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同人(夜青)-莫非】

*青坊主為雙性設定

*青坊主為欲渡人向佛,終至執念太深走火入魔,死前因雙性體質遭人玷汙,最後將人殺害,以協助他們成佛為由,合理化自己的罪刑,終至成妖,故成妖後排斥被人觸碰。

 

3.

有了雌穴裡分泌出的液體潤滑,夜叉手指抽插得動作變得更順暢許多,夜叉惡質的每每便頂著花穴內壁的敏感點,惹得青坊主渾身顫慄,那快感交疊,陰莖高高舉起,馬眼一陣麻癢痠脹,無法發洩,夜叉惡質的頂住了馬眼,跟著又加進了一根指頭拓張。

「青坊主……他們,沒碰你吧?」

雖然夜叉不想承認,但從青方主的反應來看,他似乎是很排斥這種歡愛之事,再加上剛才的殺氣,明顯可猜測得出青坊主生前曾被人褻瀆過,但是否有被人碰過身子,還是要青坊主本人才知。

青坊主聽了一愣,跟著記憶悠遠,輾轉回到了那時,以為是有村民要來請他做法事,沒想到卻被騙到了廟裡,一群人撕開了他的衣服,脫去了他的褻褲,看著他畸形的身體調笑、怒罵及玩弄。

拿著他的佛珠被譽為最聖潔之物,卻被放入了他認為最不堪的地方進出。

被插進了木棍,粗糙的樹枝裂開了皮膚,磨得血流滿地。

原想行汙穢交合的村民,在要求他吞吐那骯髒的陽物時,他一口咬斷了對方的陽物,血流一地,跟著他拿起禪杖,一聲禪心,震得村民內出血,跟著青坊主下體流著血,拔出了村民的劍,一刀人頭落地,跟著殺光了共同玩弄他的村民三人,仰頭大笑,拎著人頭走進村內。

然後再沒然後了,他完全記不起自己後來做了什麼……

青坊主回過神,頻搖著頭表示沒有,夜叉見了溫柔的伸手摸著他的頭,湊在他耳旁說:「別怕……本大爺會好好待你的。」

夜叉的聲音低沉有磁性,像是蠱蟲一般蠱惑著他,青坊主點頭,夜叉便服下身在青坊主胯間,將指頭抽了出來,宛如至寶般,親吻著花穴,跟著伸出舌頭頂弄。

「啊、啊啊啊啊啊──不……髒……」被如此溫柔對待的青坊主渾身痙攣,一股痠麻感在馬眼咆嘯的要發洩,卻無處宣洩,夜叉的舌頭模擬著指頭頂弄,溫柔地舔舐著花穴,蜜汁香氣四溢,青坊主渾身敏感的泛起了瑰紅,意識也跟著飄渺。

「哈啊、啊……啊……嗯啊……」難忍得呻吟,夜叉的胯下也腫脹得難受了,卻還是想讓青坊主能好好的享受魚水之歡;青坊主因為情動,花穴內的蜜汁滲出穴口,沿著臀溝滑落,浸濕了床被,跟著夜叉鬆開了握住陰莖的手,青坊主一弓身──

「呃啊啊啊啊──」濁白的液體順著馬眼射出,濺上了他的腹部,甚至沾上了夜叉的臉,高潮過後胸前劇烈的起伏,渾身宛如攀升至雲端般飄然,夜叉坐起身,脫下了自己的襯褲,碩大的肉刃高高舉起,對著花穴毫不留情的挺入。

「哈啊、啊啊啊啊……啊、啊……」青坊主高潮後被夜叉突如起來的進入,渾身痙攣,連花穴也一顫一顫緊緊包覆著肉莖,像是在挽留一般,緊緻的窒道摩擦著肉刃,帶來銷魂的快感,夜叉悶哼一聲,青坊主緊蹙著眉頭,下體被撕裂及徘徊在高潮後餘韻的矛盾快感,帶來一股異樣的舒服感,剛射精後的陰莖又有些腫脹,夜叉打算退出,連帶著翻攪著肉穴,青坊主眼角擠出了淚痕,抽抽答答的哭了起來。

「別……慢點……疼……」青坊主紅腫著眼,伸著被捆住的手扣住夜叉右手的手臂,夜叉見他哭得眼睛紅腫得像隻兔子,心下不忍,但肉莖卻又腫大了幾分,只想繼續讓這人在自己身下變得更加可憐。

