成了焚火之力,已經降下焚火打算將人間燒得生靈塗炭!」

 

軒轅冥閉上眼深吸了一口氣,跟著輕聲地說:「讓我想想。」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