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同人(夜青)-莫非】

*青坊主為雙性設定

*青坊主為欲渡人向佛,終至執念太深走火入魔,死前因雙性體質遭人玷汙,最後將人殺害,以協助他們成佛為由,合理化自己的罪刑,終至成妖,故成妖後排斥被人觸碰。



2.

夜叉揹著青坊主走在每日常走的小路上,輕踩著延繞著櫻花樹下的小石頭,月光透著稀疏的枝葉撒在兩人身上,紫紅色的髮絲映照著月光閃著酒紅,帶著酒氣的檀香,應是最聖潔卻沾上了世俗的氣息。

「嗯……」青坊主輕吟一聲,緊摟住夜叉的頸部,那聲輕吟彷彿像似細針一般,鏗鏘一聲落在了心湖之中,激起一陣漣漪,深深插進心底,深埋其中。

他突然明白了,早在最初時,這人便深深烙印在他心裡,像似種子一般,長著一顆名為青坊主的樹,根深蒂固。

「唉……和尚……你說本大爺該拿你怎辦才好?」

 

夜叉帶著青坊主回房,溫柔地將青坊主放在床上,不由得覺得有些燥熱,明明是冬季,但卻覺得身體燥熱,看來應該是喝了一些酒的緣故。

「熱……」青坊主也不安的扭著身子,試圖將外袍脫下,但不管怎麼脫,身體壓著衣袍仍是脫不下來。

夜叉見狀,替青坊主脫下了鞋子、脫下了襪子,白皙的腿纖細的在他面前展露無遺,夜叉伸手從腳趾撫至大腿根,在大腿根周圍摩娑。

冰涼的手撫著自己的皮膚,惹得青坊主搔癢不適,本能性的將腿併攏,夾住了夜叉的手。

「不要……嗯……」

一聲呻吟,讓夜叉有些心猿意馬,夜叉動著手指,手指擦過了青坊主的褻褲,惹得青坊主呻吟出聲:「啊……」

青坊主拉回些神智,睜開眼見是夜叉,一雙眼帶著水氣盯著他:「不要……」

青坊主的記憶不由得模糊回憶起那夜,被褪去了褻褲後,一群無臉人譏笑罵道:「真他媽是個賤和尚!」

雷雨交加,那夜青坊主的禪杖上染上了血,鮮血蔓延開來,匯集成一條血河,附近的野花染上了鮮紅,宛如蔓珠沙華。

不過是助他們成佛罷了,若是無法成佛,便下地獄去吧。

人間、地獄,其實都這般不堪。

墮落、骯髒。

夜叉壓住青坊主的手,見青坊主的瞳孔逐漸從青色轉為赤紅,甚至想去拿禪杖,夜叉焦慮的輕聲哄道:「青坊主……是我……夜叉……」

青坊主聽見夜叉的聲音,動作停了下來,混亂的說:「都一樣……不悟道之人……貧僧該助你們下地獄……」

夜叉急了,彎下身碰觸上青坊主的唇瓣,柔軟的觸感讓夜叉眷戀的加深這道吻,吸吮著唇瓣,跟著描摹著牙關,撬開牙關後,跟著青坊主的舌頭打繞。

津液順著嘴角流下,原赤紅的眼瞳逐漸恢復青色,跟著回應著夜叉的吻,青坊主閉上眼,享受著夜叉溫柔的侵略,舌頭探入翻攪,掠奪青坊主喘氣的機會,吻至近乎窒息,夜叉才眷戀不捨的鬆開青坊主。

「禿驢……別怕……本大爺在呢……」

夜叉這句話像是一顆定心丸,青坊主聽了乖巧的點頭,因身體實在是燥熱難耐,便拉著夜叉的手,放在自己的衣袍上,委屈的說:「熱……」

夜叉聽了,替青坊主將外袍脫下,跟著夜叉拉著青坊主的手,放在自己的襠前,青坊主碰觸到夜叉壯碩的陽物,就算隔著布料也能感受到裡面的炙燙,夜叉開口道:「禿驢……你想做嗎?就當是我們喝多了……酒後亂性……與你的本性無關……」