夜叉輕輕吻著青坊主的臉頰,吻去了落下的淚痕,跟著緊掐著青坊主的腰,開始猛烈的衝撞。

「哈啊、啊、啊……惡、惡鬼……你……呃啊……」青坊主被夜叉頂得連惡鬼都罵出來了,夜叉惡質的拍拍青坊主的臀,發出輕響,繼續頂著青坊主的肉穴,青坊主的體內感受著被填滿的異樣感,夜叉每每抽出時又感到無比空虛,隨著夜叉的抽插,漸漸帶起一股酥麻的快感。

青坊主渾身痙攣,一股想紓解卻徘徊於心口無法紓解的難受感,青坊主只能啟口呻吟著,難受的蹙起眉頭,緊緊掐著夜叉的手臂,指甲陷進了皮膚內,劃下了一道紅痕。

「嗯啊……啊、啊……」

夜叉加速的撞擊著,隨著花徑內緊縮,他知道青坊主快到高潮了,而自己的肉莖也更加的腫脹,應是往敏感的花徑頂了頂。

「呃啊啊啊啊啊──」青坊主曲起腳趾,馬眼再次射出了一道清淡的精液,第二次的高潮讓自己的花穴跟加緊窒的包覆起肉莖,渾身抽蓄,夜叉硬是磨著花徑,跟著青坊主花穴一陣痠麻,接著噴出了一股清淡的液體,像似尿液卻不帶著腥味。

夜叉挑眉,青坊主脹紅著臉,用被困住的手將臉遮住。

「唔嗚……惡鬼……你渾蛋……」甜膩又虛弱的怒罵,卻聽上去沒了底氣,反倒像是情人間愛語呢喃,夜叉拔出了自己的肉莖,青坊主的花穴還一顫一顫的開合著,粗喘著氣,卻被夜叉翻過身背對著他。

「哼嗯……惡鬼……不要……」青坊主再也無力去跟夜叉做爭辯,見夜叉扳開他的臀部,伸進一根手指抽插,青坊主扭著腰,射了兩次的身體已經疲憊不堪,卻在夜叉的手指緩緩插入臀穴裡時,卻又敏感的開始呻吟起來。

「你、你……快、快射……」青坊主扭頭,脹紅了臉,惱羞的瞪視著他,夜叉勾起嘴角,調笑的道:「和尚,你這般迫不及待?」

青坊主聽了哼氣一聲,扭頭過去。

夜叉不想弄疼青坊主,便是緩緩地用手指抽插,儘管自己的肉莖仍咆嘯著侵犯,卻耐心的開拓著青坊主的臀部。

臀部異樣的舒適感漸漸擴散,直想被更大的物體填滿,青坊主伸手拉住夜叉的手臂,卻支支吾吾說不出口。

「和尚,想要什麼就直接說。」夜叉惡質的將手抽出,拉出了粉嫩的肉瓣開合迎接著他的侵略,他握著自己的肉莖,在臀穴外徘徊,遲遲不肯進入。

「你、你……惡鬼……進來……渾蛋……」青坊主說完,將頭埋進被單裡,臊得抬不起頭來,夜叉勾起嘴角,算是應允了這可愛的和尚,跟著將自己的肉莖緩緩插入臀穴裡。

「唔嗯……」相較青坊主的花穴,夜叉可愛死了這緊緻的臀穴,但只要是青坊主的,他都愛慘了,相比花穴內的濕潤,臀穴雖然有先拓張過,仍是如此的緊緻,夜叉緩緩將肉莖插入,可折騰慘了青坊主,後庭被撕裂的疼痛,青坊主一聲不吭,緊咬著唇,直到夜叉深埋其中。

「疼就喊出來……」夜叉心疼的伸手扳開青坊主的唇,讓青坊主咬著他的手,手指在口內攪弄。

「唔嗯……」

跟著夜叉緩緩地用前端頂了頂,頂到一塊突起便重重頂下。

「呃哈──」甜膩的呻吟,青坊主弓起身渾身顫抖著,撐起的身體頓時化成了一攤水,伏在被單裡輕喘。

「這裡……你最騷的地方,嗯?」夜叉湊到青坊主的耳邊輕聲地說,青坊主將臉埋進被單,霎那只想著等完事後,他一定要弄死夜叉。

創作者介紹

請踹我抖M糟糕日記

葱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