夜叉的話是如此的有說服力,那酒似乎帶了點催情的作用,青坊主跟夜叉兩人現在都迫切可望紓解,如果事後兩人皆可當這一切從未發生過,那再好不過。

青坊主抿著唇,跟著艱難的點頭。

夜叉見狀,心底一陣苦澀,仍是漾開了笑容,跟著拉開青坊主的衣帶,將襯衣解開,白皙的胸膛前,乳珠些微的腫起,帶著粉嫩的顏色,讓人想好好品嚐一番,夜叉先是用手指輕輕擠壓揉捏,意外的發現青坊主胸前有些腫,像是女人的乳房一樣,夜叉愛不釋手的揉捏,青坊主開始輕聲吟叫起來:「啊、啊……啊嗯……別……」

青坊主的身體較為敏感,僅僅光是觸碰便人讓青坊主感到渾身顫慄,夜叉用指甲摳弄著乳頭,意外發現有些潮濕,用手指頭抹了把,湊到鼻前聞著,發現帶著淡淡的乳香,夜叉瞇起眼盯著青坊主,青坊主赧紅的別過頭,夜叉舔了舔指頭,奶香僅是一滴,便在口腔中香氣四溢,貪婪的夜叉便道是挖到了一塊寶,伏下身,舔弄著乳頭。

「啊啊啊啊啊──」夜叉惡質的咬著乳頭,青坊主被疼得一激靈,不知是疼得還是爽得,乳汁滲出了更多,乳頭硬腫如石頭般,胯下也腫脹急需於發洩,青坊主身體誠實地向前挺著,似是在等著夜叉的攫取,夜叉吸吮著乳汁,像是嗷嗷待哺的嬰孩般,甜膩在青坊主的胸前,貪婪的吸吮著。

青坊主伸手想撫摸自己的另一邊,卻被夜叉拉住手,夜叉伸手揉捏著另一邊的乳頭,滲出了更多了乳汁。

「好甜!」夜叉舔舔唇,跟著又再度吸吮著另一邊的乳汁,香甜的氣息瀰漫在空氣中,夜叉吸到再無乳汁溢出,青坊主眼角噙著淚,求饒的哭喊著:「沒了……沒了……不要再吸了……」

夜叉見那人平日高高在上清冷的樣子,欺負他看見他與平日不同的面貌,沾染上情慾的表情在他身下哭喊的樣子,別有一番趣味。

夜叉褪去了青坊主的褻褲,青坊主原想伸手遮擋,卻被夜叉不耐煩地拿起衣帶將他的手綁了起來。

「礙事!」夜叉回了一臉委屈的青坊主這兩個字,青坊主只差沒吐出一口血,見夜叉褪去了他的褻褲,陰莖高高舉起,青坊主試圖併攏雙腿,想阻止夜叉繼續探究,但夜叉大掌扳開青坊主的腿,便順著陰莖往下看,見到那屬於女性的花徑深藏在陰莖後方,青坊主的身形纖細,帶給人一種柔弱的感覺,卻在每次探索時,又給人一種無比的強悍,青坊主的膚色偏白,但在情動時,渾身便會泛上瑰紅,夜叉伸手撫摸著花徑周圍,一根手指擦過了花穴的勁口。

「啊──別看……」青坊主豆大的淚珠瞬間低落,別開頭,無法面對自己最難堪的一面呈現在夜叉面前,想到夜叉會將自己當作怪物看待,自己便覺得難受不堪。

「好美……和尚……好美……這裡,只有本大爺可以佔有……」夜叉有些失神的喃喃自語,跟著將一根手指探入花穴裡攪弄,發出漬漬水聲。

「哈啊、啊啊……呃啊……」青坊主繃緊了神經,敏感的緊緊絞住手指頭,從未被人摘取的花徑,此刻正被一根手指頭侵略,青坊主彎起了腳趾,渾身都泛起層層顫慄。

「放鬆,我不想弄疼你。」夜叉伸手套弄住青坊主的莖柱,在粗糙的掌心中套弄,試圖舒緩青坊主的異物感。

快感層層疊疊襲上,一股舒服及撕疼感,交錯形成快感,讓青坊主止不住呻吟,肉縫開合緊咬著夜叉的手指頭,夜叉再花穴內頂了頂突起,跟著青坊主弓起身,泛著一聲甜膩的呻吟:「哈啊──」

夜叉感覺到手指便得濕潤,花穴裡也變得潮濕。

「和尚……你濕了。」夜叉勾起嘴角調笑,青坊主頓時覺得羞愧不堪得無地自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葱葱 的頭像
葱葱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